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panda - 第25页 全村的希望[足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火-枪球迷在论坛上也开始了插科打挥:

    【卧槽!万年老二登顶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其他的人立即堵住这人的嘴,怕他毒奶:【不许有想法!!!】

    战车这回不是榜首了,沈珩自然也是清楚的。

    在走进球员通道前,沈珩看见斯汤顿的表情阴沉,脸色不佳,直直向自己走来,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他的高兴飞了一半,胆战心惊地琢磨着:“斯汤顿……生气了吗?”“我绝平了战车,斯汤顿生气了吧?”

    等斯汤顿走近了他,沈珩更加明显地看到斯汤顿的脸色有多差了,他的心跳有如擂鼓,一下一下顶到咽喉,紧张极了,也害怕极了,想:“斯汤顿……会……分手吗?”

    一想到分手,他指尖都微微发颤。

    他很明白斯汤顿对每场胜利有多渴望。

    几秒钟后,斯汤顿到沈珩面前,还是阴沉着脸,说:“以后不要脱衣服。”

    沈珩:“…………嘎???”

    斯汤顿又重复了遍:“以后不要脱衣服。”

    沈珩愣愣,而后笑了,笑容有如夏天的花,答应道:“嗯~!”

    想了想,沈珩又鼓起勇气,说:“斯汤顿,我可以跟你交换球衣吗?”

    “……嗯?”他用自己冰蓝色的眼珠儿盯着沈珩。

    “交换球衣。”

    这是沈珩多年以来始终萦绕的梦想。交换球衣是传统的互相尊敬的方式,可是,一般来说,人们只找最棒的人交换球衣,也只想要最棒的人身上球衣。两人若是差距太大,强者要么拒绝,要么出于礼貌而同意,可实际上并不在意。

    因此,自16岁起,沈珩一直都梦想着,有一天,他进了球,从而赢了或者平了斯汤顿在的队伍,接着,在终场哨声响起之后,他以一个平等的身份,找斯汤顿交换球衣。

    这个梦想存在太久,沈珩甚至经常会在午夜时分梦到这一幕。

    如今终于是实现了。

    虽然……他们两个的关系好像跟想的不太一样……

    但是,因为梦想已经存在太久了,沈珩还是想要完成它。

    因此,虽然战车、国王已经交手过了三次,沈珩却是第一次得到满足幻想的机会。

    面对沈珩这个要求,斯汤顿并不大明白,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脱下球衣交给沈珩。

    沈珩很开心,也脱下自己的“国王”球衣交给斯汤顿。

    …………

    与教练和队友们针对比赛复盘完毕,沈珩再次偷偷回了斯汤顿的那栋豪宅。

    是的,最近,他与斯汤顿同居了。

    斯汤顿说沈珩那记飞天神钩精彩极了,而后,不知不觉地,两个人又吻在一起。

    在床上,沈珩再次觉得,斯汤顿的核心力量实在太强了。怪不得,他可以在几十米外暴力轰门,可以蝎子摆尾,可以……

    现在,两次之后,他就又有点受不了了。

    做着做着,到11点时,沈珩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边做“嘘”的手势,一边捞起了手机:“Hello?”

    是队长莫耶斯。

    沈珩怕死了。他怕死让队友知道自己住在斯汤顿家了。

    对方不知道沈珩的怕,竟然还问:“在干什么?”

    “嗯……”感受到斯汤顿那有些恶劣的动作,沈珩有些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吃……吃东西。”

    结果,斯汤顿笑到直抖。

    沈珩使劲蹬他一眼,斯汤顿竟真不敢动了,退出来。

    说完正事,挂断电话,两人重新开始前戏。

    一个深深的吻过后,因为莫耶斯,再次想起刚才比赛的斯汤顿望着沈珩,问:“对了……今天,你为什么交换球衣?”

    “嗯……”沈珩回望进对方海一样的眸子,老老实实地回答说,“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一直想,有一天,,我进了球,从而赢了或者平了你所效力的队伍,接着,在终场哨声响起之后,我以一个平等身份,找偶像交换球衣。”

    斯汤顿只静静听着。

    他没想到,听到了这番话后,他的心情变得又高兴,又不高兴,他问:“珩……我想知道,你究竟是爱我,还是只是崇拜我?”

    “我……”沈珩顿了顿,终于说出近几个月他对这两个他自己也始终在分辨的东西所得出的最终结论,“斯汤顿,我觉得,我崇拜你,我也爱你。我承认,我最喜欢你的球技——你已经达到人类极限的身体,你的力量、你的速度,你无与伦比的反应,你超前的意识,你天才的想象力,你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腻技术,你的自律、你的努力,你的领导力、统治力,你的一切……我目眩神迷。它们是你的一部分,我没必要剥离它们。”

    斯汤顿只静静看着、静静听着,而后,蓝眼珠里平静的海慢慢变成汹涌的海,他的声音低沉磁性,说:“珩,我第一次拿欧冠时穿的球衣……也送给你吧。”

    沈珩愣了,说:“啊?”

    这个对于斯汤顿应该是无比重要的东西吧?!

    可斯汤顿却没犹豫。他拿来了那件球衣,一边说着它的历史,一边还给沈珩套上了。

    他们再次纠缠在一起。

    到了最后,斯汤顿突然间掀起那件球衣的下摆,蒙着沈珩的头脸,继续动作。

    球衣一般透气极好,沈珩蒙着布料被……,呼吸有点不畅,但也没有非常不畅。而后,也不知道是因为“窒息真的可以引发强烈的……”,还是因为自己此时蒙着Staunton最重要的一件球衣,仿佛嗅到了对方在山巅之上的味道,总之,沈珩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