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荚 - 洗好等我 余温(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莘澜的注意力完全来到了臀部,那里像贴着块烧红的热铁,又大,又硬。烫得她屁股都跟着隐隐发疼,腿心的蜜穴似乎跟着溶化了,淌出的水液将底裤湿了一片。

    她贴着那个部位微微磨蹭,隔着几层单薄的紧身运动布料,她甚至能感受到那棒身的壮硕程度。很长,很粗,还是半休眠的状态,已经饱满得让她心痒难耐。

    微微扭身,腰窝下压,翘臀便跟着抬了起来,臀缝夹住那粗大的一根,随着下蹲上举的动作,夹着棒身摩擦。

    那根东西在他裤子下隐隐有勃起的迹象,臀缝根本无法将它完全包裹,她能感觉到棒身上盘踞的脉络,在有力的的跳动,生机勃勃。

    她侧过脸,看向他握着杠铃的手,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鼓起,手指粗大修长,满是力量感。

    这么粗的手指捅进蜜穴里翻搅,那是什么样的滋味?

    指尖的薄茧刮蹭敏感的软肉,必然带来酥麻微疼的快感,手指填满空虚的穴道,微微曲起便能刮蹭过每一处敏感的部位。

    蜜液会顺着那根粗大的手指流向他的手腕,伴着呱唧呱唧的水泽声,将他粗大的手掌都浸没在淫液里。

    手指拔出来,粗壮的棒身抵上来,重重的撞进去,塞满,撑开,坚硬的铃棱刮过,带来比手指更大的快感,大龟头撞向她最脆弱的宫口,酸麻胀痛,带来难抑的快感与战栗。

    “嗯…”莘澜咬着下唇,发出一声呻吟。

    身上忽然一重,她差点儿没站稳,勉强撑住那徒然沉下来的杠铃,身后热烫的肉体远离,冰冷的空虚感一下袭来。

    “这样做就可以,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教练就在门外。”沉暮晨冷着脸转身,拿起地上的矿泉水,很快推门出去了。

    莘澜放下杠铃,坐在地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往嘴里灌了口凉水。

    腿间黏黏腻腻的感觉实在让她不舒服,她翻开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手指在沉星柯的名字上顿了顿。

    看了下时间,晚上十一点了。

    算了,这么晚了,就别祸害人好孩子了。

    又翻了一圈,拨通电话打了出去,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很快被人接了起来。

    “喂。”大提琴的音色低沉沙哑,一个单字都能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性感。

    “你在家吗?我今晚要回去住。”莘澜抓着空掉的矿泉水瓶懒懒的抛到空中。

    “…我去接你?”他微顿后问。

    “不用,我自己开车回去…洗好等我。”最有一句她笑眯了眼,声音带着妩媚。

    电话那头没出声,她嘻嘻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莘澜出了健身房,开车往市中心的高档别墅区走,这个点路上车不算多,运气不错,一路绿灯,很快就到了莫宅。

    大门感应到她的车,自动打开了门,她把车开进地下车库,从电梯上了一楼。

    绕过电梯房进了客厅,里头没人,厨房里亮着灯,她把包甩到一旁的沙发上,光着脚走到厨房门口。

    看到人,她抱着胸倚在门边,歪着头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人看。

    里头叮叮当当,似乎很是忙碌,半天才注意到她。

    那人转过脸冲她讨好的笑:“澜澜回来了,你先去客厅等会,汤一会儿就煲好了。”

    莘澜在她转过脸时,表情早是换了一套,笑得比她还要谄媚:“怎么好意思麻烦舅母呢,这么晚了…”

    话虽是这么说,她依旧毫不犹豫的转身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半点儿要进去帮忙的意思也无。

    心情是极好的,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晃着腿给莫逾谦发信息:

    “在哪呢?不是让你洗好等我?”

    那边没有回信,她也不在意,丢了手机把电视打开,开到最大声,腿盘到沙发上,拿起果盆里的葡萄往嘴里丢。

    真甜啊…

    这本感觉有点儿凉啊

    为什么呢

    新书榜又不见踪影了

    越来越看不懂po的榜单了

    呜呜…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