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陈太太探班记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瑞鹏虽然已经进入稳定运营期,但陈意泽还是做不了甩手掌柜,十天半个月要去跟进一下后续发展,之前还以为要做空中飞人,在中美之间来回飞,陈意泽都想好了该怎么卖惨——直接言语诉苦是最低级的那种,只需要把行程排得紧张一点,略微多露出一些疲态,方清宁自然想着补偿他,她天性爱照顾人,总是习惯于对身边人好,这阵子看她下定决心要闹要作,没一会又忘了这一茬,习惯性开始照料他,也是陈意泽极大乐趣。

    她是很没长性的,但怀孕后记性好像比之前更差,陈意泽是猜到方清宁想憋死他的,其实他也忍得住,但还是每天都表现出对方清宁身体的渴求,一来给她提供一个拒绝自己,获取成就感的渠道,二来也帮助她保持自信心,孕妇实在好笑,脑子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觉得身体器官自然的变化是一种丑态。她要晓得男人的心态,自己的女人正经历生理上的巨大变化,这所有改变都由他的精子带来,光是这种征服的成就感就能让男人彻底兴奋。如果会觉得孕妇丑到硬不起来,大概率也是不情愿想要那个孩子。

    这孩子是陈意泽费尽心机才造出来的,怎可能嫌弃,只是他自制力一向还算不错,可以控制住不去招方清宁,每天亲几口摸两下,满足她逐渐成形的黏人新习惯而已。对他来说,其实这倒不是什么乐事,尝个甜头会觉得更渴,而且方清宁身体的改变逐渐呈现,乳头变深了一些,由殷红色变成深红色,乳房也逐渐变大,腰线变得柔和,屁股也大了一点,更显得丰腴,大腿比以往更肉感一些,陈意泽非常非常想舔一舔比之前更肿大的乳晕,他的渴望有时候会从眼神里泄漏出一点,方清宁被他看得浑身发红,不许他看又舍不得推开他的拥抱,只好选择性遗忘她那点禁欲的小阴谋,用手和嘴巴帮他打出来。

    她算是很健康的孕妇,回到c市之后陈意泽陪她住了一个月,她上各种课的时候他就远程办公,都在国内其实很方便。也是因为她各项指标都很良好,又没有孕吐迹象,这周打算回b市待上叁五天,处理一下积压的公务,开一些必须面谈的会,见几个大佬聊聊接下来的方向。老爷子最近刚从瑞士回来,还在b市开年会,陈意泽想如果等他回c市再去拜见未免失礼,不如也先去请请安,这样方清宁之后去请安大概不会被骂得太惨。

    离开方清宁他当然也想念,不过不用再克制性欲也算是小小放松。方清宁在他到b市第一天应该有两个小时是记起了自己的大计划,想要折腾他的,两小时内给他打了叁个电话,内容分别是1  自己早餐吃得很好,问他早餐怎么样;2  突然想吃某地方特色小吃,向他撒娇;3  实在想不到点了,于是说想念他。

    这样当然妨碍工作,那时候他正和几个心腹重臣开小会,方清宁肯定觉得这样会让他恼怒,从前陈意泽大概也会嫌她分心,但她没懂他现在的重心并不在工作上,接到相思电话,即使是表演成分也只会开心,更何况她多少还是有点真心实意的,如果哪一天他没有好好抱一下方清宁,她会不自觉有些焦躁,更频繁地对他发脾气。

    方清宁的早餐吃得很好,至于孕妇常见的‘突然在某些时候想吃某些东西’,她之前也折腾过两次,但陈意泽早准备了两个私人厨师,轮流换晚班,别墅地下室还特别改造了一个冷库,只要她想得到的地方美食基本都能在半小时内变出来,那之后她就基本放弃了这一招。陈意泽向方清宁汇报自己的早饭——因为只回来叁天,b市这边的生活助理又被调动到c市去了,他住的自家酒店,吃的也是酒店餐饮部呈现的早饭,味道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第二天他的早餐就更合胃口,出现一味醋拌黄瓜,明显是家里的做法,陈母打来说方清宁特意拜托她去和酒店交代,语气充满笑意,问着两人打算何时复婚,总要赶在宝宝出生以前去登记才体面点,宝宝出生登记表不用写父不详——她倒不怪方清宁搞了那么多drama,更不留恋齐贞爱,只要能怀上都是好儿媳。

    陈意泽嗯嗯啊啊,稍微敷衍一下,心里想着她大概拜托完陈母没多久就又后悔了,这个小狐狸精内心戏一向多。刚上班没多久又收到她的电话,分明昨晚睡前还在视频,且强行要求他不断说话哄她入睡。“你要在b市呆多久?是不是打算去见贞爱?我来找你啦。”

    虽然是孕妇,但身体这么好,坐飞机没太大问题,陈意泽也未必不希望她来,她来了他可以在b市多待几天,有几个青年才俊等着去见,至于齐贞爱,他昨天抽空去探望过,她一切都还好,就是每天吃中药吃得苦哈哈,遵医嘱调养中,还没怀孕已是开始禁欲。说是只有排卵期能做,期间都要休息。李奉冠生子压力极大,工作又忙,也很少在家,其余几个人素得眼睛都快发绿了。连齐贞爱的面都不敢见,就怕见了就忍不住了,坏了调养身子的大计,惹来李奉冠报复。

    “我明天就回去了,今天没有见她的计划。”他如实说,“你确定你要来吗?会很赶。”

    果然,这一说她非来不可了。“我已经买好机票啦,在去机场的路上,李阿姨会陪着我的,你放心好啦。”

    李阿姨是新请的育儿助理,也擅长照顾孕妇,陈意泽唇边泛起微笑,“那我叫他们收拾一下公寓?你正好挑一些首饰带回c市。”

    “孕妇带什么首饰。”她娇气地说,有意显得刁蛮,掩饰自己的本能——方清宁不喜欢给下属增加突如其来的工作量。“我和你一起住酒店就好啦,帮李阿姨多开一个房间就好了——你等下在公司吗?我来找你。”

    陈意泽下午的确在公司还有几个会开,午饭商业饭局,只草草吃了一点。下午两点多方小姐神气活现地莅临大楼,这还是她第一次到公司来找他。

    怀孕后,她容光焕发,就算没化妆也显得富贵逼人,有种养尊处优的贵太太气势,长卷发精神地梳成马尾,手里随便拿了个名牌手袋撑场面,穿着宽松长裙悠然自得地踱过来,身边跟着一个理直气壮的助理,助理手里拿着保温袋,一看就是太太带煲汤来探班了。陈意泽暂停会议,走到办公室门口等她,经过的员工都对方清宁非常客气,“陈太太来了。”

    也有人开玩笑叫叁小姐,瑞鹏毕竟一半是方家的产业,有几个方家公司的老员工被调动过来。方清宁笑着打招呼,半点没架子,看到他眼神一亮,冲他直直走过来,双手伸直了要他抱。陈意泽知道她大约在等他为了面子什么的推拒,然后她顺势就能闹个脾气回去找老爷子——这又和保温袋不符合了,估计是在飞机上想出来的计划。

    他没有躲,伸出手愉悦地环住她,在额角亲一下,员工都配合地发出羡慕的起哄声,倒没什么常见的年轻女员工含酸带醋的画面,陈意泽对属下一般较严肃,他条件实在太好,就是捞女也难免自惭形秽,倒是方庆成以前在瑞鹏的时候大把仰慕者。

    “陈总这是把我们单身狗骗出来杀啊。”也有人在凑趣地喊着。方清宁脸红了下,稍微想把他推开,陈意泽没放,还搂得更紧了点,只是避开了腹部,这样她大半身体都拦在他身前,丰满的臀部挤着他的裆部,几乎是立刻的,他硬了。从16岁开始,见到方清宁他总是会硬,甚至刚才看到她神气活现地走过来,大多数人最多也就是感到欣赏,但他已经察觉到阴茎在内裤里感兴趣的跳动。

    她大概已有感觉,扭了一下,让他的阴茎顶进臀缝,脸色更潮红了点,落落大方含笑说,“那一会请大家喝下午茶当医药费。”

    老板娘来探班大多都会做点人情,瑞鹏总公司人数并不多,李助理把保温袋交给陈意泽,自己识趣地找陈意泽的生活秘书去当苦力发美食,应该是事前就联络好商铺,十几分钟后就有人端着筐子进来发放,项目组喜气洋洋,方清宁拿着饮料和蛋糕盒进来会议室亲自发,“平时多亏你们跟着意泽和我那两个哥哥风里来雨里去。”

    老板娘怀孕的事人尽皆知,哪敢让她劳累,几个经理、总监跳起来接,方清宁顺势交给他们,自己打开保温袋说,“从家里给你带了点炖品来。”

    他商业饭局几乎不吃什么,生活秘书会给定些口味清淡的素食沙拉作为补充,但陈意泽又比较喜欢吃中餐,在a市时方清宁经常让人送午饭来,陈意泽喜欢吃西红柿炖豆腐,这道菜很家常,而且反复加热风味也不会损失,反而会更浓郁。乘着几个经理干下午茶的功夫,他快速喝点炖汤,精神较之前更饱足,方清宁倚在椅子上看他,含笑帮他把不知何时黏在额角的碎发捋掉,低声问他中午都吃了什么。

    陈意泽说没吃太多,她又从袋子里变出一个小小的杂粮花卷,陈意泽配菜里最爱吃杂粮花卷配芝麻酱,很接地气的口味。“垫垫肚子,晚上我们去爷爷家,我都点好菜了。”

    他简短地应着,食欲倒不是很旺盛,肚子稍微一垫巴就吃得慢了,抓住她的手在桌下摩挲,乘势往自己裆部按,他已经不能再硬了。

    她眼睛稍微瞪大,但很快掩住惊讶,手指轻轻掐一下,陈意泽阴茎直跳,腰眼发麻,他有些食不知味,方清宁弯着眼睛很得意地冲他笑一下,抽出手托着下巴说,“快吃吧,吃完开会,专心点啦,我不打扰你们,去你办公室小睡一下。”

    老钱家出身,在人前给足家人面子也算是一种习惯,她到底还是屈服于这种习惯,放弃在会议期间搞事,陈意泽还是挺遗憾的,接下来的会开得很有效率,他在想之后规划瑞鹏二期其实也不错,营收会很可观,而且他会有大量时间在家,如果二期把总部设在c市那就更好。

    开完会,大家闲聊一会,自然都是狂捧陈太太,又提到那批写真照,李助理进来收拾保温袋,不免也对陈意泽夸耀说,“在飞机上也有人认出太太,直夸太太真人更好看,听说太太来探望先生,说得都和这里听到的这些差不多。”

    难怪她走进来心情特别好,这也是热搜的用意,固然有些人看了会泛酸,但上层社会大家都好来好去,知道夫妻感情好,自然会猛夸,而且他各方面也还拿得出手,她常去的那些美容院、瑜伽教室什么的,小妹只愁没有奉承的点,哪有不逮着夫妻感情来奉承的道理。夸身材夸脸,听多了也不新鲜,夸夫妻感情好,老公太疼你,你们在一起就像是偶像剧,就算是客套话,听多了也会当真的。

    他笑了下,走进办公室附设的小休息室去探方清宁,她刚睡醒,脸上还带着睡红,半靠在床头玩手机。看到他来了,懒懒地白他一眼,人前做面子,人后又开始刁钻了。“你已经见过她啦?”

    陈意泽问,“你不想我见她吗?”

    她又不肯承认,只是酸溜溜地说,“哪有,我可不敢干涉你的感情生活。”

    两个人都知道方清宁说的是齐贞爱,她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来回摆荡,陈意泽看得穿她的策略,无非是仗肚行凶,她是不肯限制他和齐贞爱见面的——她提出这要求也就意味着他做到之后,两人的关系会重新稳定下来,但也不愿意让他无限制地和贞爱接触,因为她觉得这是他希望看到的,而她最近随着孕期进展更强烈地希望他也受到一些折磨。

    还好有贞爱这个点给她作,否则禁欲政策估计会比现在更严厉很多很多,他这样想着,脱掉外套洗洗手,这才上床去抱方清宁,方清宁象征性地挣扎几下,又放弃打贞爱牌,但还是假模假式地说,“你干嘛!别碰我!”

    和抖音那个流行的背景音一样奶声奶气的,陈意泽被逗笑了,下身拱拱她,凑在她臀间磨蹭,亲着她耳朵不满足而又满足地叹口气,说,“我昨天有问一下医院你孕检结果,那边交代过同房注意事项。”

    也就是说,她来这里的目的陈意泽完全了然于胸,其实他连详细对话都知道,那家私人医院有陈家的股份,交代一声要获取信息非常方便。方清宁问了医生好几个问题,关键的有两个,第一现在能否同房,第二孕妇是不是有段时期会性欲大增,会维持多久。

    不过这个就不必这么仔细地告诉她了,陈意泽欣赏方清宁面红耳赤的样子,她突然举起手捂住脸,“不许看!我要走了!”

    但她已经湿得很厉害了,小穴饥渴地翕张着,隔着两层布料吸吮他的阴茎,陈意泽心想自己两天晚上没抱到方清宁了,他身体里像是有一只野兽,在餍足的同时又感到非常饥饿,它想吃了她,生吞活剥,他要花费大量精力和这头野兽斗争。

    他轻咬着她脖后的皮肤,咬起来一点,含在嘴里轻舔,她颤抖着去摸枕头底下,抽出来一个保险套,“给你个老实交代的机会。”

    陈意泽愣了一下,是真没想到方清宁居然还带了套套来,不过医生也有强调要特别注意清洁,他没洗澡戴套是对的。他用牙咬开,一手探进她衣服里摸索,一手解皮带,“只带来一个吗?会不会不够。”

    他的手指陷入乳房,她的奶子真的更肥了,不知道会不会提前泌乳,想到这画面他下身更硬,刚才在会议室他并不在乎被别人知道他在做什么,恰恰相反他甚至有一丝隐秘的炫耀欲,那些所有望着她的男人,表面看来都在称赞他们的神仙爱情,实际上心里是不是悄悄流转着肮脏的念头?即使已经借由社交媒体,在她身上打下了深深的陈意泽烙印,在所有人看来她都完全属于他,但陈意泽喜欢做思想警察,他想让所有人知道她连想都不准想。

    她呻吟起来,半带着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猛地掀开枕头,底下藏了一排十几个保险套,“带得是够多,你用得完吗?”

    陈意泽闷笑起来,从脖子咬到肩头,又扳着她的肩膀要亲她,被方清宁躲开了,“很讨厌你,不许亲。”

    哎呀,又不开心了,等着他的鸡巴来哄呢,要好好地肏进去,她才会被肏出爱意,肏出满足的笑容,所以这会儿她放纵着自己的不开心,无非是隐晦地要求他要更卖力更呵宠。方清宁表面温柔大方宜室宜家,  但她男性亲人对她的评价倒都客观,她实实在在是被宠坏了,小脾气难缠得很。

    陈意泽心里的那个空洞稍微弥补了一点,他知道她是有一些依赖他的,也知道这孩子将会成为两人之间最强力的纽带,尽管这并不够,但也能稍微感到一丝安慰。

    “那要不要前夫肏?”

    他问,阴茎在小穴边蓄势待发,方清宁红着脸,想埋到枕头里,陈意泽不许,她只好极力撇开不给他看,纤手探到阴户,把小屄掰开冲他扭了几下作为回答。

    如果她死了,一定是被他活活肏死的。陈意泽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轻柔地把阴茎推进去。他正在忍,他也很擅长忍,他忍耐了十二年,认识方清宁到现在,每一天都是他的修行。

    而这湿热暖弹的小穴就是他的极乐地狱,是他的最大考验,陈意泽推到一半把速度放得更缓,伸手去摸方清宁的肚子,她不耐烦地说,“还没胎动啦——啊!”

    两个人都震了一下,陈意泽快速要抽出来,被方清宁紧紧夹住,她缓了一会,两个人的手都放在腹部,过一会宝宝并没更多动静,她才扭扭屁股,含情说,“再慢一点,关系不大,我问过医生了……哎,你说,以后要不要告诉宝宝,它第一次胎动是因为……”

    她说不下去了,又羞又笑,陈意泽心中突然充满餍足,他慢慢地在她体内抽送,“宁宁,我们要有自己的宝宝了。”

    他们会一起把它养大的,他想,但没有说出口,只是缓缓加快速度,“宁宁好像比以前更敏感了。”

    话音刚落她就到了,闷哼一声夹着他轻轻抽搐,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方清宁以前不会到得这么快。

    大概是太久没做的关系,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不敢在做了,医生有说最开始不要太激烈,以女方需求为主,做完之后要关注肚皮情况。陈意泽慢慢退出来,即使对他来说这也有点太难忍了,他哑声说,“宁宁……”

    方清宁缓了一会,脸上也真实浮现一丝幽怨,她也很想要,“都怪你,干嘛非得让我生,你活该。”

    她把他压坐下来,扯掉保险套,抽了几张婴儿湿巾仔细地擦拭,微凉的触感让他轻轻呻吟起来,衬衫大敞,西装裤乱七八糟褪掉一半,一副办公室偷情的糜烂模样。宁宁是这样子,嘴上作着,行动却总是禁不住的体贴。

    她轻嗅了几下,流露一丝迷恋,突然又是一惊,喃喃说,“孕期性欲真的挺强的……”看来这味道比之前对她更有吸引力。

    但却没有马上含进去,而是似笑非笑地说,“你不是说我胸又大了吗?就给你点孕期福利好了。”

    说着,恶作剧般拿乳头去怼他的马眼,陈意泽呻吟起来,举手捂住眼睛央求地吐露内心深处的放荡幻想,“跨上来,我不要那里,我要吃宁宁的奶,我要喝准妈妈的母乳——”——

    最-新·书·刊:p o〡8 s f 。c〇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