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乃今 - 13、Crush,短暂热烈的心动 祸起(哥哥弟弟我都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宋瑶没有想到的是,沉鉴清买的竟是私人影院的票。

    她有些懊恼,自己居然就轻轻松松答应了他的邀请。果然,还是警戒心太低,只怕被人卖了都无从知道呢。

    现在倒好,普通电影院也罢了,这样的私人放映厅里,只有两张挨着的沙发。昏暗的空间里光影明灭,孤男寡女比肩而坐,简直暧昧至极。

    但这时候总归不好再反悔,她敛了心神坐下来。

    选的片子倒是真的感人。两个患癌症的少年少女相遇,相知,相爱。少年在烛光里热忱真挚的告白辞让宋瑶心神震撼热泪盈眶。

    I  am  in  love  with  you.

    我爱上你了

    And  I  know  that  love  is  just  a  shout  into  the  void

    我知道爱只是一声呼喊  转瞬即逝

    and  that  oblivion  is able.

    遗忘是必然的

    And  that  we're  all  doomed

    我们注定走向死亡

    and  that  one  day

    终于一天

    all  of  our  bors  will  be urned  to  dust.

    我们的一切努力将重归尘土

    And  I  know  that  the  sun  will  s; the  only h  we  will  ever  have.

    我知道太阳将会吞噬我们唯有的地球

    And  I  am  in  love  with  you.

    而我爱你

    然生命脆弱造化弄人,到底没有奇迹发生,少年癌细胞扩散,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

    生离死别恨无穷。宋瑶看文艺作品一向投入,而便这是最令她害怕令她伤痛的题材之一,以致影片后半段她一直无声地落泪。直到憋得实在忍不住抽噎的时候,泪痕早已布满了全脸。

    沉鉴清好像是很自然地坐到了她的沙发上。他伸手虚虚揽住她,轻柔地将纸巾印在她脸上,沾掉泪痕。

    宋瑶哭得天昏地暗,下意识靠上他的温暖的臂膀,寻求一些慰藉。待电影结束许久,她才逐渐情绪平复。

    她看向沉鉴清。太暗了,叫她看不清他的神色,唯独感知到他清亮的双眼,还有他灼热的呼吸萦绕在她脸旁。房间里静得出奇,宋瑶觉得最响的应当是心跳声,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沉鉴清的。

    想要接吻。

    这是宋瑶仰头看着沉鉴清时唯一的想法。她呼吸骤然急促起来。这或许像邀请的信号,沉鉴清微微低头,轻轻抿上了她的唇。

    其实不过是个轻柔得一触即分的吻。她却觉得面颊俶而热得发烫,耳尖都在滴血,她几乎疑心有蒸汽从脸上漫开。

    Crush。短暂,炽热,强烈,令她神魂颠倒的心动。就是这一刻了。

    荧幕忽然闪烁了一下。宋瑶看见沉鉴清微微退开,认真瞧着她,双眼凝了脉脉情意像要将她吸进去。她再无力挣脱,闭上眼,只想醉倒在这漩涡里。

    沉鉴清又吻了下来。这次的吻深沉而长久,他捧着她的脸,不断在她唇齿间厮磨纠缠。柔软的舌尖触到她的时候,宋瑶半个身子都有些酥麻。

    “认识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这竟然才是我们之间的初吻。”

    过了许久,沉鉴清才终于松了她的唇,额头相抵,认真又愉快地瞧着她,笑眼里像是盛满了流光星子。忍了又忍,他还是凑上去又在她唇上轻点了一下。

    “不过好在不管多久,最后还是亲到了。”沉鉴清的声音里毫不掩饰他的欢喜满足。

    宋瑶轻声笑着,吻了吻他的鼻尖,忽然有些走神。

    电影起名《星运里的错》,是为了反驳莎士比亚所说的“The  fault,  dear  Brutus,  is  not  in  our  stars,  But  in  ourselves,  that  we  are  underlings  (那错不在命运,而在我们自己)”——不,不是的,分明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命运。

    她和沉鉴清的故事,或许也是fault  in  stars呢?

    鉴清哥哥那样温和优秀,却无奈困于病痛;他们之间从前明明那样要好,却无奈分隔两地许多年。她的初吻不是他,如今心尖上更是另有其人,而他在国外大约也有过其他的际遇。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如今冒出这样的念头她仍会觉得自己矫情,却也忽然感悟到细微的遗憾惋惜来。倘若鉴清哥哥生来康健,倘若他们从未分离生疏。不知他们之间会是怎样的光景。

    她有些出神,无意识地思绪纷飞,并没有意识到沉鉴清已经温情热切地将她搂在怀里。

    这样的拥抱他已经渴望太久了。他忍不住亲昵轻抚着她的长发,嗅着她身上的淡香。

    后来还是沉鉴清自己打断了这份缱绻暧昧。“瑶瑶,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我从国外带了咖啡豆回来,你或许会喜欢。”

    宋瑶一下子从绮思里抽离出来。开玩笑,上次夜不归宿澈澈就难过得断了魂似的,是她哄了那么久才好的。她再如何随性,也不是将这事转头就忘的人。

    况且,刚才一时冲动了,她也需要些时间理一理自己对沉鉴清的心意和态度。

    于是她从沉鉴清怀里退出来。理了理长发,敛去沉醉的浅笑。

    “谢谢鉴清哥哥的好意,但是不必啦。今天出来很开心,可以把晚餐和电影的花销告诉我,我好转给你我这份的钱吗?”

    沉鉴清心尖发颤。是疼得。她竟这样急着撇清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呢?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她在他怀里柔软得像水,她吻得那么动情热切,为什么转头就能这样冷淡生疏?

    他一向玲珑,却再说不出什么漂亮话,只机械地扯出一个笑,点了点头。宋瑶笑着起身,沉鉴清几乎下意识去牵她的手,却被躲开了。刚被温暖的心骤然一晃,空落落的像被剜去一块——

    追更: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