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枢星 - 第2页 豪门顶流夫妇[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那小型烟火布置在舞台边沿,距离站在舞台中央的领奖嘉宾很近。

    胆小的时念因为惊吓,尖叫着跑到沈煜的身边。

    沈煜非常绅士的抬手,挡在她巴掌大小的小脸前,同时微微欠身,将她护在身后。

    那一幕,燃放的烟火在啪啪啪的从地上窜起,场地里酌金馔玉,名人汇聚。

    穿着露肩香槟色曳地礼服裙的时念,娇弱的笑着,又害怕又想观看那转瞬即逝的烟火,在沈煜身后微微探头后又把小脸缩回去,模样可爱至极。

    着一身高定黑色西装,白衬衫,领口系着温莎结,戴着金框眼镜,容颜绝美,气质矜贵的沈煜一直将她护在身后。

    这浓情蜜意的场景让这两人的CP粉近乎疯狂。

    直播弹幕多到塞车,已经来不及发射。

    雨中漫步:[妈啊,今晚年度盛典是什么神仙聚会。居然能这么甜。]

    樱桃三分甜:[沈冷冷只有面对时念的时候才不冷。应该改名叫沈甜甜。]

    你是我的欲念:[欲念官宣吧,这两人如果真的没有什么,我直播吃翔!]

    黑夜里的星:[kswl,影帝和公主配一脸,救命。]

    沈煜爱时念:[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欲念CP,给我冲冲冲冲冲。]

    微博上一个粉丝众多的八卦号捡在这时公布最近的大瓜。

    【扒圈娱记】:[S开头的男星跟S开头的女星最近接到了邀约,要去参加一档电视台的恋爱综艺节目。

    两人到时可能会在这一档节目中官宣恋情。

    自从某部古装电影票房大卖以后,这两人是真是假,大家都有目共睹。

    现在连综艺节目组都知道蹭他们的恋情热点,两个S强强联合,就是圈内的顶流夫妇。

    如果今年以内他们不官宣在一起,我ID自杀。]

    搭配年度盛典的热度,短时间内此条爆料下很快评论跟点赞数都破十万。

    这条爆料辗转又被人快速转发到其他网站跟论坛。

    微博盛典之夜节目被广泛讨论,主办方凭沈煜跟时念狠艹了一波热度,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有几亿之多,举办得十分成功。

    *

    桑胭坐在剧组的休息室里,刚下了一场夜戏,就听见休息室里所有人都在磕时念跟沈煜这对CP。

    自从同属一间经纪公司的他们搭档演了一部电影以后,CP粉就越来越多。

    “沈煜跟时念要上恋综了,还说到时候要在节目里官宣恋情。节目组挺舍得蹭的啊,请这两个人上综艺,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今晚微博年度之夜直播你看了吗?最后颁奖放烟火那里,真的绝了,太甜了。”

    “这种名场面肯定看了啊,沈煜好体贴哦,对时念那么好。我也好想有这样一个恋人,彼此在顶峰相遇,他在万千繁华之中护我看烟火绚烂。”

    “听说是蜜桃台的心动浓情要邀请他们,这档综艺真是狠砸资本啊,他们两个顶流出场费超贵。”

    “蜜桃有钱,怕什么。也算是造福大众,让我们这些入坑的姐妹不愁没有粮磕。官方要主动发糖,好期待!”

    “啧啧啧。”桑胭的经纪人佟姿走了进来,她那尖厉说话声打破了休息室里弥漫的粉红泡泡。

    “你们这些CP粉啊,消停点吧。说不定哪天房子就塌了。”

    佟姿是来接桑胭的。

    今晚,桑胭在这部古装戏里的戏份杀青了。

    剧组拍摄地在离重城三十多公里外的郊外,佟姿怕她一时找不到车,专程来接她。

    一走进来,就听到一屋子的演员、服装跟造型在议论沈煜跟时念。

    没办法,谁让人家现在红呢。

    这圈子,一直是谁红谁牛逼。

    桑胭还没卸妆,只把头上的发髻跟簪子都拆了,将一头莹润的顺直黑发披散在肩头。

    这部戏叫《王爷的娇气小娘子》,一听就是没什么营养的粗制滥造的小制作网剧。

    桑胭在戏里扮了个女二。

    是一个妖艳魅惑的绿茶,时常欺负王爷看上的那位娇气小娘子。

    桑胭五官生得立体,脸小,比例得当,典型的让人一见误终身的浓颜,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最适合扮恶毒女二。

    也许是她过分完美的外形束缚了她在圈内的发展。

    看着镜子里照出的那张只能用红颜祸水来形容的盼丽面孔,佟姿招呼她:“走吧,到车上去卸妆得了。还嫌在这儿听下去不晦气呢。”

    助理小可帮桑胭收拾好了东西。

    桑胭用海绵抹了卸妆水,在脸上快速擦了几下,从剧组离开。

    *

    车上,佟姿开着车,问坐在副驾的桑胭:“你不生气?”

    桑胭拍了一晚上夜戏,四肢无力,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缩在座位上,无力道:“生什么气?”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佟姿念出这句古诗。是指沈煜跟时念在圈内炒CP。

    做为沈煜的妻子,听到全世界都在磕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谈恋爱,佟姿很想知道桑胭此时此刻的心情。

    “这是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啊。”佟姿干脆直接说了。

    “哦。”桑胭模糊的应了一声,慢吞吞道,“随便了,反正也是要离了。”

    “离婚协议又被沈煜退回来了。”佟姿说。

    “嗯?”桑胭的瞌睡有点醒了,“为什么?”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