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一丁 - 番外:大婚(微h) 云中仙(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一通祝福下来,第一天的宴席也到了尾声,即使是仙人也逃不过结婚累人的宿命。

    与人间不同的是,天界的仙侣大典往往能够摆几天的宴席,这不仅仅是一个大典,也是仙人们难得的聚会。

    再次回到渊澄寝宫浮云觉得自己心态发生了一点点的微妙变化。以前虽然也是睡在这里,可是今天是她正式以女主人的身份住了进来,再用渊澄上仙寝宫里面的东西就不会有一种偷偷用的感觉了,而是正大光明地使用了!

    一个飞奔,浮云就扑到了渊澄的床上,头发里面的两朵小云朵被她的动作给弹了出来,只听‘咚’地一声,浮云的脑袋就磕在了床上,还好头发多,没有将她的头磕出一个大包出来。

    渊澄不喜仙娥的伺候,即使是今日也不例外,浮云也不喜欢除了渊澄上仙的人碰到自己,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她脖子好累完全抬不起来了。

    等到渊澄进来,浮云还在和头上的重量抗争,渊澄一挥手,地上丁丁零零地掉下来一大堆的东西,浮云的头发也因此散了下来。

    “你今日头上顶着这么多东西?”渊澄有些想笑。

    浮云揉着脖子,有些委屈:“对啊!可重了!要不是有那两个小云朵,我都怕撑不到见到你我的脖子就断了!你还笑我!怎么结个仙侣还要这么辛苦啊!”

    渊澄忍住笑,安慰道:“明日便不用戴这些了。”

    浮云还是有些气不过,一张小嘴撅着就不放下了,突然想起什么又从床上蹦下来说道:“哎呀,电母说了要喝个什么酒的!酒在哪里啊!?”

    渊澄勾了下手指,一壶酒和两个酒杯就从外间飘了进来,渊澄控制着将东西落到了内室的桌子上。

    都不用渊澄说,浮云可主动地就坐到了凳子上。

    “电母说了,今日的酒一定要喝的,渊澄上仙你不能不让我喝喔!”

    渊澄挑了挑眉头,看了一眼合卺酒,又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浮云,并没有告诉她事实,说道:“自然,今日我们还要一起喝。”

    “好呀好呀!渊澄上仙你也坐,我给你倒酒~”

    渊澄一落座,浮云就往他跟前放了一杯满满的酒,他拿起酒杯说道:“天界有规矩,今日这酒得互相喂着喝,来,乖浮云,你先喂我。”说完说将头往浮云那边一靠。

    “这样嘛?天界的规矩真的好多啊……”

    说是这么说,但是她也是第一次给渊澄上仙喂酒喝,浮云还有些小激动。酒被她倒得太满,她颤颤巍巍地将酒递到了渊澄的唇边。

    渊澄恶劣地不张嘴,浮云只好将酒杯往渊澄的唇缝中间挤,横冲直撞地硌得渊澄被迫张开了嘴,咬着酒杯边缘,头身后一仰,一饮而尽了。

    浮云痴痴地望着渊澄仰头时脖子上那凸出的喉结,酒杯因为被咬着,里面的酒从渊澄的嘴角溢出,一直流到脖子上,又跑进了领口,脖子上面的青筋若隐若现,勾得浮云咽了下口水。她不知道现在的渊澄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叫作性感。

    浮云呆着看了多久,渊澄的杯子就叼了多久,渊澄很享受浮云现在看他的目光。

    浮云回过神来将渊澄叼着的杯子拿走,都不敢直视渊澄的眼睛,渊澄的眼神里也带着火热,烫到她的心里去。

    渊澄的喝完了,那自然就轮到浮云了。

    她可比渊澄积极,酒还没有过来,嘴已经张开了,渊澄手只是微微往她那里一伸,她便将头探了过去叼着酒杯学着渊澄一饮而尽了。

    酒一入喉,浮云的表情便皱成了一团,眼神哀求地看着渊澄,想让他把酒杯从她的口中拿走。

    渊澄哪里会如她的意,欣赏了好一会她的表情才将酒杯拿下来。

    “这酒为什么是苦的啊!?一点也不好喝……”

    “此为合卺酒,意为同甘共苦。”

    浮云本来被苦到的那点委屈听到这个解释也马上烟消云散了,“这样嘛!那,那也没有那么苦嘛~”

    浮云笑盈盈地看着渊澄说道:“今天我好开心喔,渊澄上仙。”

    渊澄回以一笑,“我也是。”

    “那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啊?”

    渊澄眼神一暗,“接下来,沐浴,洞房。”

    浮云听罢,不以为然,不就是和平常一样嘛。

    “那走吧~今天好累喔,我要在温泉里面多泡一会。”浮云有些迫不及待,说完就起身走向内室的温泉。

    “想泡多久都可以……”渊澄跟在浮云身后缓缓说道。

    难得渊澄手脚还算规矩,就连衣服都是浮云自己脱的,两人在水里抱着泡了一会,浮云先出了状况。

    虽然只是一杯合卺酒而已,度数对于浮云来说还是有些高了,在温泉里面泡了一会,酒劲开始慢慢上来,脑子里面就不允许浮云想那么多了,看到渊澄在眼前,整个人都恨不得扒在人身上。

    本来就已经是在渊澄怀里的浮云,一抬头就看见她刚刚紧盯着的脖子,这会上面还沾上了水汽,一颗一颗的水珠就像是渊澄滴落在颈间的汗水一样,浮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口渴。

    酒醉的脑子让她想什么就要做什么,手一抬便抱住了渊澄的脖颈,一个用力,嘴唇便吻上了渊澄的颈侧,舌尖一伸,一颗一颗的水珠就进了浮云的嘴里。

    渊澄当然不会制止她的动作,颈间的酥麻让他全身一紧,头也不自觉地微仰了起来,正好就是浮云之前一直紧盯着他的姿势。

    怀里面的人于是更起劲了,原本只是轻轻地舔舐,到后来变成了试探性地啃咬……尤其是啃到那颗突出的喉结时,渊澄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

    自己不好受,渊澄自然也不能让浮云好受,颈间任她啃着,他的手也开始动作了。

    首先点火的地方是浮云的腰,纤细的腰肢渊澄感觉自己两只手都能够握得住,一手抚摸着浮云的腰侧,一只手则把着她的腰开始上下动作。

    可是着火的地方却不是腰间,而是浮云的胸前。

    圆润的形状在渊澄的胸膛上面被挤压成了圆盘,两只白玉般的盘子中央分别放着两颗上好的鸡头米(注1,如上图),可是用餐的两人却不是很珍惜,好好的盘子和鸡头米都被压得严严实实。

    可渊澄在浮云腰间的动作却让盘子动了起来,先是顺利地在渊澄光滑胸膛上面移动着,突然,盘中的鸡头米好像碰到了什么,啊,两颗硬硬的,像红豆一样的,针尖对麦芒,来回上下的触碰,让浮云失去了对渊澄脖颈的兴趣,胸前的快感占据了她的脑海,她只能靠在渊澄的锁骨上细细地喘气。

    渊澄也不厚此薄彼,将人一抬高,跨下的那条巨龙也钻进了幽谷,浮云腰间的手仍旧没有停止动作,巨龙便在幽谷里面开始兴风作浪进来,直撩得溪水霖霖,娇喘吟吟。

    龙头时不时打在洞口,偶尔又碰到蜜豆,一触即离,不一会儿,渊澄感觉自己那根巨物上面裹满了和水的触感不一样的液体,更加湿滑,让巨龙更加地如鱼得水了。

    浮云有些难耐,下面的那张小嘴似乎也饿了,一张一合地,只要那根肉棒经过洞口,下面的小嘴就像张吸盘一样想将它留下,却总也如不了她的愿。

    即使如此,上下一同开工,也很快让浮云小小地去了一回,整个人就软在了渊澄的身上。

    注1:这个真的很色气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