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16章 别想吃白饭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在府衙里等到天黑也没等到苏眠月回来,完颜霖不免有些焦急。  白日里那一吻是真的惹怒苏眠月了,尽管苏眠月下手已经留情,完颜霖还是很确定这一次若不做点什么表达歉意,只怕苏眠月以后都会躲着他。

    还有韩泽忠对苏眠月的态度,也是苏眠月会生气的原因之一,那样独立又有能力的女子,如何能接受成为男人附属的命运?

    若非完颜霖右手残废,就算有之前的几次相助,只怕苏眠月也不会愿意为他而放弃自由,最多就是偶尔的合作一下。

    可现在有了这样的天时地利,偏偏把人和弄丢了,完颜霖简直有把韩泽忠给赶走的冲动。即便韩泽忠在朝野上很有威望,在完颜霖心中也不及苏眠月。

    但理智却让完颜霖强压着怒火没那么做,毕竟有韩泽忠的扶持,在接手朝廷后会少许多的麻烦。

    身为帝王,很多事情不能凭借各人感情去处事,哪怕完颜霖现在还没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去全城搜寻,务必找到苏姑娘的下落。”完颜霖向暗卫下达命令,却不知他要寻找的人早已离开这里,正在去往帝都的路上。

    冷风习习,苏眠月与酒侠正策马奔腾在进京的官道上,因酒侠对恒渊国的地形比较了解,两人很快便来到途中的一处跑马店落脚。

    “来两间上房。”走进客栈中,酒侠立即带着酒气喊话,颇为大爷的吩咐道:“好酒好菜准备好,一会给爷端到房中去。”

    正在打瞌睡的小二抬头看了一眼,见酒侠一身邋遢,苏眠月的装扮也不打眼,便有些犹豫不定,他怕这两人是吃霸王餐的,那他一个月的工钱也不够垫付的啊。

    看出小二的犹疑,苏眠月直接扔过去一个一两的银锭子作为打赏,“烧些热水先送上来,其他的按照他的意思做。”

    “哎。”咬了一口银锭子确定是真的后,店小二立即喜笑颜开的应下,却一直看着苏眠月没有行动。

    “这里大多是先付账的。”酒侠尴尬的咳了一声,他身上可没有银子。

    白了酒侠一眼,苏眠月走到柜台前,询问价钱之后便给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吩咐道:“外面的两匹马也要喂好了,剩下的当小费。”

    被苏眠月一巴掌拍得瞌睡虫全无,掌柜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忙将银票入账,便亲自引着苏眠月二人去楼上的客房。

    在大厅的一角,两个身形粗狂的大汉不时的朝苏眠月投去贪婪的目光,既是为她的出手大方,也是为了苏眠月的美貌,只是这二人却不知道,有些人不是他们能得罪起的。

    待洗漱完毕后,二人一起吃了点东西,苏眠月见口口不离酒的酒侠,怀疑他的味蕾会不会坏掉了,可看到酒侠那不怀好意的坏笑之后,冷冷道:“想要这一路都喝最好的酒,就把那些魑魅魍魉收拾干净了,别想吃白饭不做事。”

    酒侠险些被口中的酒给呛到,他还以为苏眠月没察觉到那两个大汉呢,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的转身离去,这一路上怕是少不了要沾惹些麻烦了,苏眠月这张祸水的脸不定会引起多少人的觊觎。

    一夜好眠,苏眠月自是不会去管酒侠如何处置那两个大汉,待整装待发之际却听倚在门口的酒侠慵懒的道:“接下来两日怕是要日夜不休了,你要找的那个人真是个窝囊废,竟然打算逃到南边去,还要带着你看中的货。”

    苏眠月微微眯起眼睛,她要找的人是完颜震,而酒侠所说的货则是指当朝太后。

    “没种。”苏眠月轻哼一声,对于这种只知道鱼肉百姓却又贪生怕死的连一战都不敢的皇帝,苏眠月真心瞧不起,但若能免于内战也不失一件对百姓有利的事。

    想到恒渊国很快便要一国三治,苏眠月便忍不住头疼,完颜霖所占据的江山乃是灾情泛滥的区域,单单是要修缓生机就需要几年,只怕到时候不但有内患不休,其他国家更是会有吞灭之心吧?

    大步走出客栈,苏眠月没去理会如同看财神爷般的客栈掌柜的,也没有去搭理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说着京都有多少好酒的酒侠,苏眠月现在满心都是在为完颜霖将来的江山忧心,自也在想着在这样的前提下该如何营救太后最为稳妥。

    一路向帝都方向而去,苏眠月并未急着赶路,既然完颜震要带着太后离开,必定是随着大部队走,以她和酒侠两个人的力量想去救人根本不现实,不若等完颜震安顿之后,在他部署稳妥之前,趁着防卫薄弱之际行动更容易得手,且营救太后之事必须万无一失。

    至于完颜霖那边,苏眠月并不打算给他传信,等见面之后再说她的计划好了。

    苏眠月现在想要做的便是去帝都那边探探底细,要知道完颜震不可能将所有官员都带走,且完颜震离开帝都必定会引起朝堂上下恐慌,帝都也会随之紊乱,苏眠月正想趁着这个机会去建立一些自己的势力,顺便再发点‘灾难财’。

    酒侠只管自己有酒喝就好,对其他的事情都不关心,且苏眠月承诺过,不论何时实施营救计划,在行动之前酒侠都可以留在她身边,而苏眠月会给酒侠提供饮之不尽的美酒,酒侠自然不介意有美人相伴。

    因为苏眠月行走的路线是完颜震逃离的相反方向,是以遇到举家搬离的情况并不多,毕竟国之将乱去哪里都不见得安全,在自己家中反而更有机会博得生机。

    而苏眠月不知道的是,这次进京她将会遇到一个老熟人,一个将会给她带来无尽麻烦的女人。

    皇宫内苑之中,雪竹一袭白色宫装坐在凉亭之中,目光漫无焦距的凝视着前方,曾经的孤傲清冷如今只剩下无尽的茫然和无望。

    当初被苏眠月赎身之后,雪竹因不能和心爱的‘男人’长相厮守抑郁不已,更是大病了一场,谁知她尚未康复便被人给掳走了,一路上更是经历几次死里逃生,之后便被安置在这奢华的宫殿之中,成为完颜震后宫之中的娇客。

    但因雪竹抵死不从,至今仍不曾与完颜震有夫妻之实,且因雪竹身份的缘故更是位份地下的答应而已,还是完颜震特例给她安排两个宫女和两个太监伺候着,否则雪竹凡事只能亲力亲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