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panda - 第8页 全村的希望[足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沈珩听了:“………………”

    战车队友发完牢骚脚底抹油全都跑了。

    斯汤顿摇摇头,又喝了一口冰水。

    沈珩忽然全身紧张。他垂下眸,看着桌子,又用手指抠抠桌子,最后见Staunton要走了,才终于是下定决定,倾身过去,用能说出的最标准的伦敦音对斯汤顿小声说:“那个,他们全都不去的话……不……不然……我……我能不能去参加party?”

    斯汤顿转眸看他。

    沈珩更加小声了:“我……我想跟你学学踢球……”这也是真话。他希望能参加“party”的主要目的还是练球。

    斯汤顿看他这样,轻笑一声,没再看他,而是望着吧台里的电视屏幕,又喝了一口冰水:“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改自杨毅说库里的“你生来是什么,关键时刻就是什么”,一下跑到篮球去了……

    埃弗拉说去c罗家吃午饭会吃完沙拉就被拉到花园加练。

    第3章 新年

    新年,沈珩准时出现在了斯汤顿的豪宅门口。院门需要蓝牙感知,他在门口给斯汤顿打电话说自己到了,随后沉重的院门打开,沈珩开着奔驰进去。

    昨天拿到电话以后他调出来看过数次,总觉得跟做梦一样——他拿到Staunton的电话了。那简简单单几个数字似乎都跟别人不一样。

    前院很大。中间都是绿化地带,东侧则有一座假山,水从“山上”汩汩留下,汇入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沈珩开到豪宅门口,靠边停车,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斯汤顿本人。沈珩按照国内网上“去英国人家吃饭带什么”的攻略,递上一束香水百合。

    斯汤顿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向上一撩,接过来,说:“谢谢,很美。我让几个‘战车’队友也来参加训练了,否则人数太少了点。”

    “嗯嗯,”沈珩一边脱鞋一边说,“好的。”

    “更衣室在那边儿。”斯汤顿说,“换好衣服,穿过客厅,到后院跟我们汇合。”

    “明白了。”

    换好衣服,来到后院,沈珩发现战车来了两个中场两个后卫,此刻正在练习技术。

    “嘿!中国球星!”有人跟他开玩笑。

    沈珩笑笑,挥了挥手,简单做了一下热身便小跑着加入大家。

    然而沈珩很快发现,他们练的太难了。

    一开始,他们几个两两一组,练习“停球、先用左脚拉半圈、再用右脚拉半圈、传球”的技术动作,沈珩还能不掉队,可紧接着那几个人就练上了“彩虹过人”。

    “彩、彩虹过人?”沈珩傻了,“不是会被扇脸的吗?”因为动作太花哨了,如果使用彩虹过人会有戏耍对方的嫌疑,容易招致打击报复,被人打头扇脸。当然,“报复”会得红牌,可使用者也挺危险。

    “都要会。”斯汤顿手叉在胯上,“能不用就不用,然而个别时候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对方。你掌握的技术越多,过人越简单。”

    “哦,好。”

    沈珩努力接球、过人,可却显得有些笨拙。

    这个动作,需用脚尖把球按在另一条腿的小腿上,而后起跳,小腿颠球,让皮球从攻守双方的头顶上飞过去,再接住,沈珩平常是没问题,在实战中却做不来,要么球的远度不够、没过去,要么自己过的不好、接不住。

    他们一个接一个来,不论做好或没做好都要立刻换下一人,不能耽误大家时间。而整整十轮,都是其余五人全部成功,只有沈珩失败,看着实在有些尴尬。

    “Heng,”有人看他可怜,说,“不然,这个动作你别做了?先休息休息,下个动作再加入进来?”

    沈珩却是摇了摇头:“我想继续,可不可以?”

    “Sure……”

    斯汤顿在一边看着,觉得沈珩还真的是为了涨球愿意尴尬。

    幸好,到十一轮,沈珩做成功了。

    他过掉了战车后卫。

    有两三人给他鼓掌,沈珩皮肤白皙、脖颈修长,挺腼腆地笑了笑。

    练完几个技术动作,六人开始三对三,在斯汤顿的草坪上就开始打小门比赛了。

    斯汤顿是前锋,沈珩也是前锋,可30分钟比下来,他们两人的进球数是六比一,天差地别。

    沈珩走回“球场”中心,撩起T恤擦了擦脸,露出白皙的小腹:“唔……”竟然六比一。

    “沈珩。”斯汤顿却用一只手抬起沈珩的下巴,“看着我。”

    “……嗯?”与偶像四目相对,沈珩有些飘忽躲闪。

    “看着我。”

    “……”沈珩努力直视对方。

    “Heng,你知道吗,比起技术,”斯汤顿说,“你更需要锻炼心理。你射门要更自信些,给防守的人造成压迫,给对方门将造成压迫。”

    沈珩定定盯着斯汤顿。

    “记住,你是一个射手,是一个杀手,是杀死对手、杀死比赛的角色,你必须送他们下地狱。你要有自豪和自信的气概,有决心,有果断。中国文化的那一套在竞技场上不管用。”

    沈珩比他震住了。

    这些道理他也知道,可……斯汤顿连这样说话都有极强的威压感。

    再想一想,斯汤顿也的确就是他所形容的那种人。斯汤顿在踢单刀时对方门将会很恐惧,在心理上就先输了。

    下半场的30分钟沈珩努力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射手”“是杀死比赛、杀死对手的角色”,感觉真的好了一些,进了三个。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