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内卷式np,穴兄弟的代价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妈,哎,我刚起,准备下楼和爷爷一起吃早饭,爷爷身体还不错,c市这边气候很好,对,要比b市养人……”

    虽然人到c市,但方清宁一天没卸任陈家少奶奶的职位,一天就有很多事要和a市联系,“好,好,不过……意泽那边要不您亲自和他说?今天有几个亲戚要来做客,可能不方便随时用手机。”

    婆婆让她把一些人情往来转告陈意泽,只是一件事不想说两次,既然方清宁有事,也不会强行找存在感,“那你快去忙吧,不打扰你吃早饭。对了,这几天b市降温——”

    “之前已经给意泽带了一些秋装过去了。”方清宁说,“他在那边也有家务助理,您不用太担心。”

    婆婆并不知道齐贞爱存在,更不知道陈意泽去b市期间两人基本等于失联,还问了几句陈意泽在那边的起居才挂了电话,方清宁上桌的时候粥已经盛好了,方老爷子说,“女人上了年纪就是碎嘴得很,意泽有手有脚,也不是哑巴,还能让自己冻着饿着不成?”

    方清宁笑了笑,“回了娘家,不想说他们家的事,爷爷吃饭吃饭。”

    方清宁结婚以后很少回b市探望老爷子,嘘寒问暖多数通过电话,就算回b市,也多数是在陈意泽回去的时候来探望爷爷,以陈意泽一年有半年在b市的时间来说,夫妻两人的关系明显不如传说中的那么好,老爷子放下报纸,半真半假地说,“怎么,豪门太太的生活过不下去,想离婚回你的加州去做金牌投资人了?”

    方清宁在祖父面前比较有面子,放下筷子说,“爷爷——你笑话我半途而废吗?”

    她没否认祖父的猜测,祖父心里多少就有数了,但并不赞成,教训方清宁说,“任何事要有始有终,你在加州过得好好的,要回来趟浑水,无非是被你爸爸妈妈说动了,也给你两个哥哥铺铺路,你自己被美色诱惑,现在什么都定下来了,好处也拿了,想要脱身,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方家的规矩和陈家一样,这种传承多代的豪门,不会简单因为血缘远近或者才干多少来划分财产,一百多年人口繁衍,姓方的至少上千个,也不可能个个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家人想要读书,是很简单的,家族有专门的基金会,确保族人得到完善教育,像是方清宁这样,是当家人直系血亲的,为海外留学也不是难事。但也仅此而已,如果不打算为家族出力,毕业后也就是找个班上,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过着比普通人稍微殷实一些的生活。

    陈意泽家也差不多,年轻人有没有才干其实也要看资源,除了那种一看就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大家都是名校毕业,也都还年轻,能否得到机会展示才华,就要看你能拿出多少来换,像是陈意泽,他想要资源就得和方清宁结婚,不过方清宁其实也不觉得他懦弱没出息,他可能是想过放弃家族资源,娶了齐贞爱白手起家去拼搏,但齐贞爱身边几个男人都不是吃素的,陈意泽要不是有陈家的资源做后盾,拿什么和别的男人抢女人?连眼前这六分之一都保不住。这属于内卷式np,齐贞爱身边每个男人都怕自己出局,每个男人都追求功名利禄,结果哪个男人都暂时不能娶她,搞得现在她依旧法律单身。

    但方清宁是可以改变这种残酷内卷的,她决定做个活菩萨,“爷爷,我是您养大的,和爸妈关系一直也就那样,哥哥从小也很少见面,我自小就独立。”

    老爷子有点吃惊,“怎么说,你意思,宁可二房不好做人,也要离婚?你是又迷上谁了?”

    方清宁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现在还不到和老爷子摊牌的时候,“没有,不是,就是……现在两家合作的项目已经成熟,而且意泽和大哥关系也不错,或许他们两人可以持续合作推进,并不需要我,陈家已经开始催生了,我觉得现在完全不是生孩子的时机。”

    方老爷子年纪大了,性子很急,当即追问,“究竟出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着急离婚。”

    贸然说起齐贞爱,效果不会太好,政治婚姻本来就是大家各玩各的,只要陈意泽或她没有在外偷生,双方家长都不会追究太多,方清宁先打预防针,“我……我也不好说,这样,今天二哥会来,我想和二哥聊聊,再一起和您说,您看可以吗?”

    老爷子打量了方清宁一会,明显对吊胃口之举反响不佳,但还是给了她一点面子,转头吩咐,“给庆泽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

    方庆泽这几个月都在c市出差,合作推进方氏的一个文旅地产项目,人晒成褐色,还没进房门,笑声先传进来,“小妹,你这是爱情药水劲儿过了,又有新欢了?做哥哥的劝你一句,玩玩就算了,别老想着结婚离婚,这样下去,你一辈子要结婚多少次?”

    方清宁从小到大都是这种性格,爱的时候全神贯注,绝无二心,不爱了弃若敝履,以陈意泽为例,她回国相亲其实只是给爸妈面子,谁和陈家结婚,谁就能给自己这一房带来大量资源,方清宁父母不甘心一点不争取就让机会旁落,有枣子没枣子先打一竿子,还真把方清宁打得昏头转向的,原本打算相亲完飞回加州,结果再回去的时候就是收歇工作室去的。因为她对家族企业并没有太大兴趣,方家这块的资源就给了两个哥哥,大哥庆成常年在b市和陈意泽勾心斗角,双方一同推进合作。二哥庆泽也占便宜,五年来做了好几个不错的案子,这次文旅地产投资在十亿级别,算是一个很大的台阶,也是做得有声有色。

    这也是沾方清宁的光,就连她爸妈在国外的日子也好混起来,一家人自然对她和颜悦色。也是因此,上一世她离婚的意图天然不可能得到娘家人支持,对父母兄弟来说,疯了的陈太太比离婚后的方清宁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更别说陈意泽还把嫁妆还给方家了,那笔信托基金老爷子难道还能带回棺材里?最后还不是回到小家庭手中。

    方清宁的亲情本就比较淡薄,现在几乎涓滴不存,只对爷爷依然心怀感恩,公家的好处也就是回馈给爸妈哥哥的那些了,信托基金是老爷子私房钱给她的巨款。因为她自己不愿打理,现在公司还在老爷子手下打理,也是因此,上一世陈意泽可以轻易地动到它的归属权,只需要老爷子首肯变更一下就行了。

    她现在首先要把基金搞在自己手里,这样做事会方便很多。

    方清宁浅笑着把二哥让到房间里,“怎么和爷爷一样啊,人都是会变的,我现在已经成熟多了,不可能和从前一样幼稚。”

    二哥有些怀疑,“成熟?成熟会口口声声要离婚?老爷子可是说了,你已经打定主意,不可能回心转意,宁宁,是不是意泽在外面有动静了?你既然已经成熟了,就不应该介意这些啊,你要是不平衡,二哥给你介绍几个小鲜肉,器大活好,包你满意!”

    方家的氛围其实还算开明,男女非常平等,都可以在外面乱搞。陈家那边就双标多了,不喜欢媳妇在外抛头露面,女儿搞小情人却不怎么管。方清宁叹了口气,“什么器大活好,现在哪还有心思搞这些,命都快没有了……刚才都不敢和爷爷说,你这个大忙人,叫你来看我,拖到现在,再拖下去我都要回去了,只好让爷爷催你回来。”

    方庆泽不免皱起眉头,“什么命都快没有了,陈意泽到底捅了什么篓子?”

    语调中已有狐疑,方清宁抛出猛料,“二哥,你还记得齐贞爱吗,以前我们b市那个齐家,他们家的小女儿。”

    齐贞爱是从他们这个阶级里落下去的,齐贞爱的父母现在还在牢里没捞出来,方庆泽当然记得齐家,但对齐贞爱印象已淡薄,皱眉说,“是不是齐家那个当过一段时间演员的小姑娘,但最近好像也很少听到她的声音——怎么,意泽把她包在外面?”

    他不太开心,但仍算平静,方清宁又说,“何止……你知道大哥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肯结婚吗?”

    方庆成已经叁十出头,还没有结婚,当然算是老的了,老爷子对他的婚事也有些想法,但一直以来推进得并不顺利,方庆成自己态度也不积极。倒是方庆泽,他运气不错,叁年前就订婚了,半年前终于完婚,也是相爱相杀演了一出出豪门青春剧,再加上过去几年他天南海北跑项目,很少回b市,对方庆成的私事毫不了解,闻言皱紧眉头,“什么意思,难道……”

    方清宁幽幽说,“他和意泽是穴兄弟,两个人都搞了齐贞爱,意泽去b市我从来不跟着一起去,就是因为没法处理这些,大哥用我婚姻换来的资源上位,却勾引我老公出轨和他搞同一个女人,就算这些我都不计较,但现在……”

    她掩面哭起来,“现在他们还合伙想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里去,里应外合瞄准了我的信托基金……二哥,你说我该怎么面对这一切……我该怎么面对我老公和我大哥……”

    她扑在二哥怀里嘤嘤地哭起来,一边流眼泪一边在手掌心里吐吐舌头,扮个鬼脸:前面都是真的,齐贞爱其中一个床伴的确是方庆成,后面当然是编的,她的基金后来收回去是回到爷爷手里,后来可能谁也没给,因为爷爷对孙子一向严格。方庆成最大的错误就是随便来看了几眼就确认她的确得了精神病。

    前一世的错按说不该这一世来算账,不过方清宁心底一点负担也没有,本来就不多的亲情反正也没了,这么好用的棋子干嘛不用呢?方庆成和陈意泽相处的时间可比她多,说不定看陈意泽裸体的时间都比方清宁多不少,穴兄弟就该有难同当,大哥,这个黑锅,就先请你背好了。

    =========

    会有两叁章走走剧情没肉吃

    有空就会写的,不会弃坑

    这几天人气涨很快,为啥?大家都是哪里看到的?

    喜欢就多评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