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欧 - 你能不能做个阴茎倒模给我,我自己解决 np文女配想离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陈宅最近在寻管家,方太太托婆婆为她招人面试,赵莹过五关斩六将,在老宅跟着管家见习两周,第一个得到下半山腰实习的机会。

    方太太带她进别墅,一路介绍格局,“这里没山顶那间那么大,人口也较简单,家里平时也就是叁个员工,司机跟意泽,平时住在裙楼,还有一个清洁工,一个厨师,都是通勤。”

    按大户人家的规矩,方太太嫁进陈家之后应该改叫陈太太,但陈家是本地望族,有数不清的陈太太,平时常住在这个别墅小区的就有七八家,彼此亲戚关系也复杂,不好按辈分叫。跟在长辈身边的老员工亲热地叫一声意泽、清宁,赵莹规规矩矩,叫一声小陈总、方太太。

    她跟在方太太身边,五分钟就把小别墅转悠了个遍,方太太说,“屋子不大,事不太多,从前不太需要管家,但这几个月事情有些多,忙不过来,只能请你来分担一些工作。主要是为我照顾陈先生。”

    陈先生今天不在家,这几年他的事业有一部分在b市,习惯了两头跑,半个月在a市办公,半个月在b市出差,昨天人刚走,还有两周才回来。方太太计划用两周时间把陈先生的一切教给赵莹。“希望到时候你就是意泽专家了。”

    赵莹受宠若惊,半真半假地说,“那可有太多人羡慕我了。”

    方太太莞尔一笑,“都结婚五年了,看来意泽还是人气不减。”

    陈意泽人气当然不减!大户子弟很少有比他长得好的,光靠一张脸也能成为陈家最受宠的小辈,更不说陈意泽还很能干,大学毕业之后就从山顶大宅里分到一间小公司,几年来业绩非常亮眼,用信托基金投资的独角兽公司也卖出天价,a市名媛、外围女哪个不想爬上陈意泽的床,这五年来方太太明里暗里受的挑衅只怕不少,不过她笑起来还是云淡风轻。

    也自有底气,陈意泽大学刚一毕业就结婚了,但没多少人敢对他的婚事说叁道四,都要夸一句门当户对。也唯有方太太这样的名门闺秀才配做陈意泽的正妻。

    方清宁的方是b市方家的方,方家的规模和陈家比丝毫不落下风,政商关系甚至犹有过之。方清宁是方二先生的小女儿,自小在海外长大,但气质却已然带着东方式的含蓄,学历非常亮眼,身材高挑窈窕,长相温婉雍容,她就是所有家长心中的最理想的儿媳妇,所谓宜室宜家莫过于此。自从嫁到a市,所有人对她都赞不绝口,不论是陈意泽的母亲陈太太,还是陈意泽的祖母陈老太太,乃至陈先生、陈老先生,各式各样叁姑六婆刁钻无比的陈家亲戚,都挑不出方清宁一个错字。

    赵莹久闻方太太大名,接触几天,也不由为之倾倒。方太太是当真把豪门儿媳这个职位做到100分。

    首先从陈先生说起,赵莹没有见过陈意泽,就对他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一切全来自方太太的观察。

    “意泽一般早上七点起床,起床后会喝一杯40度左右的温开水,他不喜欢加热杯垫,所以最好是现倒,喝完之后他会去健身房做早锻炼,他习惯在小更衣室左手边拿衣服换,如果天气在25度以上,30度以下,要同时准备长袖和短袖两套,方便他选择。”

    “意泽的健身周期一般是五到六天,你要观察器械使用情况,他不会连续两天做力量训练,所以做完力量训练的第二天要先把电视打开,这样他可以一边跑步一边看电视。但是他做力量训练的时候就喜欢听音乐,你可以结合他前一天行程的忙碌程度来判断,如果回来得晚又喝了酒,那大概就不做力量了。出差刚回来第二天也只是跑步而已,注意观察,很容易摸清规律。”

    “冰箱里常备的菜我给你发过来了,早上只是跑步的话,早饭简单清淡就足够了,做过力量要丰盛一点。他吃完早饭会洗澡换衣上班,你最好先把衣服熨好,放在衣帽间里,乘他洗澡再拿到卧室,这样他走出来就可以换。只准备衬衣就足够了,其余的他喜欢自己挑,你只需要确保当季西服都处在可以马上穿走的状态。”

    衬衣是不用挑的,陈先生只穿a市一家老裁缝店的衬衣,一件衬衣下水之后超过叁个月就不会再穿,赵莹也要负责留意衣着、配饰的更新换代,领带夹、袖扣,这些小物无需陈先生说明,每季度要有些新货以供更换损耗。

    “出门以后随时和助理保持联系,一般早上十点会知道中午有没有餐叙,如果没有的话,要安排给陈先生送餐,陈先生口味清淡,外面的菜色很多不中意。如果中饭、晚饭都在外面吃,下午最好送一份下午茶,晚上也要准备随时能做出宵夜的材料。他最晚也不太会超过11点到家,所以你11点之后可以去休息。”

    7点上工,11点下工,这份工作不算轻松,但薪水高得骇人,再说陈先生去b市出差之后就不用这边照顾了,等于做一休一,赵莹完全可以接受。她把方太太交代的无数细节狼吞虎咽地记好,方太太偶尔考考她,赵莹的反应都很正确,至于其他照管家务,属于管家常规,赵莹没有做不好的道理,这份工作她已十拿九稳。

    方太太对她似乎也很满意,不过赵莹发现方太太的生活大概也没有旁人看来的那样光鲜亮丽,她私下常发呆,作息也不如陈先生规律,教会赵莹以后晚睡早起,时常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好在大宅那边依旧敷衍得到位,两重婆婆竟一点没发现问题。

    两周后方太太告诉赵莹,只要陈先生满意,她就可以签合同了,其余几个候选人不必再进来实习。

    “你够用就用你吧,实习期间你们了解的都是意泽的隐私,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方太太轻笑着说,她考虑得自然是很周全的,就是双眼底下的青黑色连粉都遮不住了。

    方太太自己有一份工作,但不用坐班,她是一家艺廊的总经理,这头衔也只是为了走出去装点得好看,名校毕业生所有时间都花在家庭琐碎里,恐怕心底也不会太快乐,况且陈先生一个月有半个月不在,阔太太心底脆弱一点也很正常,赵莹是这么理解的。但陈先生回来当天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陈先生是晚上六点多到家的,天色已落幕,车子一开进半山腰方太太就走出来,“意泽回来了?”

    她还穿着家居服,头发随意地绾着,但双眼发亮的样子让人清楚地辨明她对丈夫的迷恋和思念,方太太走到门外迎接丈夫,“终于回来了。”

    她情不自禁投入陈意泽怀里,将他紧紧拥抱,陈先生眉头微皱,忍耐了几秒说,“我还穿着外出服。”

    陈先生有轻微洁癖,方太太之前也和赵莹说过,她微退一步,双颊微红,眼神湿润,“不好意思,我也去换个衣服。”

    主人夫妇是分房睡的,各自在自己房间盘桓了很久才出来,方太太换了一袭长裙,略施脂粉,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比平时滋润了很多。陈先生还是冷冷淡淡,他在电视上充满绅士风度,回了家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管家?”他不知道陈宅决定聘请管家,且对这个决定不悦,“我怎么不知道?”

    方太太解释说,“我有和你说过,大概被消息冲上去了,你没看到。”

    陈先生在长桌一头落座,方太太按理该坐到另一头,那是女主人的位置,但她挨着陈先生那一侧坐,方太太对陈先生的爱实在一眼就看得出来,她简直千方百计凑陈先生近一些。

    陈先生对家里多了个陌生人很不满,“你唯独需要做的就是打理家务,已经有两叁个人帮你,需要的话山顶还能拨几个帮工,你还需要一个管家?”

    方太太是那种温婉大气的样子,做主母无需高声也有威严,但在陈先生面前一点架子也没有,婉言解释,“平时是不怎么需要,但下个月我可能要去c市住一段时间,没有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陈先生伸出去的筷子顿了一下,“c市?”

    方太太说,“爷爷去年开始常住c市,那里气候好。你也知道,我是老人家带大的,现在他年事已高,之前爸爸打电话来说……”

    她脸上掠过一丝哀伤,楚楚可怜地说,“爸爸妈妈都在海外,大哥、二哥平时也在b市,我想我们这边还是只能由我去尽尽孝心。”

    方家的掌舵者一直都是方老爷子,方太太话说得好听,但道理是明白的,老爷子身体不好了就需要对集团做出安排,方家二房看来想让方清宁去吹吹耳旁风。

    陈先生也没有进一步反对,任谁都看得出来方太太不怎么情愿——她哪里离得开陈先生?哪怕是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也要培训一个管家出来代她照料陈先生,方太太实在是爱惨了自己的老公。

    管家一事就这样勉强定了下来,席间没有什么更多余的谈话,方太太一句b市都没问,尽管她娘家在b市,两个哥哥也都在b市工作,陈先生去b市也正是去照看两家合作开发的大项目——五年前,伴着两人婚事宣布的就是这个耗资数千亿级别的实业开发,这也是陈、方两家结亲的最重要原因。

    说起来方太太也实在很幸运,豪门子女的婚姻多数都是政治联姻,而她政治联姻的对象也的确是太过优秀,而且方太太还这么爱他,着实是一举两得。

    吃过晚饭,赵莹在方太太示意下为陈先生倒水开灯,调整空调温度——陈先生对室温的要求也很严苛,而且随时变化,都需要随时细心的观察。

    她做得应该还不错,陈先生并没有挑毛病,只是脸色不太好看。他生得非常俊美,赵莹以前还觉得能随时欣赏这样一张脸应该是员工隐形福利,结果真的近距离相处,她发现陈先生给她压力非常大,凤眸冷冷瞥来时,赵莹为他倒水的时候指尖都有些颤抖。

    不过陈先生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周身气压很低,让人隐约以为他在生闷气而已。他全程把赵莹当空气,九点多就进了卧室,赵莹微信上给方太太汇报了一下工作,方太太让她好好休息。

    又过了五分钟,两间卧室里相连的小门被轻轻敲响,方太太悄然进来,低声说,“意泽……”

    陈意泽靠在床头好像没有听见,手指在ipad上点来点去,他在看美股新闻。方清宁从床尾爬上去,头凑在陈意泽腰间,有些央求地说,“意泽……”

    陈意泽说,“今天累了,没兴致。”

    他刚从b市回来,心情总不会太好,又生气她自作主张,今晚一定不会做的,方清宁心底也清楚,但她还是要做出寻欢的姿态来,陈意泽回绝了她,她松了一口气,又同时很依依不舍,陈意泽的身体就像是毒药,她离不开这一口,陈意泽去b市的半个月,方清宁每晚都用按摩棒,很少能达到高潮,她对陈意泽阴茎的迷恋已经无可救药。

    现在那根东西就在她面前,方清宁很想咬下他的睡裤,把它叼出来,含在嘴里吸硬,舔掉微咸的前精,光是吸吮熟悉的龟头形状她都能达到高潮,她的双腿因想象绞紧,穴肉彼此磨蹭吸吮,几乎呜咽出声,“意泽……啊……求你一件事。”

    陈意泽的目光越过ipad落在她身上,居高临下,带了丝打量和嫌弃,他看穿了方清宁的动情,却也很看不上她发骚的样子,更惊讶于她的厚颜,今天他很不高兴,她还有脸靠过来再央求他赏她一件事?

    “方清宁,你本事越来越大了。”他冷冷地说,腿抬起来想把她掀下去,膝盖无意间顶进她双腿间,方清宁夹紧他的大腿,磨蹭了几下就抽噎着高潮了,她口中胡乱喊着‘意泽’,‘老公’,伏在陈意泽胯间喘息个不停。

    陈意泽气乐了,伸手揪住方清宁的乳尖,“就这么骚?”

    方清宁不想把过去半个月的丑态告诉丈夫,她还是要点脸的,高潮过一次理智也回来了一点,喘息着说,“对不起,意泽,控制不了,好想要你。”

    她就是为这事来的,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委婉表达,就如实说了,“如果一切顺利,我下个月就要去c市,见不到你我挨不过去——”

    陈意泽当然不可能陪她去c市,方清宁抢在他回绝之前说,“意泽,我问了一家工作室,他们提供定制服务,只要把倒模寄过去就可以了,能不能……你能不能做个倒模给我,我可以自己……自己解决。”

    她羞红着脸,咬着下唇说,“不是……不是你的形状就不行。”

    这么一个温香软玉的大美人,在胯间说出这么淫荡的请求,陈意泽就是圣人在世恐怕也把持不住,他双眸黑沉,有些起兴了,捏着方清宁乳尖的手不自觉用力,揪得她双目通红痛哼起来,才回过神松开手,扇了乳房一下,“方家是这么教女儿的?你看看你都下贱成什么样子了。”

    他按了方清宁后脑勺一下,方清宁轻哼起来,隔着丝质睡裤舔舐他微隆的下身,腾不出口回答,她吃得热情、熟练又急切,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陈意泽的小腿顶着私处,颠了两下方清宁就湿了,他褪下睡裤,把阳具顶进方清宁嘴里,“经常自己玩?”

    方清宁眼角流下生理性泪水,但还是勉强把陈意泽的阴茎含到最深,喉咙蠕动着往下咽,她的呕吐反射很弱,把陈意泽咽得轻哼出声,阴茎越来越大,方清宁快窒息了才吐出来,咳嗽着说,“自己玩的,但是没用,不是意泽的形状就不行……意泽……意泽又不来操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想要意泽的大鸡巴……”

    陈意泽冷笑说,“你看你现在这样子!你还想去c市?”

    他把方清宁掀过来往上提,阴茎顺着胸部一路往下,在小屄跟前逡巡不前,方清宁哼哼着说,“我去看爷爷,给我赚嫁妆,给老公赚私房钱,我下个月初去,很快就回来,那时候你本来也不在这里。”

    陈意泽动作停顿了一下,方清宁在情热中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她求陈意泽,“操进来,老公肏宁宁,宁宁骚死了,宁宁好想老公……”

    但陈意泽今晚是不会给她的,他气还没消,方清宁心底很清楚——更何况她还隐晦地提到了b市,陈意泽就更没有兴致了。

    方清宁几乎不和陈意泽说起b市,尽管那是她的娘家,也是陈意泽现在事业重心,他们的关系就像是两张唇此刻的距离,很靠近,但绝不会接吻,不仅仅因为她刚含过陈意泽的阴茎,陈意泽嫌脏,也因为陈意泽并不爱她。

    方清宁爱陈意泽,陈意泽不爱她,陈意泽爱的是齐贞爱。

    齐贞爱在b市,和她的六个情人住在一起,陈意泽是六分之一。简单的说,她老公可以算是np文的男主之一,而方清宁当然就是这篇文的女配。

    方清宁倒也不觉得陈意泽是渣男,她现在只想设法弄到陈意泽的阴茎倒模,这很重要,她不是开玩笑的,她早晚死在陈意泽的鸡巴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