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宁宁真的已经有在努力作了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是不是陈意泽的什么计策呢?

    方清宁自然是要琢磨一下疯批的,但寻根究底到最后也没找到什么把柄,照片是她二嫂发的,说起来也算低调了,她二嫂是发在ins上的——虽然长期在国内居住,但二嫂有留学经历,而且是正经在欧洲名媛舞会上出道的家世,国外朋友圈大把,比起不怎么发更新的微博,更喜欢在ins上分享生活点滴。说是那天看到他们接连发好消息,也为小姑子开心,又觉得照片拍的好看,当下就存下来发ins,感慨小姑子的幸福家庭——结果没想到,陈意泽颜值太出众,不知道被谁搬到八卦社区,引发热烈讨论,当天下午就有营销号发文蹭热点,收集陈意泽以前的新闻集锦,介绍他的成就,更点出他是瑞鹏掌门人。

    瑞鹏算是这几年在北方发展得最好的商业地产,和民生关系紧密,陈意泽之前就因为颜值小小火过一把,经常出现在那种资深八卦爱好者的盘点贴里,作为富n代典范出现。颜巅小总裁,名校毕业、能力过人,28岁就成功主控瑞鹏这样的明星项目,陈意泽说他是性幻想里走出来的完美强奸犯,也是有底气的,现在还多个爱妻光环,哪有不让八卦少女疯狂鸡叫的道理?再加上二嫂本身身份也没保密,大家很顺利八出方清宁身份,方家千金大小姐,一样是名校毕业,不知谁还贴心备注了她大学投资那个项目的事,美女学霸,毕业就结婚,六年来恩恩爱爱,现在又有了好消息,不知谁还截图了两人的朋友圈,方清宁瞬间成为全网少女最羡慕的女人,‘有些人生下来就是有钱有脸有才华,还有个超帅超完美的老公,羡慕不来的’。

    当然,也不乏有人说她颜值配不上陈意泽,不够白瘦幼美之类的,不过方清宁受到陌生人吹捧和羡妒会很开心,对陌生人的恶意则完全不care,一律当酸鸡loser处理,反正热门评论都是赞美的,虽然她本意是不愿意这么高调啦,但翻着评论也忍不住偷偷笑,等陈意泽一进房间又赶紧把手机放好,咳嗽几声很有架子地问,“那个,热搜撤了没?公关那边也打好招呼了吧?”

    老钱家族多数低调,人脉也广,要压下消息不算什么大事,很多营销公司背后都是圈子里的资本,打个招呼就行了。陈意泽说,“都谈好了,那边发一大堆诉求来,都是想找我们上节目的。”

    他流露出轻微的厌烦之色,陈意泽为人低调,对成名并不感兴趣,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色,却并不引以为傲,方清宁仔细想想,这男人很阴,总喜欢藏在暗处,这次事件应该就是个意外,毕竟他从中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坏处却一大堆,且不说他们两人的过去都有因此被深八的危险,隐私可能被别人嚼舌根配菜吃,就说感情方面,齐贞爱看到热搜估计是要醋海兴波的,他还得想办法安抚一下小情人。

    “哼哼。”想到这里,她不由笑起来,陈意泽在她旁边坐下,伸手很习惯地揽过她,“哼什么?笑这么阴险。”

    方清宁也是在考虑后续的战略,她虽然反复横跳,但也习惯于随时梳理局势:现在她怀了孩子,无论如何陈意泽这一年肯定是不会分手的,他迷恋也正盛。但这也不意味着就完全无法可想:首先,他和贞爱还没断,若是断了他肯定是要和她说的,且上次还那样问了来试探她,再说陈意泽的性格她了解,还是很负责任的,齐贞爱孤身在外,周旋在疯批堂兄和四个各有本事的‘少帅’之中,无权无势,陈意泽和她断了,她就真的孤立无援了,说难听点,万一被人绑架了都没人管他。人家好说是青梅竹马一道长大,彼此互相扶持过来,今年28岁说不定就认识了28年的发小,就算不再是亲密爱人,情分也仍在,陈意泽肯定和她还有联系,也有感情。

    其次,贞爱牌现在似乎可以打,说不定还能和孕期牌一起打。人家都说孕妇情绪起伏大,也有不讲道理的特权,如果两个孕妇斗气,男人一开始无可奈何,甚至还会有点被两边争抢的喜悦,但久而久之肯定也会厌烦这种无理取闹。

    作,就是要作!要学着作!要在这个阶段尽情地作!陈意泽就是喜欢她温柔大方嘛!那她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全方位的作,作到他精疲力尽,感情转淡,同时最好还要伴随孕期禁欲,现在查出来有孕,肯定不能做了吧,孕中期搞几次她也可以装着肚子不舒服,然后就禁他的欲,生完孩子可以性冷淡啊,一搞就喊疼,以孩子为借口继续禁欲,憋陈意泽两年,他这一晚上叁四次的性需求,怎么能忍得住?到时候不管是齐贞爱也好,别的小妖精也好,总会在外自行解决,他现在又有名了,对那些欢场小妹,甚至是一些喜欢猎艳的富家女诱惑力更强,正所谓军中叁年,母猪赛貂蝉,陈意泽禁欲两年还能忍得住探望贞爱时不擦枪走火吗?她不信!

    一个不能搞的女人,哪还有什么迷恋可言啊,她还继续作下去的话,迟早两边会彼此冷淡,这不就是很多夫妻感情破裂的标准叁部曲吗!怀孕生孩子,性事质量和数量都直线下降,带孩子精疲力尽,家庭矛盾频发,女人还因为激素变化特别敏感爱作,n管其下,多少爱情能扛得住不变成战友情啊?

    生理角度讲,顺产后如果不做凯格尔,孩子又比较大,阴道肯定较之前松弛,私处和胸部的颜色变深也不可避免,不过方清宁是没打算降低自己性生活质量的,她也爱美,这些都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和现代科技解决,所以性吸引力下降什么的角度暂不考虑,还是从作这方面入手。她觉得现在就差不多是很好的开始。

    “我是在想,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往陈意泽怀里一靠,翻着手机哼哼笑,“朋友圈里这么多人喊羡慕妒忌恨,你猜有多少人转头就在小群八卦我手段高,大婆当得好,通过二嫂发话炒新闻,都是做给外面的小星看的。”

    陈意泽和她离婚的事,在老钱圈子里也不是秘密,再加上这件事的确是二嫂那边流出去的,发酵速度也快得有点离谱,说不清是赶巧了还是背后有人在推,背后肯定有人这么编排她。陈意泽哦了一声,没有不悦——以前她有时的确是无意暗示到贞爱,他也点出来,并且表示不快。现在倒好,话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他和听不懂似的,“也管不到别人的嘴,你有涵养,她们家糟心事只有更多,你从来不说。”

    方清宁哼了一声,干脆直接问,“贞爱和李奉冠结婚,你包了多少份子钱?对了,她有好消息了没?”

    陈意泽说他给了八十八万,至于贞爱有没有好消息他还不得而知,方清宁假装不相信,要拿他手机看微信记录,陈意泽也没抢,似笑非笑把锁屏密码告诉她,她撇撇嘴,反而不敢看了,手机丢还给他。“算了,你们也不容易,我可不想棒打鸳鸯。”

    经过她这段时间的潜心钻研,她决定既不采取成全爱情的策略,也不采取棒打鸳鸯的策略,她要嘴上说着成全他们,实际行动反复拈酸吃醋,而且还不是小吃怡情的那种,而是要处处和齐贞爱比较!处处限制陈意泽!利用孕妇特权反复打乱他的行程!再有什么突发事件要他过去她就说她肚子疼!贞爱牌就要这样打才能发挥最大价值,女人吃醋的时候最丑陋,怀孕的时候也不好看,吃醋的孕妇应该是debuff满身,而且还不能一做泯恩仇!

    方清宁越想越觉得可行,大晚上的精神焕发,又说,“那宝宝出生你打算给多少见面礼?”

    这问题是对标齐贞爱的份子钱来的,陈意泽笑着说,“你疯了吗,宝宝要进遗嘱的,怎么和外人比?”

    “进遗嘱?进遗嘱有什么用,”方清宁酸溜溜地说,“遗嘱可以改的,还不如八十八万呢,至少是到手了。这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是你唯一继承人,你肯定觉得什么都给他啦,等以后孩子多了就不这样想了,贞爱如果和你生一个,说不定就是那个继承大头。”

    陈意泽看着她的眼珠黑嗔嗔的,说不清动怒没有,他一直是这样,情绪是靠别人猜的,唯独就是划线的时候最积极,经常告诉她‘你过线了’,方清宁越想越委屈,可能因为是孕妇的关系吧,之前觉得完全可以理解,并且是对双方关系有积极意义的习惯,现在突然翻出来感觉自己很不值得,嘴一扁要把她推开,陈意泽搂着她不让她走,问她,“梦中五百万系列?”

    方清宁刚开始是演,这会儿演着演着突然有点介意了,“怎么是梦中五百万?如果齐家没倒你们孩子现在估计都打酱油了!”

    “那就是时光倒流系列吗?”陈意泽还是很平静,一点没有来脾气的感觉。方清宁在他怀里挣扎起来,被他制住,双手被他一手紧握,双脚也被他夹住压制,她闹腾得一挺一挺的,“你小心别伤了孩子!”

    她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我是你代孕机器吗,你只关心孩子不关心我。呜呜呜……”

    基本上,她是不喜欢作的,作首先要表现出负面情绪,而方清宁其实不太爱演,现在这戏精一半是激素变化一半也是被他逼的,作一作折腾一下他,她心里其实很爽,不然难道讲道理的、成熟的人就活该吃亏吗!她一边哭一边乘机打他,还用头撞他,“走远点,走远点,去找你真爱生孩子,我的孩子不要你管!”

    “人家都结婚了,”陈意泽不肯放,由得她撞他,“现在在生别人的小孩,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的孩子我不管谁管?没出生就没爹吗?”

    方清宁现在其实还没有做妈妈的实感,她是通过和陈意泽不断的对话来建筑自己的身份认识的,最后这句话一下扎心了,想到宝宝出生后注定面对一个破碎的家庭(她还是都假设自己能成功脱身的),她一下又悲从中来,“都怪你,好造孽啊,我的宝宝好可怜,没出生就没人疼,只有妈妈在乎。”

    “谁说的?”陈意泽是不能搞她,但可以吻她,他强迫而略带惩戒地吻上来,舌头勾着她的吸舔,方清宁有点喘不上气,两个人津液交换发出暧昧的滋滋声,吻完了她浑身性欲勃发,但又不能搞,趴在陈意泽胸前完全转移了生气的点,隔着衬衫一口咬在他胸肌上,伸手到他裆部胡乱揉捏,“你真的讨死厌了,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嗯,你讨厌我。”陈意泽亲亲她鼻尖,“都怪大坏蛋,我们宁宁受苦了。”

    他知道就好!

    方清宁嘟起嘴很怨毒地白眼看他,又想重新拾起齐贞爱来闹,但被亲得晕头转向的有点没力气,感觉今天为自由而作的努力大概也可以到这里了,她是孕妇,还是需要多休息——但又觉得刚才闹的程度不足以让陈意泽烦她,都怪他就是个阴逼,没表情,她对观察他也不自信,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到底是觉得被争抢被吃醋很爽呢,还是觉得她作得烦。

    “确实都怪你。”她戳着陈意泽的胸口,“都怪你都怪你,我要受十个月的苦!——都怪你!”抱得还不够紧,一点不会看眼色。

    他笑了一下,好像看穿了她突然泛起的心思,把她抱在腿上靠着,紧搂着胸口,但下半身还躺在沙发上,这姿势不会让她扭腰太过,也就不会压迫腹部,“全怪我,我又没不认,倒是你,嘴嘟成这样是不是又想被大坏蛋亲?”

    方清宁扭开脸,他也不着急,唇落在下颚线上,密密麻麻地落下轻吻,偶然舔一下,她被舔得浑身颤抖,淫液和细汗一起流,“不给你亲……嗯,你讨厌,你说,以后宝宝要继承你全部财富!”

    其实她觉得能搞个80%也差不多了,还要考虑到宝宝如果对经商没兴趣的情况,家业太多也要打理,当钱达到一辈子无论如何都花不完的程度时,并不是越多越好,不过开价的时候都是狮子大开口,看她怎么还价了。方清宁的底线是如果宝宝拿不到财产,那她就要带回美国一个人快乐养娃顺便泡男人享受生活,才不要继续和前夫周旋。

    “不可能是全部的呀。”陈意泽居然这么理所当然!“我们还要生老二的,老二什么都得不到吗?”

    “我不要再生了!”她情绪又激动起来,“生一个都变丑,生第二个怎么办,陈意泽你为什么针对我,你就是恨我!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害我两次,呜呜呜……你看我现在多情绪化,都怪你都是你害的……”

    “哪里会丑呢?明明这么漂亮。”他很耐心地哄她,破解她提出的一个个难题,“不会的,颜色变深是激素变化,你不喜欢之后可以去漂红啊,而且正常颜色本来就是偏深的——而且我也没觉得你颜色哪里变深了,你自己又看不到。”

    方清宁还是很忧虑这点,其实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因为她以前根本不在乎这些,只能说怀孕改变一切,尤其她还有意让自己变傻。

    “贞爱的颜色?不记得了,那是人家个人隐私。”陈意泽见招拆招,“再说重点又不是颜色,重点是能不能引起性欲。我看你的脸就想操你了,和乳头颜色有什么关系?”

    他是真的很会哄人,而且耐力十足,方清宁怀孕以后体力还真的有点下降,怎么作也没能把耐心值耗光,她想在美国养胎,不愿回国面对一大堆亲戚,但不论是陈家还是方家都在凶她,叫她回b市建卡养胎,方清宁又和陈意泽一通发作,结果人家早有准备,c市别墅已备好,老爷子老家,也算是自己的地盘,又没有陈家那群叁姑六婆来打扰。赵管家带了私人厨师、家务助理已就绪,附近五公里就是叁甲医院国际部,甚至连育儿助理和奶妈(这个终于没办法现代化为哺乳助理了)都已经开始面试,连体能师和营养师、心理咨询师都找了一群备选,现在这叁个方案都做好了,从孕妇体能锻炼、营养配给和心理准备,全都有成套方案,可以说方清宁只要出人就好了,在c市吃喝拉撒都有人管,不比在美国想吃个中餐还要开车去downtown那么费劲?

    方清宁半推半就,被陈意泽带回c市好几天才突然缓过劲来——她是可以一直作,但问题是再怎么作也比不上陈意泽的客户作啊!这世上最能作的不就是客户吗!如果还有,那就是吃拿卡要的各级领导呗!陈意泽又不是那种领导跟前舔狗,老婆跟前皇族的社畜,也不是不事生产的公子哥,他的工作就包含了疏通关系,也难免要看客户脸色,这世上哪有真正冷着一张脸天凉王破的霸总啊!小陈总见过的世面实在太多,她算什么啊?她就是再作再善变,也比不上客户的万一吧!

    ……但就算是意识到这点,也还是不能不努力作下去啊,不然难道真的要认命地相夫教子复婚当陈太太,一辈子也没法谈新恋爱,没法享受生活没法看上谁就睡谁吗?

    方清宁含泪调节心态,鼓励自己继续搞事的时候又发现一个噩耗,那就是她制定禁欲计划的时候完全没考虑过自己的性需求。

    其实也不是没有,就是她对自己的认识是那种不搞也不太会想的类型,之前是有心瘾,但现在心瘾褪得差不多了,陈意泽每天都抱她亲她的话,就算不做也还好,他们发现怀孕后一个多月,方清宁都没做过,不仅仅是插入,而是连高潮都没有,因为害怕高潮时盆腔充血、阴道收缩,伤到宝宝——但她也都还好,没有太难熬。陈意泽也还都ok的,一个多月对他的意志力来说也还好,再说她隔叁差五也于心不忍给他口几下子——按照计划来说是不应该的啦,但她老反复横跳,这个是她不好。

    但是……她低估了孕期的激素变化,怀孕进入第四个月开始,方清宁感觉阴道里有蚂蚁在爬,禁欲?滚一边去,她好他妈好他妈好他妈想要。她想要陈意泽睡她,随时随地,24x7。

    方清宁当即给前夫打电话,“你要在b市呆多久?是不是打算去见贞爱?我来找你啦。”

    -----

    其实在大纲里情节没剩多少了,好像就再两个事件就没了,但很喜欢这一对,不由得想多写一些日常,节奏应该会放缓点,琐琐碎碎一段时间,没那么多狗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