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12章 贱人不配和本宫争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未央宫中,顾灵穿着一身厚重的凤袍,头上顶着十几斤重的凤冠,自从她被册封为皇后之后,这身行头从未改变过,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是皇后的身份。  未央宫一如既往的奢华,只是看着这些贵重的摆件,顾灵不但未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反而心里恼怒的厉害。

    她身为皇后却不能住进凤栖宫,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后宫多少人都暗中耻笑她的皇后之位名不正言不顺,尤其是慕霆对她的宠爱也不似从前,顾灵的性格也因此而扭曲的面目全非。

    不知杖杀了多少宫婢,顾灵依旧难以堵住悠悠众口,反而让慕霆对她越发的冷淡,现在连六宫之权也要与德妃、贤妃分享,顾灵即便想要立规矩也奈何不了这两人,谁让这两人沆瀣一气,联手来对抗于她。

    慢悠悠的呷了一口茶,贤妃与德妃对视一眼,这才看向已经跪了近一个时辰的庆贵嫔,轻声道:“庆贵嫔起来吧,皇后娘娘的训诫以后要谨记于心,罚你回去后禁足一个月,抄写金刚经一遍,以示悔过。”

    “贤妃是想要越过本宫这中宫之主吗?”顾灵阴测的眼眸射向贤妃。

    “皇后娘娘说笑了,您是皇后执掌凤印,臣妾不过是一品妃位,自是不能越过皇后娘娘去,但庆贵嫔乃是唯一皇子的生母,且生产时遭了泼天的大罪,如今身子骨弱的很,若罚的重了只怕这性命要堪忧,届时皇上定然龙颜大怒,臣妾也是为皇后娘娘考量。”贤妃不紧不慢的回答,可见对顾灵并非真心敬重。

    德妃冲贤妃点点头表示感谢,如今庆贵嫔还居住在她的德清宫,自然是她的人,她如何能不维护?

    见顾灵要对贤妃发难,德妃便道:“皇上昨夜曾与本宫言道,庆贵嫔温婉贤淑,要晋升为二品妃位,但庆贵嫔知礼,故而谢绝皇上好意,能为皇上开枝散叶已是她的福分,越级升为贵嫔已是皇恩浩荡,不敢再晋位份以免折了福气,皇上见庆贵嫔品性良善豁达,便决定待日后再寻机会进行册封,不知皇后娘娘可知道此事?”

    顾灵气的脸色都绿了,若非知道这事她又怎会寻了由头责难庆贵嫔?打德妃的脸是为其一,想磋磨死庆贵嫔才是重点。

    不给顾灵说话的机会,德妃已经起身去扶起庆贵嫔,发现她手脚冰凉之后,轻声细语的道:“你倒是个实诚的,皇上许你见驾不跪的恩典,怎地偏生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若是皇上知道你遭了这般的罪,定会与皇后娘娘不睦,届时知道是你懂礼数不敢违背皇后娘娘懿旨,不知你心思的还以为你是要借着皇上的恩宠,给皇后娘娘使绊子呢,以后万不可如此了。”

    庆贵嫔感激的笑了笑,只是身子虚弱的她即便被德贵妃搀扶着,依旧难以站稳,德贵妃忙唤了两个宫婢前来伺候着。

    “先送庆贵嫔回去,传御医仔细的瞧瞧,莫要轻怠了。”德妃蹙眉吩咐道。

    这厢庆贵嫔被扶走后,贤妃便询问道:“不知皇后娘娘可还有训诫?臣妾等还有宫务在身,若皇后娘娘没有训导,臣妾等先行告退。”

    顾灵咬着牙,心里立即有了主意,不把这些和她争宠的妃子都磋磨了如何能甘心?

    只是顾灵还没来得及开口,御书房当值的小太监便来禀报慕霆要来未央宫用晚膳的消息,顾灵当即挺胸昂首,眉宇间都是难掩的喜色和得意。

    吩咐宫人准备迎驾的事宜,待安排妥当之后,才看向坐在下首的各宫妃嫔,娇笑道:“是本宫的不是,听闻皇上要莅临,倒是忘记诸位嫔妃尚在,大家都跪安吧。”

    “皇上久不曾来未央宫,皇后娘娘慎重以待也是常理,臣妾等岂敢不渝?”德妃淡淡的开口,起身向顾灵福身行礼,率先离去。

    其他妃嫔见状也纷纷跪安,只有一部分有小心思的妃嫔慢走几步,向顾灵表达恭贺之意。

    顾灵难以压抑的喜悦之色,吩咐宫人看赏,只是抠门惯了的她,赏赐的东西还没有德妃和贤妃那般大方,更不要说是商贾之家出身的华妃阔绰。

    因皇帝要驾临,未央宫上下都忙碌起来,好似平日都不曾打理过一般,可见顾灵心中对慕霆在非必来的日子来未央宫有多么的重视,甚至已经在畅想她复宠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殊不知,就连那些恭贺她的妃嫔都见不得她得宠,更遑论是其他的妃嫔,怎么会给顾灵这样的机会。

    傍晚时分,顾灵重新打理好妆容,准备恭迎圣驾,却等到酉时也不见慕霆到来,自是坐立难安,忙着人去打探圣驾的消息。

    “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去了德清宫。”回信的宫女吓得说话声音都颤颤巍巍的,显然知道这个差事不讨喜。

    果然,顾灵脸色一沉,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皇上……去了德清宫。”宫女闭着眼睛,还是将这句话说完整,下一瞬额头一痛,人直接昏了过去。

    砸伤了宫女顾灵依旧不解气,狠声道:“连话都说不明白,这样的狗奴才如何能留在本宫身边,扔到辛者库去!”

    顾灵一句话等于判了宫女的死刑,却没人敢为宫女求情半句,只能拖着她扔到辛者库去。

    气恼了一会,顾灵冲碧珠吩咐道:“去,让人查探一下,皇上为何会突然去了德清宫。”

    碧珠不愿找晦气,便指了一个当值的宫女过去。

    一炷香之后,宫女满头是汗的跑回来禀报,说是庆贵嫔因为跪的时间太久,回到德清宫之后便高烧不退,御医若明晨还不能退烧,怕是醒不过来了,大皇子哭喊着要母妃,德妃无法只能派人请了慕霆过去安抚大皇子,也希望庆贵嫔沾沾龙气能够好转过来。

    听完宫女的回话之后,顾灵恨得牙痒痒,她是断然不会相信高烧就能要人命的,何况庆贵嫔只是跪了一个多时辰而已。

    “既然御医都说这烧退不了就活不了,那就别让她退烧了,也省的没事就来给本宫添堵。”揉搓着锦帕,顾灵恶狠狠的道。

    碧珠犹疑一下,仗着胆子上前劝道:“皇后娘娘息怒,这事怕是不妥。”

    “怎么,你也敢违背本宫的旨意不成?”一双阴毒的眸子射向碧珠,吓得碧珠忙下跪认错。

    “请皇后娘娘息怒,奴婢是皇后娘娘的人,自然是万事以皇后娘娘的利益为先。如今庆贵嫔不过是身体有点不适便敢请圣驾前去陪伴,可见是仗着大皇子才敢恃宠而骄,说不定还会告皇后娘娘一状,皇上万一心疼了那贱人,定会对皇后娘娘心有不满,这个时候实在不是除掉那贱人的时机。”碧珠语速极快的说着,就怕顾灵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大皇子?那个贱人生下的贱种也配皇子的身份吗?”顾灵恶狠狠的说着,眼中有了杀气。

    “皇后娘娘所言极是,只要我们寻了机会除掉那贱种,那贱人还能活得下去吗?所以皇后娘娘根本不必因为一个贱人而脏了自己的手,倒不如一劳永逸,待到皇后娘娘产下嫡子,皇上定然不会再看那些下贱的庶出。”碧珠也是一脸的恶毒模样,心里却在打鼓,就怕顾灵会不顾劝阻而做出惹慕霆不快的事,届时慕霆不再来未央宫,她还哪里有机会承蒙圣宠?

    并不知道碧珠心中所想,顾灵伸手覆上平坦的小腹,心里在琢磨着碧芜的话,最后冷笑道:“你说的不错,太子只能是本宫所出的嫡子,其他的贱人根本不配和本宫争,那个贱种也不配夺得本宫皇儿的宠爱。”

    顾灵满腹的算计,却不知道在她得宠之时,慕霆便已经绝了她再育的可能性,且这件事还有苏眠月的功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