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11章 得失之间,如何比对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恒渊国。  一袭明黄色龙袍加身,慕霆正埋首于院中批阅奏章,自从苏眠月出事之后,他留在御书房的时间越来越多,很少会去后宫妃嫔处。

    尽管册封顾灵为后,可慕霆对顾灵的宠爱越越来越少,除非是每月的初一十五或是节庆之日,鲜少会到未央宫去坐坐。

    倒是如今没有主人的凤栖宫,偶尔能看到慕霆的身影,只可惜再也听不到苏眠月中气十足的和宫人们打牌的声音,也看不到她灵动的表情和慵懒的身姿。

    “恒渊国连续三年大旱,也连着三年向我国发出求救信函,皇弟对此事如何看?”慕霆手中拿着一本奏折,问向坐在暖榻上自行对弈的慕辰。

    “皇兄,说好了我在这躲个清闲,皇兄怎又拿这些事烦我?”慕辰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回道。

    “这里只有你我兄弟两人,难不成朕要传大臣们来问话?”慕霆挑眉,看向只对棋谱有兴趣的慕辰,勾唇道:“皇弟倒是清闲,每日只管对着心中所好,却要朕每日为国事操劳。同为皇室子弟,皇弟不觉得该为国家贡献一份心力吗?”

    慕辰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皇兄能者多劳,区区恒渊国,皇兄分分钟搞定。”

    慕辰的话落下之后,兄弟俩都沉默起来。

    分分钟搞定、秒杀这一类的词语,都是苏眠月顺口说出来的,听到这样的字眼仿佛还能看到苏眠月那自得的神情。

    然而在他们眼中佳人已逝,一切只能留在记忆中。

    过了好一会,慕霆才开口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太妃已经让人给朕递过几次话,希望朕下道圣旨给你赐婚。”

    “呵呵。”慕辰怪笑一声,转弄着手中的暖玉棋子,意思不言而喻。

    慕霆无奈的摇头,放下奏折看向慕辰道:“太妃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你若肯成亲生子,有了孙子之后太妃必然会分散精力,完成太妃的心愿届时你便自由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皇兄是在说笑吗?”随意的将棋子置下,慕辰有些不耐的道:“一旦我依了母妃所言,在娶妻生子后母妃便会想要我出仕为官,再以后便是限制我出行……”似是想到那种可怕的生活,慕辰猛地打了个寒颤,心有余悸的道:“皇兄若真心疼臣弟,就该知道臣弟要的并不多,比起自由来其他的都排在末位,所以皇兄还是不要再劝说我,否则明儿我便不往皇宫里躲,直接离开上京算了。”

    “你呀。”指着慕辰,慕霆无奈摇首,失笑道:“朕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而非朕这般身不由己。”

    “得失之间,如何比对?皇兄这番话若是给几位藩王兄长们听到,定会气的跳脚,他们想要皇位怕是都想疯了。”慕辰语气淡淡的开口。

    说者不知是否有意,听者却有心。

    慕霆挑了挑眉峰,状似无意的问道:“还有人想要皇位吗?”

    慕辰身子一顿,打哈哈道:“皇兄耳目聪明,还能有什么事瞒得过皇兄不成?”

    慕霆并未看到慕辰微微勾起一侧的唇角,那般的讽刺定会让慕霆气的吐三升血。

    “朕也只是肉体凡胎,如何能将一切掌握于鼓掌之中?”涩然一笑,想起自从记事以来经历的种种,慕霆有时会希望自己生在寻常百姓家,至少还能体会一下人情的滋味,而非手足相残,高处不胜寒!

    慕辰并未回话,专注于他的棋局之上,好似除了面前的这盘棋对什么事都不在意一般。

    见慕辰的心思已经沉寂下去,慕霆抬步走到暖榻前,执起一颗白子随意安置在一处,余光始终注视着慕辰,问道:“就当是帮皇兄分忧解难,如今朝堂并不安稳,各国之间更是暗流涌动,除了你之外,朕不知道还能与谁说一说这些烦心事。”

    慕辰眸光沉了沉,举着黑子的手方才落下,玩世不恭的笑问道:“皇兄我这个从不过问朝政的人,给了年少轻狂的建议?”

    “皇弟只管说便是,皇兄自会考量。”慕霆道。

    抬眸看了眼慕霆,见他眉头微拢,犹疑一下才道:“臣弟以为,恒渊国连年灾荒,朝廷却不思救世之道,全凭向外界求助,实在不堪救赎。且恒渊国民生廖败,又有其他皇子蠢蠢欲动,只怕现在的皇帝也要做到头了,皇兄纵然云送过去再多粮草,下一任君王是否承恩也不见得,又何必浪费我天澜国的国库?”

    见慕霆不语,慕辰又道:“天澜国虽是泱泱大国,可国中子民众多,尚有乞丐在街头,皇兄倒不如用这些粮食来救助天澜国的乞丐,也能体现皇兄爱民如子不是?”

    “天澜国乞丐很多吗?”慕霆问道。

    “皇兄大可走出上京城看看,下面的臣子为了做功绩,自会隐瞒一些事实。然,上京的乞丐尽皆被驱除,上京城附近的城镇乞丐之数却日益增多。臣弟前些日子不是出去游玩一番吗?竟在上京以南的惠安县看到了乞丐泛滥的现象,听闻每日都有乞丐饿死冻死,且那些乞丐大多是上京流窜过去的,因乞丐人数太多的缘故,不少当地人都不愿再施舍,也导致了乞丐们为了争一口吃食而打的头破血流的事件,甚至于不少乞丐会围追堵截一些单独出行的行人,就是为了能有银子买一口吃的,很多外地客商都需要雇佣镖师才敢途径那里。”慕辰毫不隐瞒的回道。

    慕霆脸色微沉,身为天子最忌讳的便是闭目塞听,可臣子却总是为了升官而虚报民生,即便是再圣明的天子也无法改变这种朝局。

    将手中的棋子扔进墨玉打造的棋盒之中,慕辰又道:“皇兄不必为此恼怒,历朝历代官员皆是如此,即便有些地方官想要禀报实情,也会被帝都位高权重的官员所拦下,且乞丐之所以存在,也并非是帝王无术,而是历史的遗留问题。”

    说到最后一句话之时,慕辰敛下眼眸,一道讥讽的目光被掩藏在眼帘之下,语气依旧是那般的风轻云淡。

    站起身,慕辰掸了掸衣襟上的褶痕,淡声道:“臣弟坐的久了,想去御花园走走,皇兄还是继续批阅奏章吧。”

    “皇弟可愿代朕去安置那些乞丐,让他们成为对国家有用之人?”慕霆开口,唤住慕辰的脚步。

    “皇兄臣子众多,何不派遣他们去了?”慕辰推托道。

    “皇弟应该知晓,朕信不过他们。”慕霆毫不避讳的开口。

    “是啊,当初苏相在的时候,皇上还能听到真实的民情民声,可如今却只道是四海升平百姓们丰衣足食,可见宰辅的重要性。”嗤笑一声,慕辰抬步离去,并未答应慕霆的话,眼底却是鄙夷的冷笑。

    身为帝王最重要的是知人任用,可慕霆却为了巩固皇权而不惜对忠臣良将下手,寒了肱骨之臣的心不说,迟早也会毁了江山社稷,奈何慕霆本人却丝毫不知自己错在哪里,这样的帝王如何能让国家昌盛不衰?

    看着慕辰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慕霆忽然觉得周身都被寒气所围绕着,仿佛真的体会到孤家寡人的孤寂。

    “德海,太后那边可有清醒的迹象?”慕霆沉声问道。

    一直努力把自己当做背景墙的德海忙回道:“回皇上的话,太后凤体依旧,皇后娘娘近来又找来一张偏方,御医院正在研究是否妥当,这两日便会有消息了。”

    “皇后倒是有心了。”慕霆神色复杂的说了一句,看了一眼依旧不见胜负的棋局,对德海吩咐道:“传旨意过去,朕今晚在未央宫用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