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一丁 - 第七章:住店 云中仙(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浮云看着渊澄变了又变的脸色,拿不准渊澄会不会接着陪着自己在皇城玩,想想自己刚才的态度好像是冲着渊澄发火来着,心下一阵后悔,说好的要讨好他呢!渊澄要是一气之下走了,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怕是连朵云都招不过来,回天上都是问题。

    她把两根空荡荡的糖葫芦棍子给丢在路边,擦了擦手,琢磨着道歉的话怎么说比较好,就见渊澄转身走了,这下可把浮云吓得不轻,连忙追上去抓住渊澄的衣角。

    “渊澄上仙!你要去哪??”手上死死抓着渊澄的衣角不放,就怕渊澄突然飞走。

    “仙子不说要在皇城游玩,现下是不打算去了吗?”

    浮云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先答应了,“去的去的!”

    一直又走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浮云才反应过来,肯定是渊澄怕和天帝没法交代,所以才答应了我的。渊澄要是知道浮云是这么想的,绝对立马回天上,本体什么的爱找不找吧。

    走了没两步,渊澄感觉衣角被浮云扯了扯,随后就听见浮云略带了几分底气的语气说道:“渊澄上仙,我还想吃那个糖葫芦,你要是不给我买,我就不带你去找本体,你没法向天帝交代的。”

    当晚两人住店的时候,出了点小状况。

    渊澄说要两间房,掌柜狐疑的看着渊澄,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如此小的幼儿住一间房怕是不妥吧?”

    渊澄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次,要两间房。

    掌柜的是个好人,可以说是个老好人了,他觉得来的这两个人有些奇怪啊。

    这男子衣着不凡,长相俊美,一看,不是身份显赫就是家世不凡,可这人别说一个侍从都没带,还带着个昏昏欲睡的小孩,说这小孩是这男子的女儿吧,看着男子对着那小女孩的冷漠表情,又不太像是。

    掌柜的心里面虽然并不觉得长得一脸正派又衣着不菲的男子是坏人,但心里还是存了些疑惑。

    店内的女子们或拿手绢或拿绢扇捂着嘴,偷偷地看着渊澄。皇城内虽说不乏青年才俊,但那些身份显赫又长得有如此相貌的,来来往往都跟随着一大帮的随从,哪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更别说渊澄的样貌比那些青年才俊又要美上几分。

    渊澄自然是不在意这些人的眼光,只是有些头疼,这浮云为什么会困?按理来说,成仙之后应该是不会有睡意这种东西,如若不是浮云实在连走路都成问题了,他也不会在人间睡客栈了!

    但浮云不是仙啊,她也是需要睡觉的,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才更能够吸收月之精华地之灵气,这到时候了,她的天性使然,这也是她控制不了的。

    这也是天帝没有给她分府邸的原因之一,府邸只是天上神仙们身份的象征,像她这种连正宗的神仙都算不上的‘仙子’更别说有专门的府邸了。就连太上老君都不太清楚灵之一族的生活习性,更别说其他神仙了。

    渊澄看着浮云站着都要倒下的样子,也管不上什么男女之别,就当她是个小孩吧,无奈的弯腰抱起了浮云。

    掌柜的安排了两个相连的房间,渊澄先把浮云抱进她的房间,还很好心的给她盖了被子。

    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拒绝了小二说要准备洗澡水的提议,还嘱咐小二不要再上来了。

    渊澄其实也很少来皇城这边,下凡一般都是为了封印,但封印一般都选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他其实也很久没有来过如此繁华的城市了。为了明天不在浮云面前丢份,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先游历一下皇城。

    他把蜡烛吹熄,又把被子弄得有些乱,这才打开窗户,隐了隐身形,往窗外飞去。

    第二天一早。

    天还微微亮,天空都只透露着几丝亮光,浮云就醒了。

    人间浊气太重,尤其是皇城之内,灵气稀少,一个晚上浮云根本就没有吸收到什么灵气,这才太阳刚露头她就醒了。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浮云还是迷迷糊糊的,隐约记得有人抱自己上的床,好像是渊澄,这个想法不禁让浮云羞红了脸,虽然浮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只是觉得渊澄抱着自己这件事情就很让人害羞了。

    浮云缓了一会儿,才从床上爬下来,盯着自己衣裙和鞋子上的污渍愣起了神来。

    天上干净,就算是一袭白衣,衣裳无论怎么都不会脏。浮云对自己衣裙脏了这件事情又是恼气,又觉得有些新奇。但还是受不了自己的白衣这么脏,施了个法术,衣裙瞬间就干净了。

    好不容易打开门想去找渊澄的浮云一开门就傻了,她不知道渊澄住哪里啊。

    估计还太早,门外安安静静的,住店的人都还在睡梦中。浮云逛了两圈,往楼下看了一眼,发现柜台上坐着个打盹的小哥。本来她想直接在楼上叫醒那个小哥,但太安静了,浮云也不好意思大声说话。只能扶着楼梯慢吞吞的下楼,楼梯有些陡,浮云走得小心翼翼的,好不容易走下去了憋着的那口气才吐出来。

    小二坐在个高凳上,扶着个扫把摇摇晃晃的就是不倒,也是厉害。浮云不好碰他,怕自己一碰他就倒了。只能在小二旁边轻轻的喊:“这位哥哥,这位哥哥……”

    喊着喊着没把这小二喊醒,倒是掌柜的起来了。掌柜的本来半梦不醒的,看见浮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清醒了。掌柜的抹了把眼睛,走到浮云面前问道:“小娃娃,睡得好吗?”

    “不好,床太硬了。”浮云实话实说,自己用云做的床应该是世上最柔软的床了。

    掌柜的笑意僵硬了一下,但本来这也就是客套的问话,既然如此,他也不绕弯子了,直接问道:“昨天带你来的那个男子是你爹吗?”

    浮云刚想脱口而出:不是啊,话到嗓子眼了,又被吞回去了。她还是记得渊澄嘱咐她的事情,改口道:“是啊,是我爹啊。”

    这下子掌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浮云这坦坦荡荡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这么小的小孩子要是真的是被人牙子拐走了也不会这么淡定的承认人牙子是自己爹,掌柜的这才放下心来,也就是心里奇怪这对父女的相处方式。

    “那小娃娃,你娘呢?”

    浮云对这个新的词语皱着眉头不解,‘娘’又是什么啊?

    还好渊澄此时从楼上下来了,避免了浮云说出什么惊奇的话出来。他站在楼梯口,对着浮云招了招手,浮云就一颠一颠的跑到了渊澄身边。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跑的,还是因为浮云看见了渊澄害羞的。

    渊澄没回话,掌柜的问话也就不了了之了。

    掌柜自己的心理活动倒是很多,已经想象出了一场生死离别的大戏。男子的妻子在生产的时候不幸难产去世了,年纪轻轻的男子独自带着孩子四处游玩排遣心情,可怜小女孩小小年纪失去娘亲,怕是连娘亲是什么都不知道吧……掌柜的都要被自己的想法感动到眼泪汪汪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