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15章 姐不吃别人口水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走在街上,苏眠月的情绪却不见好转,因完颜霖的一吻以及韩泽忠的态度,心里乱做一团。  完颜霖对苏眠月的感情,她并非毫不知情,只是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便想着顺其自然。

    可韩泽忠的出现却让苏眠月明白,她和完颜霖之间有着一条深不可见的鸿沟,纵然她不在意那些束缚,但完颜霖若成为帝王,这些必然会成为阻碍,可她应该去为这份朦胧的不知是感恩还是爱情的情感去努力拼搏吗?

    恍然间走到花街柳巷,因苏眠月穿着低调奢华的长裙又垂着螓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还没有丫鬟跟随,倒是让一些没眼力见的人以为她出身平凡,觊觎起苏眠月的美貌来。

    “这么标致的美人儿,至少能卖个一二百两银子吧?”一个癞皮狗似的的男人搓着手掌,若非为了那么多银子到手,倒是想自己尝尝鲜,就算死了这辈子也值得了。

    “卖到春江楼去,至少也得这个数。”一旁的男人伸出一个巴掌比划一下,见自己的兄弟口水直流,直接一巴掌拍过去,骂道:“你小子给老子老实点,这么好的货可别想糟蹋了,一辈子也遇不到第二次,等有了银子再去找两个浪蹄子,保管伺候的你舒坦,吹了灯什么样的女人还不都一样。”

    “三哥说的对,那咱们现在就……”癞皮狗摩拳擦掌的准备行动。

    “你傻啊。”又是一巴掌拍在癞皮狗身上,三哥眯着眼睛道:“再跟一会,确定是真正的肥羊再下手不吃,这条道上谁敢和咱们哥几个抢货?就怕这妞是个有上家的,坏了这行的规矩就不好了。”

    两人说着便跟上苏眠月的脚步,却不知他们的对话都让不远处一个坐在妓院楼顶上喝酒的男人给听到了。

    男人一身衣裳略显邋遢,但料子却是不错的,只是那略显宽大的衣裳明显不合身,长发也打着绺,脸上的胡子至少一个月不曾打理过,可拿着酒壶的手却白皙如玉,丝毫不输给女子。

    “看样子是个练家子,却连两个混混跟上去都没察觉到,不会是傻了吧?”男人说着,仰头喝了一大口酒,视线始终不曾离开苏眠月的背影,直到看见苏眠月转弯,这才纵身跟了上去。

    且说苏眠月不知不觉间走进了死胡同,若非踢到一根横在地中央的木棍,只怕会撞到墙上也说不定。

    听着木棍在地面上滚动的声音,苏眠月苦笑一声,轻轻的拍着额头道:“真是没脸见人了,两世为人都没谈过恋爱,加起来都四十好几的高龄了,现在还为这点小事而失了分寸。苏眠月呀苏眠月,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自嘲完,苏眠月刚要转身,便听到不远处有声音在嘀咕,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三哥,咱们要不要行动?我看那小娘们是没主的,可别被人惦记上。”癞皮狗有些着急的开口,虽然知道不能上了美人儿,可能换到那么多银子,顺便再摸几把也值得了。

    “用你说,这妞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到了这死胡同还放她走,连老天都说不过去。”三哥志在必得的说着,两人便明晃晃的走进胡同来,一脸色相的看着苏眠月。

    看到两个混混模样的人朝自己这边走来,苏眠月缓缓向后退去,实在不愿意脏了自己的手,只能用木棍作为武器了。

    正好心情不顺畅,有这等人渣来给自己解气一番倒也不错

    “小娘子莫怕,哥哥们不会欺负你的,这就把你送到能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地方去,乖乖的让哥哥摸两把,哥哥这手法可好了。”癞皮狗一脸色相的说着,双手不停的摩擦着,视线朝苏眠月身上打量着。

    “废话那么多,还不快动手!”台词被抢了,三哥很是不爽,一巴掌打在癞皮狗的后脑勺上,大步朝苏眠月走去。

    懒得与这两个人渣废话,苏眠月停下脚步,一脚踩在木棍上,在两个混混以为她要摔倒,正心疼的怕苏眠月会毁了容貌之际,却见木棍噌的一下凌空跃起落入苏眠月手中,在那双白皙剔透的手中挥舞几下,带出一阵阵寒风。

    两个小混混交换一下眼神,都不相信一个女子能有多大的把式,在人为财死的诱惑下朝苏眠月冲过去。

    苏眠月冷着一张绝美容颜,手中的木棍劈头盖脸的对着二人一顿乱打,打的他们哭爹喊娘却又无法逃避。

    直到将两人打成连爹娘都认不出的猪头脸,苏眠月心中堵着的那口气才微微送了些,这才打算给二人一个痛快的,木棍直接横扫出去,便听到咔咔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两个小混混砰砰倒地,捂着膝盖嗷嗷直叫唤。

    苏眠月出手不可谓不狠,用了三成内力的她自是将二人的膝盖骨打碎,却又给他们一线生机,至少剩下一条腿还能让他们行动,不至于从此只靠乞讨为生。

    “滚!”红唇微启,苏眠月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手中的木棍朝两人的方向掷去,吓得两人屁滚尿流的爬着就跑,哪里还顾得上腿上的伤痛,就算昏倒也不能昏倒在这女魔头面前,免得小命不保。

    待巷子里恢复平静之后,苏眠月微微抬头,视线正好与正在喝酒的男人对上,面色平静的问道:“看了这么久的戏,不该付点报酬吗?”

    “请你喝口酒如何?”男人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壶,虽然也惊讶于苏眠月的美,却没有到失神的地步。

    “姐从不喝别人口水。”苏眠月拒绝道,见男人不以为意的收回酒壶继续喝起来,笑道:“都道酒侠为人仗义,今日一见倒是不以为然,不过邋遢之名却是名至实归,想必酒侠穷的只剩下酒的传闻也不虚吧?”

    “你知道我?”酒侠来了兴致,纵身来到苏眠月身边,很是不拘小节的打了个酒嗝,上下的打量苏眠月一番,大笑道:“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的身份,却敢在我面前说我邋遢,又数落我穷的人,倒是有几分意思。”

    “听闻酒侠为了有买酒的银子,可以什么活都接,却不会偷别人一滴酒,这个传闻可是真的?”双手环胸,苏眠月也学着酒侠刚才的姿态,打量了他一番。

    “非也非也,至少卖身的活我不接。”酒侠一脸认真的回答着,思索一番后又道:“至于其他的,还没遇到我不能接受的活,不知姑娘可有事要让我做?正巧,我这壶酒只剩下不到一半了,这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听酒侠王婆卖瓜的找买卖,苏眠月忍不住失笑,传闻中的酒侠虽然有缺点,却也是个冷酷的家伙,和面前的有些违和。

    “我有个大活,你要是接了便可以有一年的时间泡在酒窖里醉生梦死,我敢向你保证,我酒窖里可都是上了年头的好酒。”苏眠月诱惑的开口,自信满满的看着酒侠,见他吞咽着口水,心里有着几分小得意。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她今儿是堵了一肚子的气,却也遇到了酒侠这个可遇不可求的高手相助,当真是值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