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没刺骨 - 第2页 太子每天都在犯心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紫衣:“……”

    *

    不怪乎德化帝多疑。以建府之礼送侍妾是借口,老将军真正的目的,还是以护送侍妾之由将培养多年的暗卫送进太子府邸。作为前来保护太子的暗卫之一,唐泱泱目送虞倩和碧珠平安进了西苑后,蹑手蹑脚地赶回内院。

    作为滥竽充数的暗卫,唐泱泱这是第一次执行任务。

    连跳几个檐瓦后,唐泱泱跃上树枝,赶在了暗卫长进去的殿门还没打开前,从树上跳落到庭院中自己的位置上。

    暗卫丙二和丁三看她。

    唐泱泱强撑着不喘气,朝两个小伙伴得意一笑:“掐点到,刚刚好。”

    丁三咳嗽。

    丙二使劲眨眼睛。

    唐泱泱:“你们怎么了?”

    后一抬眼。推开殿门已久的暗卫长正眯眼看着她。

    唐泱泱:“……”

    暗卫长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从唐泱泱面上扫过。老将军派他们来皇城保护太子,在今日前,他们或多或少都曾暗中来过皇城和殿下有过交集。除了唐泱泱。

    这是他第一次出任务。

    尽管唐泱泱和他们不一样,只是老将军的好友寄养在老将军府的小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老将军栽培的暗卫。但在他手下,暗卫长一概一视同仁。

    内院是皇上亲卫暂且伸不进手的地方。暗卫长刚在里头同殿下交接了老将军的事宜,丙二和丁三今晚还要随他去皇城打探情报。暗卫长看着唐泱泱,嘱咐:“今夜由你护随殿下。殿下有何差错,便唯你是问。”

    唐泱泱点头:“是。”

    暗卫长又嘱咐了几句,唐泱泱认真听着。

    在老将军府里,唐泱泱同其他小伙伴不一样,她不怕总是故作威严吓她的老将军,她害怕总是板着脸的暗卫长。所以暗卫长一开口,唐泱泱连眼睛都不敢多眨。

    暗卫长又进了屋里。

    丙二嘻笑地从怀里揣出一包糖袋子:“给,枣子糖。刚在路上给你买的,别皱脸了,吃一颗乐一乐。”

    丁三扫了他一眼刀:“擅自离位,让甲一看见非削你不可。”而后回头看唐泱泱,“把糖收好了,这家伙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唐泱泱弯眼笑,双手接住糖袋子。“谢谢丙二哥。”

    糖袋子上绣着翩翩振翅的花蝴蝶,唐泱泱解开系绳,拿了一颗放嘴里。

    甜甜的香味在嘴里化开。唐泱泱咬着糖,忽然一僵,感觉有道凉飕飕的视线在盯着自己。唐泱泱侧头,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暗卫长进去关上的木梨花门扇。

    刚才暗卫长出来,她也有这种感觉。透过两扇微启开的门,仿佛逆光阴森的屋子里,藏着条吐信子的蛇。蛇看人的眼神,也是这样阴恻恻凉飕飕的。

    唐泱泱缩了缩脖子,转回头。

    “丙二哥,丁三哥……太子殿下是个什么样的人?”在那间屋子里头的,是太子殿下吧。

    “咦?泱泱不认识吗?哦对了,泱泱是第一次来润京对吧?哈哈哈怎么,第一次要见太子,害怕了?”丙二掏耳朵打趣。

    丁三给了他一肘子:“泱泱几日前要来不是还找老将军打听过了吗?”

    “对哟……”丙二躲开丁三的胳膊肘,记起来,“泱泱你不是还跑上跑下地打听吗?还去了说书楼逼问人说书先生了是不是哈哈哈……”

    唐泱泱脸红了红,枣子糖从脸颊左边移到右边,气鼓鼓:“才不是……逼问。”

    丙二笑得直捶地。

    丁三白了他一眼:“泱泱别管他。你都打听了殿下哪些事?”

    唐泱泱迟疑:“可是那些都是传闻……”

    老将军选了虞倩和碧珠进京当侍妾,倩姐姐哭肿了一双眼。唐泱泱听画舫的姐姐讲,皇城达官显贵,金枝玉叶要多少有多少。之前画舫有个小姑娘便被皇城的富甲看上了,那富甲花事累累,这小姑娘一门心思不听劝。听说跟去皇城才没几日就被卖了。画舫的姐姐们还说,倩姐姐她们过去,除了开头新鲜劲能得宠几日,后面就有罪受了。何况是人太子这般地天横贵胄,能有多少真心给你。

    于是,上午听了画舫姐姐们的故事,下午唐泱泱就坐不住了,开始四处搜罗太子的事迹。

    丁三也知道大半,笑:“泱泱不用担心。殿下谦善达礼,不会轻易苛责下人,是个温雅的明主。”

    丙二:“长得还不是一般出尘绝伦呢。要是太子是个普通人,说媒的肯定能给他家门槛都踩平了。”

    “丙二,慎言。”丁三蹙眉,给了他一个眼神。皇室可是能随意评论的?!成何体统。

    唐泱泱咬着枣子糖。

    她打听的事迹,从老将军口中到说书先生嘴里,传闻皆言当朝太子温谦如玉,丰神俊朗,心护国民……是北楚百年来最出色的储君。

    听了丁三哥的话,唐泱泱放心了,丁三哥说了是个温和矜贵的明主,那就是好相处的人了。

    *

    夜幕初临。

    府邸高挂起盏盏灯笼。

    屋内辉壁的墙,青丝云腾的地毯,紫檀兽纹香炉,山水如墨的屏风。

    唐泱泱如愿见得太子真容。

    暗卫长带着丙二和丁三出去执行任务。

    偌大的府邸,只留下唐泱泱一人保护殿下。

    这是第一次任务,虽然是央求来的,但唐泱泱仍充满干劲。蹲在横木上,乌黑的眼时刻留意四处。就算被从横木上唤下来问话,背脊仍挺得笔直笔直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尽职一个暗卫者的操守。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