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人人都想做玛丽苏,可你们有性幻想里走出来的老公吗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方清宁最后还是怀孕了,也没想到自己栽得这么快——算时间是在马代有的,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倒霉,还是陈意泽又耍了什么手段。其实以她现在的处境,分的太清楚也没必要,更多地还是得把时间花在应酬各家亲戚上,毕竟陈意泽可没有什么怀孕前叁个月不能和人说的封建迷信,验孕报告刚一出来就发了朋友圈,【期待小生命】,还给配了个红心emoji,配图是他和方清宁相握的手,还有一张化验报告单。

    自从被抓住以来,他们其实都还算和谐,一来是方清宁本来就是见面叁分情的性格,总是本能在调节气氛,二来她也确实没必要惹恼疯批牢头,叁来陈意泽对她体贴入微,两人唯独的不愉快就是那天谈性幻想,方清宁后来觉得自己是因为无法取悦老板委屈得哭了,就和所有刚步入社会的社畜一样遇到挫折时刻,陈意泽为什么不开心她是有些糊涂的,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小看了陈意泽,她到底了不了解这个枕边人,说不定他早就疯批了,只是他智力压制,她完全不知道。

    应该就是认知偏差吧,或许以前他觉得她是深爱过他的,那一刻发觉她都不曾吃醋,就觉得她没爱过他……但她的确爱过呀!难道爱情就一定要伴随着吃醋和独占欲吗?那也太无聊了,感觉只能徒增痛苦。

    不过方清宁可不敢再自寻死路了,她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或许陈意泽本来也没那么着急生孩子,是一种随缘的心态,就是那天晚上之后他开始认真推进。先是假装怀疑她怀孕,去医院抽血检查之后,等叁天后报告出来时他们已经去马代了,医生发了邮件来说她黄体酮偏低,可能是刚刚断了短效避孕药后的身体反应,这几个月可能都不容易怀孕。

    刚好那时候她姨妈也来了,方清宁感觉简直缓刑大几个月!光是藏着自己开心还来不及,哪还计较陈意泽是口爆还是中出。之前那个月他们都在吃叶酸备孕,他也不太内射,多数都是口爆,就是怕刚断药怀孕不好,现在想想,在马代那段时间,他每次都是顶着子宫射得又多又浓,和尿尿似的,搞得她小腹酸胀,虽然在海边,都没下海几次,光在各种地点躺着休息了。

    马代和大溪地比,景色是有些不如的,但也不差,好在一点,自家酒店集团就在附近,每天拿水上飞机送来果蔬,厨师跟他们一起来的,吃上质量要好得多,他们在马代住了一个月,换了四五个岛,除了赖在一起缠绵就是出门拍照,旅拍团队都来了四五个,化妆师也是国内有名的换头大师,以他们这个阶级的人来说,陈意泽平时其实挺节俭的,他没太多烧钱的爱好,名表名车都是装点门面之用,自己并不入迷,不像是有些小开,一车库的千万名车。他这辈子花钱最多的可能就是这几个月,又是私人飞机又是大手笔包岛拍照,几个月下来花了几年的钱,方清宁说他还要找角度,不能说他浪费,只能为他打算,“妈妈要说你了,好多钱真的没必要。”

    她也很有钱,但有钱人未必都乱花钱,甚至更注重合理开支。方清宁拿出留底账单在算,“我们并不需要叁个灯光师啊,又没有那么多打光设备跟着来,这团队也是在吃你大户。”

    “没关系,我有钱。”他要拿开账单,她不让,两个人捏着手你来我往,方清宁噗地被逗笑了,“干嘛啊,你几岁了,我要看,我又不会管你,看看也不行吗。”

    他从后头搂着她懒洋洋地说,“不如做点更有趣的事情。”

    更有趣的事就是从背后肏进来,这姿势入得很深,他抵到深处就不动了,她过一会自己忍不住慢慢的摇,解痒的同时又创造更多的瘙痒酸胀,陈意泽这么每天加班加点的肏她都快两个多月了,居然一点都没厌倦,要不是方清宁打定主意长线作战,现在真的都该着急了。

    “嗯……”她收缩肌肉,夹含着他小幅度的厮磨,忍不住想回头看他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最近她越来越喜欢看着他的脸做,他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改变,每次都会被她取悦到,爱抚得更加温柔,就像是羽毛搔过嫩布丁,他搔一下,她要荡漾好久。

    方清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改变如此极端,按说上辈子的疯狂应该多少是他内心某种长期倾向的体现——总不可能真的是被她几句话骂出来的吧。现在这南辕北辙的审美,是他也真的喜欢呢,还是他觉得她会喜欢,自己只是在忍着真实诉求呢?

    如果这都是忍的,那他也太会忍了吧,虽然知道他自制力强,但也没到这个地步吧?

    她还真试着问过陈意泽,当然,首先是热情地夸赞了一番他现在的超级性魅力,讲述着自己怎么被陈意泽的肉棒迷得神魂颠倒——两辈子来他倒是都爱听这些,虽然这一世不会有太多奖赏,但表情中许多细节是看得出的。

    “都喜欢。”没想到他倒是回答得很诚实。

    “既然都喜欢,为什么不都来点?”她很好奇,倒不是说她也想,好吧就算她有时候也会有点想但是——

    陈意泽开始从背后慢慢的插他,让她双眉紧皱嘶嘶出声,有一会儿只顾着沉浸在这紧密的交媾中,这种后背环抱式肢体接触最多,真的非常甜蜜,两个人亲密无间,粘得分不开似的,肉棒稍微离开一点就用力插回去,汗水、灼热的吐息和手指、嘴唇都交缠在一起,这姿势扭身接吻有点吃力,但她会很积极地锻炼自己的柔韧度。

    她被插得呜呜作响,高潮来得很从容,却又非常充分,子宫深处一跳一跳,很早就开始建筑,到来的那一刻席卷过四肢百骸,连脚趾都在颤抖,余韵也极为悠长,却没有强烈到受不了,他轻轻地动几下,很快又绵延出一波一波的多重高潮,这种多重高潮比从前那种强制多重高潮要更享受一万倍!方清宁舒服得轻轻抽泣起来,她觉得自己这一刻比之前那五年还要更爱陈意泽。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这么帅,这么聪明而且这么温柔,又这么关心她,洞悉她所有的需要,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喜好,还能有这样的高潮。以前的床伴全都扔到垃圾桶里,负一万分!她要给陈意泽一亿分!就是眼前这个,别的陈意泽都不算。

    等她理智慢慢回来以后,他才重拾话题,在她耳朵后面吹口气,轻轻说,“我总要提供点差异化服务,才能让客户记得。”

    话里除了把她搞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之后那深深的满足和自得之外,居然还有些委屈的味道,但方清宁现在好幸福,都没在心里吐槽,而是很代入地同情陈意泽,连忙说,“我最喜欢你,我们意泽最好了。”

    她挣扎着翻过身亲他,“我们意泽世界第一好,我只愿意给你生孩子呀。”

    其实她还是不想生的,但既然现在怀不了,长远来看又还是要试着怀,这些考虑影响下,甜言蜜语也就脱口而出,“给前夫生个可爱的小宝宝好不好,嗯,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就这样抱着我操啊,我要看着你的脸……”

    高潮余韵中,她也不记得自己说什么了,就只记得现在非常幸福,陈意泽的脸就在眼前最接近的地方,那么专注又深情地看着她,他的怀抱毫无保留地容纳她,方清宁都快融化了,他们紧紧相拥,一边接吻一边小幅度地蹭着交合,四条腿缠在一块,靠腰力摆弄,要不是两个人都有健身习惯,这个姿势很难发力,啊啊啊,她健身就是为了这一刻啊!

    她是个反复横跳的人,脾气很少来,去得还快,早就忘了在加州的不愉快,只顾着享受眼前。他和她不同,更有远见,更能忍耐也更阴险,后来算算,就是这一次搞出了人命,她那张所谓黄体酮偏低的报告单可能是假的,医生的解释邮件也只是让她放下警惕。她曾用过的招数,陈意泽请君入瓮,方清宁就算有怀疑也没必要问了,本来就答应要生的,怀了也只能认。

    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陈意泽还和她一起在选片,他们拍了万把张照片,可是有得好选了,有一些是重拍的婚纱照,就按着方清宁的构图来的,她拍的时候羞耻得不要不要的,差点和陈意泽翻脸,现在看到幻想成真的照片,脸上还是一红,快速翻过去,“真的很俗,你看他们专业团队想出来的pose多有美感。”

    他看着没在意的样子,可精修片出来的时候方清宁的土俗幻想赫然在目,数量还特别多,强迫发到她邮箱,就和方清宁当时发阴茎建模数据一样不容拒绝。方清宁捂脸大叫,陈意泽把她手拿下来亲她,然后就听到一声脆响——跟拍团队顺便就给留了一系列日常合影,好几个摄像头对着,说不定连录像都有了。

    做人还是要有点骨气的,方清宁沉着脸,不许他们拍了,等晚上陈意泽在一边回邮件的时候,她才偷偷打开手机看缩略图,他一动她就把手机捂胸口藏着,又忍不住偷偷地笑,在床上滚了两圈,差点没掉下去,陈意泽头也不抬说,“要看就用ipad看,手机看不清楚。”

    “就不!”方清宁说,“就要偷偷看!”

    她越看心情越好,又滚回陈意泽身边,靠在他大腿上,对着笔记本竖起的屏幕说,“做不做啊,意泽。”

    陈意泽说,“万一有了,伤到宝宝怎么办?”

    她月经迟了快一周了,而且方清宁隐隐有种感觉,应该是有了,不过马代这边医院也不太专业,只是初步检查,抽血结果还要等明天才出来,方清宁不想生,但有了也不愿意伤害小生命,刚去洗澡时早留了点心机,对着他裆部吹口气,好像陈意泽阴茎有听力似的,靠在它一侧轻声细语,说了几句话,陈意泽把笔记本抬高,表情莫测地看着她,方清宁一撅嘴,凶巴巴地说,“干什么!和我装呢?好像你不爱走后门似的。”

    他倒不是因为这个,看了她一会,突然把她抱起来紧紧搂在胸前,方清宁莫名其妙,“啊?”

    他的手指找着她的缠在一起,柔声在她耳边说,“宁宁保护小宝宝的样子真可爱。”

    方清宁觉得疯批感动的点都是挺奇怪的,孩子也是她的,她为什么不保护呢?她干笑说,“真这么母性大发就不求你搞了啊?”

    他没听,仍是搂着她心满意足地说,“宁宁怀了我们的宝宝,我的基因种在宁宁肚子里了。”

    他的满足和得意令方清宁想到一句话:男人通过让女人怀孕完成对她最完整的占有。陈意泽现在是真的大获全胜,连她的子宫都成了他的领土。他在她耳边说的,‘我好爱你,宁宁’,也不过是胜者笼络败者的甜言蜜语。

    但她听了也不觉得虚伪和屈辱,方清宁是个乐观的人,现在有了孩子就一切都往好处想,这年纪生一个或许也不错,虽然这孩子诞生得有点奇怪,但话说回来,他们老钱家的小孩哪个是在爱里出生成长的呢?

    “你就哄我吧。”她只说着,“以后别吃小孩的醋就行了。”不管怎么样,陈意泽好像的确是很着迷于她,她终于开始承认这个客观事实,并且难以遏制地在烦恼之外有一些得意和开心。

    “这孩子是很有用处的。”他说,“是给我最好的礼物,我怎么会吃醋呢?”

    她以为他在说长辈的期望什么的,心里也是一喜,心想有了孩子,家里应该会对他更加放心,给出更多的资源,他也会更忙,不会和现在这样一心耗着她,到时都是机会——但好像他又不是这个意思,她是搞不太懂他的,也玩不过。这人为啥这么执着于她啊,实在是,方清宁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哪里就这么好了。

    但她也来不及细想,因为陈意泽已把她放倒在枕头上,从额头开始慢慢往下亲,“让我来舔舔我的宁宁。”

    他舔得又仔细又彻底,方清宁要是一颗糖,早都被舔化了,方清宁轻柔地高潮了好几次,被舔得整个第二天都还沉浸在那种晕乎乎的感觉里,看什么都有幸福泡泡,这种时候被冲昏头脑,发了条朋友圈炫耀幻想成真,也不在乎别人笑话她土俗了,俗就俗呗,谁还不想做个玛丽苏小公主了,但你们找得到从性幻想里走出来的英俊强奸犯吗,哼!

    这条朋友圈坏了大事,方清宁还不是第一时间知道,因为陈意泽当天很快就发了官宣怀孕的朋友圈,她一整天都在处理双方亲戚发疯的关心,直到第二天才为时已晚地发现自己已成小网红——她和陈意泽的结婚照不知被谁发上微博,引起营销号注意,现在全网都在讨论小陈总的神仙爱情,方清宁和他一起火了,几万年不用的微博账号甚至已接到推广私信询问价码。

    一夜间,全网都观摩了她玛丽苏性幻想!

    这是何等残忍的公开处刑!

    --------

    感谢大家用心的评论,有些讨论我也想参加但不好表态,因为我是原作者,等正文完结后再说吧!

    啊,或许明天不更新,看我到时候兴致

    喜欢就多留评,谢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