璇枢星 - 第240页 豪门顶流夫妇[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曾经她不相信他喜欢她,后来她亲眼见到了,在她需要保护的时候,他会无条件为她出现。

    “老婆……”长吻结束,沈煜退后,口水的银丝从桑胭艳红的嘴唇牵出。

    沈煜滚动喉头,粗嘎的要求,“我好想要你。”

    因为伤口还未闭合,所以两人从洛城回到这里都没有亲密接触过。

    沈煜倒是一直蠢蠢欲动,桑胭为他的身体考虑,总是拒绝他。

    此刻,被他这样用滚烫的掠夺眼光看着,桑胭浑身发热。

    沈煜光着身子,腹部缠着白色的绷带,胸前健美的肌肉露出。

    如此野性难驯的身体,充满了诱惑。

    上一次他们亲热还是桑胭被赵佑下药那次。

    沈煜虽然抱了她,意识迷糊的她却记不清了。

    “就一次,行不行。”沈煜起身,靠近坐在床沿的桑胭,狂野的再次吻上桑胭的唇。

    ”呜……嗯……”这一次,他不再温柔,带着十足的力道,对桑胭挥洒他囚居在心中的狂情。

    分别的时候,在梦中,他就是这样想着她的。想了千遍万遍。

    “师哥……嗯……”桑胭嘴边滚落细碎的□□。

    窗外的风柔和的吹进来。

    房间里响起桑胭小声的为沈煜抽泣的声音。

    沈煜温声哄着她。

    那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就跟大雨初歇后的傍晚,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风一样,将桑胭包裹住,温柔之中带着彻底的覆盖。

    等她哭得没那么急促的时候,

    “胭胭……我喜欢你,知道吗?”沈煜舔着她的耳朵,说,“从十九岁开始就喜欢你。”

    桑胭迷醉的缩在沈煜怀里,感受着关于他的一切。

    窗外有风,骤雨初歇,就像那年初见他,他为她等在老旧巷弄的红砖矮墙下。

    天气好美,她跟着他走。他总是走太快。

    如今,她终于明白了,就算他走得再快,他还是会为她回头。

    “师哥……”桑胭娇声要求沈煜,“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好。”沈煜答应,将桑胭抱得更紧。

    *

    这是刑瑶在民政局上班的第五个年头了。

    重城东区的民政局又是婚姻登记处,又是离婚注册点。

    刑瑶看多了喜滋滋来领证的新婚小两口,更看习惯了将彼此恨之入骨的离婚夫妻。

    熟能生巧,每次一有男女成对出现,刑瑶便知道他们是结婚还是离婚。

    “离婚在二楼登记,不在我这里。”

    刑瑶冷声,对坐在她对面这对吵了半天还没停嘴的夫妻说,“你们赶快上楼去。别把那些新来领证的新人给打扰了。都被你们吓得不敢结婚了。”

    那对离婚怨侣这才上楼去。

    刑瑶看看时间,发现马上到下班时间了,高兴得飞起。

    正盘算着这最后一个小时做点什么好,要不,拿手机看看桑葚复合了没有。

    刑瑶点开超话:[今天桑葚复合了吗]

    CP粉们在超话下发的心动浓情剧照,巫玲珑跟长安雪的混剪视频,彩色夏恋的花絮,两人一起跳女团舞的练习花絮,刑瑶一一点开。

    好甜啊啊啊啊,神域真是把胭脂捧在手心里宠啊啊啊啊。

    要死了,刑瑶回忆起当初他俩的结婚证还是她亲手压的戳呢。

    明明那么恩爱的人,怎么就离婚了呢?

    他们应该不会像刚才那对怨侣一样。

    男的嫌弃女的天天化浓妆出去喝酒,不顾家庭。

    女的抱怨男的婚后就变了,完全不听他话,诈骗感情。

    这就是凡尘俗世的爱情,一领证,变心的人多的是。

    可是桑葚夫妇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哎,自家偶像到底什么时候复合呀?

    要是复婚还能到这里来办手续就好了。

    “刑瑶,想什么呢?”隔壁桌的书记员同事大姐问她,“唉声叹气的。”

    “想我嗑的CP怎么就刀了。”刑瑶这一年过得甚为压抑。

    桑葚夫妇分开,刑瑶总感觉是自己这个月老当初没给他们当好,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就跟他们提了离婚。

    刑瑶自责了好久,天天蹲超话广场,期待他们复合。

    前段时间,听说他俩在江南影视基地重遇了,擦出了那么一点火花。

    但是也只是狗仔捕风逐影,没有实锤。

    刑瑶大失所望。

    见邢瑶沉迷追星,同事斥她:

    “刑瑶,你多大了?下班了早点去相亲吧,都26了,马上要成老姑娘了。还嗑什么CP,戏子无情你不知道?娱乐圈根本就没有真爱。”

    同事三十六岁了,早就放弃了苦短人生,唾弃了世间一切美好,天天就房子票子孩子。

    忽然,“前方高能,真爱来了!”刑瑶用余光扫到前方出现的一对壁人。

    虽然两人都戴着黑色口罩跟棒球帽,但是,他们的眼睛,还有他们站在一起的般配度,他们的衣品,刑瑶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怎么了?收拾收拾下班了。”同事转眸,看到走入的一对年轻男女,凶巴巴吼他们道,“过点了,过点了,要登记明天来。”

    刑瑶朝他们热情招手,“来,找我,我给你们办理。这次也是要结婚对吧?”

    “对。”戴着口罩的男人说。

    那苏到极致的声音让刑瑶开心到肝颤。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