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人肉榨精器榨干种牛!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方清宁运气一向还不错,她对孩子性别无所谓,两家也都没有非常重男轻女,但男丁显然更受重视,早在b超照出性别之后,陈家就开始给麟儿准备初生大礼包,金饰什么的属于见面礼,两边的太公太婆、爷爷奶奶,两个亲舅舅,陈意泽那边同父异母和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各自都有重礼送上,凑一凑足够给孩子设立信托基金的了,真正的信托基金宝宝,从小就‘自食其力’。这也多少是托陈意泽的福,瑞鹏这么赚钱,他在家族里的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方清宁出生的时候她爹妈没什么地位,她的资本就没儿子这么优厚。

    她产后恢复得又好又快,基本上孩子也不用她带,喂完初乳之后,奶妈也到岗了。陈母对这个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皇位继承人简直疼到心坎里,她自己其实也不会带,不过监督两个奶妈,叁个育儿助理是绰绰有余。方清宁坐月子期间科学饮食,体重掉得很快,出完月子奶也回得差不多了,要不是陈意泽每天缠着吸,早没奶了。基本上,她有时经常会忘记自己还生了个娃。

    理所当然,她也不是母性很强烈的那种妈妈,对娃的态度有时和摆弄大玩具似的,小宝生得很讨喜,眼睛又大又黑,现在还说不出像谁,但或许是因为所有需求都能被立刻满足,不论醒着睡着都有人在抱,反而很好带,并没有特别亲谁,谁来抱都傻呵呵的手舞足蹈。别说奶奶,就连爷爷、外公、外婆还有太爷,都爱得不行,方清宁在育儿层装满监控,月子里就在监控里看他们逗娃,她这一层反而没什么人来,基本就陈意泽陪着她,听说月子里玩太多手机对眼睛不好,他们闲着无聊,他就读书给她听,要么听点音乐,两个人一起下象棋。她脑子不太好使,经常输给他,赌气不下了就被他抱在怀里吃奶,方清宁骂他变态,人奶哪有牛奶好吃,又被陈意泽逼着学牛叫,说些‘我是老公的小母牛’之类的骚话。

    “那你是什么?种牛吗?”她被吃得小腹一阵一阵收缩,眼神迷离,倒在陈意泽怀里骂他,“你知不知道养殖场怎么给公牛取精的?他们才不让公牛去搞母牛呢,效率太低了,都是搞个机器人工榨精……啊!”

    生产以后,吮吸乳头是有助于子宫收缩,方清宁已经开始做凯格尔运动了,现在就含着阴道哑铃,她恢复之快令医生都啧啧称奇,产后不到两个月,轻松用到第五号哑铃,基本已恢复正常,腰臀曲线也逐渐在恢复,但原本紧实的小腹还是多了一层薄薄的脂肪,后续可能只能通过局部吸脂祛除。

    陈意泽倒是不在乎她肚子多层肉,手指划过去的时候甚至很迷恋,又揉又按,缠绵了一会才滑下去拨弄哑铃牵绳,“我的榨精器不就在这里吗?什么时候检修好?”

    从医生角度来说,产后六周就可以恢复性生活,现在都快第八周了,方清宁恢复情况还特别好,不过她还记得自己的禁欲大计,一直摒着不肯给他,拿中医当挡箭牌,要做完月子再说——她初步是要做双月子的,如果可以还想做叁月子呢。

    陈意泽当时听医生叮嘱的时候就在旁边,完全知道真实情况,方清宁回绝他,他哼哼冷笑,也不反对,这会儿就是很耐心地拨弄哑铃绳头,把它往外拉,“是不是到时间了?”

    凯格尔运动也不是练得越久越好,要张弛有度,方清宁看看表,分开腿让陈意泽把哑铃拉出来,陈意泽揩了一下那层透明淫液,“性冷感了?嗯?”

    方清宁之前确实说过什么生完小孩自己就性冷感之类的瞎话,被当面拆穿有点尴尬,打掉他的手,把哑铃丢到一边,扭扭捏捏哼哼唧唧地说,“涨奶了,老公再给我吃一点。”

    她坐在沙发上,叫陈意泽靠在扶手上,侧头含吮乳头,又湿又热的舌头缠绕着乳头柔和又有力地吸着,绕着他的肩头,真像是抱孩子一样抱着他,另一只手滑下胯间,揉按着那处的肿胀,说起来他真的蛮能忍的,自从怀孕到现在,陈意泽是有一整年没有好好地操过她了,大多时候都是射一次就算完事,以他们之前那段时间的性事频率来说,他素了一整年。

    活该!那还不是因为他要孩子!而且说起来,说不定这就是他平时的理想频率,那几个月那么索求可能是想要孩子,所以拼命鞭策自己,其实暗地里都偷偷在吃补药。

    想到这里,她差点笑出声,陈意泽咬了她一下,她回过神,忙发出诱哄的哼声,“嗯嗯,宝宝不着急,奶阵就来了。”

    她手指灵巧地解开裤带,拉下居家裤放出肉棒,沿着马眼往下轻划,又划上来,和玩吸管一样又推又绕又顶,自从知道他喜欢这一招她就乐此不疲,希望能让他对年少时莫名其妙的性幻想脱敏,或许这一招没之前那么有用,能让他那么快射了,但陈意泽的性幻想生产速度很快,所以没看出这策略有什么作用。

    “最后还是给你生了。”想到这,她低下头冲他耳朵吹口气,轻声委屈地说,“还是被你抓到角落里翻来覆去的强奸,怀了你的孩子,哭着捧奶给你吃……”

    这全是他告诉过她的画面,陈意泽的肉茎又大又硬,在她手里一跳一跳的,双眼亮得怕人,挺腰肏着她手心,方清宁咬了一下嘴唇,绞绞下身,一阵微凉湿濡沾在小内裤上,妈的,真该重返戒色吧了,心瘾都没了怎么还这么容易想要。反正都怪陈意泽!

    “要不要射给妈妈?”奶阵来了,液体从乳头沁出的感觉很怪,被成年男人的唇舌卷走说不出的色情,方清宁很希望陈意泽快点结束这场折磨,“边吃边射好不好意泽?”

    陈意泽重喘着一边吸吮一边顶腰,很快吃空了一边奶子,抬起身让她重新跨坐在自己身上吃另一边,他硬得要命,根本没射,一直顶着她,“榨精器检修好没有?”

    “呜呜呜……没有,没有!”她嘴硬地说,“你快点,快点,我要看电视。”

    “电视有我好看吗?”他顶着腰,大龟头在她大腿内侧摩弄,睡裙掀到腰部,内裤沾透了,在两人身体间牵出银丝,陈意泽的手就在她腰上,他不肯直接拉开小裤裤,而是揪着边缘上提,把她勒得脸颊通红,双目含泪,手刚松开龟头又碾着阴蒂,花珠不巧镶到马眼上方,两个人都闷哼起来,方清宁忍不住挺腰悬空和他对摩,小穴又酸又痒,阴蒂传来的酥麻感觉让她发疯,搂着他的头按在乳沟里,乳汁顺着没被吃太多的那边胸部往下滑,全洒在陈意泽头发里。闷死这个疯批!

    “呜呜……嘶……啊!嘶……”

    算上孕晚期,也有好几个月没做了,她扯开内裤往下坐的时候,感觉陈意泽还比之前更大,不知是不是凯格尔运动做太勤,阴道肌太紧了,适应得比之前更艰难,但感受也比之前更丰富,多角度都能感觉到肉茎上的青筋褶皱,他也被夹得俊脸扭曲,皱眉长嘶,“夹死我了老婆。”

    “快点把精液交出来。”她心里有气,“榨精器和你开玩笑呢?今天吸得你叫妈妈。”

    她适应了那久违的满胀感,往下慢慢坐到底,也不管他的感受就开始扭腰,陈意泽逐渐适应,被她坐得眼神有一丝茫然,享受了一会才逐渐回神,咬牙说,“妈妈,你别做到一半又坏掉就行了。”

    方清宁其实也不是很有信心,她比以前敏感多了,被肏了一会儿就感觉要高潮,连忙慢下来缓一缓,陈意泽握住她的腰反其道而行之,往里猛顶,方清宁话都来不及说就被顶出第一波小高潮,陈意泽咬了一下她耳朵,“今天你小心被我操死,老婆。”

    她生了以后,他好像不再介意被叫老公,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复杂心路。方清宁也想不明白这个戏精,沉溺在他喘着粗气在耳边说的下流言辞里,陈意泽问她怎么生过孩子更好肏了,小屄比嘴还会吸,层层迭迭都在榨精,问她一边被吃奶一边被肏爽不爽,以后喂不喂宝宝,一边喂宝宝一边被肏好不好。

    她被陈意泽问得晕头转向,画面一幅幅冒出来,羞得让她扭着身子却又禁不住想象和兴奋。陈意泽换了个姿势,让她靠在沙发上,下身半侧着和他交合,“不是说要看电视吗,看呀。”

    他按了几下遥控器,方清宁最近在追的一部剧跳了出来,画面在她无神双眼前变换,方清宁眼前发花,什么都看不清,这姿势太淫秽了,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真正在看电视,两个人都面向前方,衣衫也还整齐,但是走到沙发前就会发现,下体淫猥地纠缠在一起,四脚纠缠,下体互相顶弄磨肏,对比实在太鲜明,再加上电视剧里还有个女配角是他们家亲戚,羞耻感更强,才几下她就面红耳赤,小屄发了大水,红着脸咬住手指忍着叫声,迷蒙且埋怨地瞪着他。“陈意泽你怎么就会折腾我——”

    “宁宁。”

    起居室门突然被轻敲几下,陈母在门外问,“意泽在你这里吗?”

    门没锁,陈母大概也没想那么多,好像产妇和新妈妈都是默认没隐私的,这会儿又是大白天,她一边说一边推门,“意泽,刚给你发微信怎么没回?”

    他儿子和前妻距离很正常,两颗头中间还隔了一个座位,陈意泽回头说,“我和宁宁在下象棋,有事吗?”

    “晚上五叔他们会来吃饭,还有宁宁爷爷也过来。”

    大家族就是这样,刚添丁别墅非常热闹,陈母在门口交代了几句,方妈妈也来了,“宁宁,你快递到了,是不是你昨天说的那个蔓越莓片的包裹?”

    方清宁半偏头回答说,“应该——是,你拆开看——看吧。”

    陈母关心地问,“宁宁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潮热了?”

    她要进来细看,几个小孩子又噔噔噔从楼下跑上来,“婶婆婶婆,弟弟在哪里?我们要看弟弟!”

    五叔那边的小孙子来了,“咦,叔叔和婶婶!婶婶,婶婶好!”

    婶婶很勉强地说声好,但没有起身招呼,别过头长发微垂,遮着脸好像哭了起来,几个小孩莫名其妙,陈母也微觉不喜,还以为是产后抑郁症,正要说话,陈意泽突然说,“妈,你们不要进来。”

    两个大人逐渐明白过来,方妈妈赶紧弯下腰带走孩子,陈母无言以对,要关门儿子还跟了一句,“门锁一下,晚饭我们不吃了。”

    不是……这……这怎么实现的?

    陈母也是玩过来的,外头还有个风流债呢,只是不如陈意泽有本事,她也是看着两个人明明分开坐才没想那么多,尴尬之余实在费解,关起门转过钥匙帮他们锁好,想想自己收起钥匙,免得孩子乱闯。下楼找赵莹交代几句,“先生和太太不舒服,晚上不下来吃了,你们准备些好热的点心。”

    说来也是奇怪,儿子对前儿媳实在粘得厉害,陈母心想还好是顺产,宁宁又不喂奶,说不定已经来月经了,照这样可能二宝和大宝还能赶在一年内生。“多下点补品进去煲两个汤,男女分开,给意泽的滋补点,那个牛鞭解冻了煲进去。”

    给宝宝起名的风水大师还没到,陈母已在寻思要不要请他多起几个小名备用,反正迟早都用得上。

    #

    “我真是要被你害死了,陈意泽。”

    方清宁喝两口她的补汤就丢下汤匙,“你今晚不许和我睡,去睡书房,去去去,简直太他妈尴尬了,我妈给我上性教育课的时候都没这么尴尬。”

    她不喂奶是众所周知的,陈母想得到的事情方妈妈当然也想得到,怕女儿不知节制,生得太频繁伤身体,一点不敢耽搁,微信轰炸让她注意避孕,方清宁也不好解释自己还有奶,一时半会不会怀。气全往陈意泽头上撒,“我妈肯定觉得我是个老色胚,刚多久又和你搞在一起,又要恨铁不成钢了!”

    “感情好难道不好吗?”陈意泽对牛鞭大补汤有些敬谢不敏,和灌药一样灌完,走过来从后面抱着她,“那时候我可一动没动,是谁自己动又自己擅自高潮的来着?”

    她脸红得无言以对,听着他低沉悦耳的嗓音在耳边低吟,“宁宁原来喜欢公共场所,那以后家庭聚会我们多带一条毯子,你坐我腿上,我们把毯子盖起来然后……”

    “啊啊啊,滚,滚啊!”

    人肉榨精器刚恢复工作第一天就快烧干机油,方清宁第二天起来没看到陈意泽,居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也不是说她不喜欢陈意泽和她在一起,就是他们在一起太自然太开心,搞得她觉得自己要有点危机感,不能习惯这种生活,逐渐滋养惰性,丧失和他斗的动力。

    哼!就像是什么产房里陪在你身边之类的糖衣炮弹,通通都是没用的!

    她格外激动地想,糖衣吃掉,炮弹丢回去!陈意泽迷恋她就想要她迷恋回去?抱歉了哦,方清宁的爱可是求不来的,只有她自己的意志能够决定,别人怎么攻关都莫得用。

    吃过早饭,忍着尴尬被妈妈训话,前婆婆慰劳,用自己已经在吃避孕药来搪塞了二老,她去看了下儿子,大宝正在睡觉,也没什么好陪的,方清宁溜回起居室里,又打开昨天没看完的电视剧看了起来,抱着个枕头对电视露出花痴表情。

    “啊!太帅了,怎么这么可爱啊裴瑄!”

    哼,她才不会被陈意泽发现,不过最近感情生活的新动向还是让方清宁比较满意又很不满意——她又爱上了一个新男人,这很好,说明她还没被陈意泽影响的太多,这是让她满意的,但方清宁所不满意的当然是有陈意泽在,她恐怕很难和裴瑄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

    ----

    喜欢就多评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