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A111111 - ρǒ18ɡν.νìρ 分卷阅读5 狐狸精爱上大灰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来啊”周一涵说。

    “求求你了,人家的小逼都多久没被你操了。”顾梨带着哭腔说。

    周一涵这才进去,用力的操起了顾梨。何宇看着顾梨在别人身下,两只大奶子被操的摇晃,嘴巴还被周一涵拿手指插着,脸上一脸求操的表情,嘴里还叫着:“爸爸好大,太深了,小母狗要被操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周一涵时不时狠狠地打顾梨的大奶子,被打的发红。小逼更是被摧残的显出了可怜的红色,发出了水声。

    何宇又再一次摸向了自己的分身,想象自己操着顾梨。

    “啊啊啊啊啊,爸爸,不要,你啊啊啊啊啊太大了啊啊啊,好棒啊大鸡巴”顾梨呻吟着。

    何宇又再一次射了出来,他没力气了,只得专心看顾梨。

    周一涵还在顾梨体内挺立着,凶猛的冲刺着顾梨,弄得顾梨娇喘连连。

    过了很久,一生尖叫,周一涵射到了顾梨奶子上,白花花的奶子上有精液,好像是出奶了一样。

    何宇看顾梨他们结束了,于是赶快离开。回到宿舍,听到舍友在谈论顾梨 。

    “你们说咱们班班花是谁啊”

    “我觉得是顾梨,那身材那脸蛋,绝了。”

    “你们看她今天那俩只奶子,简直是太大了,看得我都快硬了”

    “还有屁股,那屁股大的,就是求人后入她”

    “可是这种冰山美人,操起来跟死人一样,都不会叫,我不喜欢”

    “你怎么知道顾梨不叫,我看这种床下跟床上是俩个人的才带劲。”

    何宇听着这些话,想到顾梨今晚在周一涵身下的样子,班里的人还觉得顾梨是冰山,何宇心想:顾梨哪里是冰山,明明就是缺男人干的骚货,叫的比av都带劲。

    顾梨去教室一向很早,何宇到的时候顾梨已经到了,教室就他和顾梨俩个人,他不免眼睛大胆了一些。顾梨此时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校服拉链开了一半,里面太宽松,顾梨太大,奶子露了半边。何宇看着,心里想着昨晚顾梨骚起来的样子。顾梨这时起来了,她的笔掉到了何宇这边,何宇故意装没看到,让顾梨自己捡,顾梨越过何宇的书桌,两只大奶子让何宇一览无余,捡东西有点吃力,屁股也撅了起来,何宇把东西偷偷往外踢了踢,顾梨够不到,jiu翘的更高了。

    何宇观察着顾梨,顾梨奶子是真大,吊起来的时候像个葫芦挂在那一样,腰也是真细,一点赘肉都没有,屁股又大又翘。脸也是长的清纯又美艳,叫起来也骚的不行,简直是极品。

    顾梨此刻还在找东西,没站稳掉到了何宇腿上。顾梨的奶子一下子碰到了何宇的下体,何宇一下子挺立起来,鸡巴直对着顾梨的头。顾梨一下子脸就红了,何宇说:“怎么了顾梨”

    “我捡个东西”

    何宇故意按着顾梨,不让他起来,说:“什么呀我给你看看。”顾梨奶子挨着何宇的鸡巴,软软的,他又摸上了顾梨的屁股,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顾梨也没多想,就坐了回去。何宇又问:“顾梨,你这么漂亮,都没有男朋友吗”

    楼道做爱 白丝

    自从何宇看到顾梨在别人身下的骚样以后,现在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搞顾梨。而且顾梨眼睛里没有别人,她只会看到周一涵对自己的欲望,因此忽略了何宇的大胆,何宇也渐渐不想收敛自己对她的渴望。

    办公室里,顾梨正在弯下腰看数学老师讲题。何宇走到她身后,隔着裤子顶着顾梨,偏偏还装出一一副自己也在看解法的样子。顾梨正专心的听,何宇贴着她,做出后入干她的动作,时不时还顶到顾梨的大屁股。

    自习课上,何宇看到顾梨在跟周一涵发短信。

    “一涵,我好想你啊,这周我就能回家了。”

    “骚货,你是想爸爸的鸡巴了吧”

    “讨厌,不许这么说人家”

    何宇看着这露骨的内容,心里暗骂:“顾梨真是个骚b”。他还看到了顾梨答应这周日去xx酒店去和周一涵见面,一时计上心头。

    周日终于到了,顾梨准备了好久,内里床上了周一涵最喜欢的黑色蕾丝奶罩,中间奶头露出,下半身穿了白丝,换了丁字裤。外面顾里穿了件紧身t,走起路来,胸沉甸甸的摇晃,下面套了牛仔裤,屁股显得浑圆又挺翘。χsγùSんùЩù.cом(xsyushuwu.)

    周一涵在楼下等着顾梨,俩人一见面周一涵就开始犯坏。

    “你看你的奶子,走起来上下颠簸呢顾梨。”

    “讨厌,不许在外面说这种话。”

    何宇早就在顾梨家楼下蹲守,尾随跟着周一涵他们去了酒店,开了隔壁的房间。

    酒店隔音不好,一进门何宇就听到周一涵说:“来,看看奶子让爸爸”何宇一下子就挺立起来了。

    周一涵先是隔着外衣揉搓着顾梨的奶,另一只手又不老实的解开了顾梨的裤子拉链伸进去。

    顾梨娇喘着,声音越来越大,何宇越听越心痒。

    “主人,舔舔奶,她好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宇心说:“大奶子sao货,这么心急。”

    周一涵把顾梨的衣服脱掉,才发现顾梨里面的穿着。

    她跪趴在床上,黑色蕾丝内衣+白丝显得淫荡又清纯。周一涵什么都没说,顾梨跪到了他胯下,开始把周一涵的鸡巴插到奶子里,黑色蕾丝内衣还没脱,白花花的乳肉,周一涵黑青色的物件在里面来回。

    顾梨虔诚的给周一涵乳j,下半身的水已经把白丝打湿。周一涵横冲直撞,直接又插到了顾里嘴巴里,按着顾梨的头来回冲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大,含不住了”

    “骚货,就喜欢含男人的jb”何宇一边听着一边抚慰自己。

    一阵,周一涵射到了顾里黑丝上,她面色潮红,周一涵看着她说:“小母狗,要不要晚点刺激的。”

    “好啊,爸爸”顾梨舔掉了嘴角的白灼说。

    周一涵抱起顾梨到楼道里,把白丝撕烂,开始抽插。

    “啊啊啊啊啊,爸爸,太深了啊啊啊啊啊啊”顾梨的声音整个楼道都能听到。

    此时何宇透过门眼,看到顾梨正穿着白丝被干。顾梨眼神迷离,奶子摩擦着何宇的门,黑色内衣已经束缚不了大奶,已经跳了出来。

    周一涵边打她的屁股,边骂她:“母狗,抬高点,放松,想jia死我吗”

    “啊啊啊啊啊,没办法啊啊啊啊啊,太大了哥哥”顾梨呻吟着。

    何宇看到顾梨此时已经爽飞了天,越来越骚,已经丝毫不顾及这个房间有没有有人。

    “啊啊啊啊,操我,哥哥,干死我,我是小母狗”顾梨放肆的叫着。虽然干顾梨的不是自己,何宇却觉得自己也爽飞了天。

    门一下下被撞击,顾梨的奶似乎要飞出去,可能是周一涵太狠了,顾梨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更激起了周一涵的欲望,他把顾梨的奶打的通红,下半身还更加用力。

    “放松,jia死老子了,我又不会跑,你这么紧干什么”周一涵骂着。

    “干死我啊啊啊啊啊主人”

    干了俩天两夜,地上,床上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