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10章 女人就是小心眼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同于苏眠月和完颜霖忙碌于奔波各个州府解救灾民,碧芜的日子可谓是无聊又憋屈。  因为她易容的缘故,在司景杰的眼中只是他的救命恩人,自是为了碧芜的规矩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司景杰与明珠共患难过,相处的模式则是轻松许多,很容易让人误会他们之间有着月下之约。

    不过是去厨房端了一下汤药,再度折回到司景杰的房间中,便见明珠正喂着靠坐在床头的司景杰喝鸡汤,碧芜心中堵的厉害,明明那鸡汤是她熬了两个多时辰,也是她花银子买的,这会倒是给他人做嫁衣了。

    “司公子真是好福气,有明珠这样的美人儿服侍你喝汤又换药的,若是你们成亲别忘记也给我送一张请帖来,虽然我是一定不方便去参加的,但也会为你们祝福。”将汤药放在床边的矮几上,碧芜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姑娘误会了,我与明珠姑娘并非是姑娘所想的那种关系,我有喜欢的人。”司景杰下意识的解释一句,心中暗暗奇怪,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眼睛。

    “是误会吗?”碧芜挑眉,不知该不该为司景杰的解释感到高兴,却又无法去追问司景杰喜欢的是谁,心脏因这句话而噗通噗通的跳着,语气总算柔和几分道:“司公子见谅,因着司公子对我这个救命恩人总是保持着疏离的距离,却与明珠姑娘相近,且不做男女大妨,我还以为你们是……”

    “姑娘真的误会了,如我这般不知明夕如何的女子,又怎么配得上司公子呢。”明珠低垂着头,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可哽咽的声音便让人忍不住同情几分,“是我连累司景杰了,故而才想多做些事,也好弥补一二。”

    明珠的声音很低,低的让人能感受到她的伤心与自卑。

    司景杰眼中流露出同情之色,刚想要开口安慰几句,却被碧芜抢了先。

    接过明珠手中的汤碗,碧芜很自然的坐到床边的位置,将明珠挤到一旁去,没什么表情的道:“明珠姑娘何必妄自菲薄?以明珠姑娘的美貌,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会不动心的,若非司公子已有心上人,与你倒是般配的。只是有句话,我这个局外人不知当讲不当讲,还请二位不要怪罪。”

    碧芜的一句不要怪罪,显然是告诉他们并不征询他们的意见,而是要说自己的见解了。

    “姑娘是我们二人的救命恩人,有话尽管直言无妨的。”明珠垂首站在一侧,瘦削的身子更显单薄可怜。

    司景杰张张嘴,倒是想要把话题岔过去,碧芜却直接喂了他一勺鸡汤,想要开口也不可能了。

    “不论明珠姑娘将来去何处落地生根,但都该明白这世道对女子的不公,即便你与司公子之间再如何的坦荡,但你们毕竟没有血缘之亲,很容易被人误解你们之间的关系。且不论明珠姑娘未来的夫婿,便是司公子的心上人也难保不会心中有芥蒂,再大度的女子都容不下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有过于亲近的女子。”碧芜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开口,将心思言明倒也不觉得尴尬。

    司景杰若有所思的看着碧芜,明珠则是微微哽咽,喏喏的开口道:“对不起,是我没有想那么多,给司公子添麻烦了。”

    明珠自责的话语让司景杰心有不忍,忙道:“不关你的事,是我路见不平惹下的麻烦。而且我相信她也不会有所误会,日后若有机会相见,她也一定会赞同我的做法,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子,更是有着侠义心肠,就是嘴巴不太好。”

    说起心上人,司景杰的脸上多了些柔和的光芒,一副很了解对方的模样。

    碧芜蠕了蠕唇瓣,将眼底的笑意遮挡下去,又盛了一勺鸡汤喂给司景杰喝,带着几分抬杠的语气道:“司公子说这话,一听便是没与那心上人表白过,你们两人最多只能算是彼此有意吧?”

    “姑娘如何知晓?”司景杰愣了,下意识的吞咽着鸡汤。

    “女子啊,最是小心眼的,尤其是在遇到心上人的时候甚至会变得无理取闹,这也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即便是江湖上的侠女,也不能免俗,我自小就是听这些事长大的,最了解女子的心思不过了,司公子你还是谨慎些的好,免得惹恼了你的心上人,届时你后悔都没地哭去。”掏出帕子给司景杰擦擦唇角,碧芜继续做着喂鸡汤的大业,将司景杰若有所思的神情放在眼里,暗暗得意着。

    狗屁的侠义心肠,本姑娘就是吃味了,就是看不惯明珠那副装腔作势的虚假模样又如何?

    碧芜在心里暗戳戳的给明珠扎小人,碍着身份的缘故,也无法把话说的太明白,只能让司景杰自己去悟了。

    待一碗鸡汤喂完之后,碧芜放碗的空档对还站在一旁随时可能会昏倒的明珠道:“明珠姑娘,我熬鸡汤的时候也是带了你的份儿的,早已经送到你屋里去了,明珠姑娘趁热喝了吗?”

    牵着唇角,明珠歉然道:“多谢姑娘好意,我这就回去喝。”

    “嗯。”碧芜点点头,又道:“明珠姑娘身子骨弱,照顾人的事就别亲力亲为了,我相信你的感恩之心司公子也能感受的到,万一你再累着了,只会让司公子感到歉意。明珠姑娘放心,你们在我家养伤的这段时间,我一定会每日三餐的给你们调理着,保证明珠姑娘离开的时候身子骨好的很,绝不会再这般的弱柳扶风。”

    碧芜的语气很真诚,明珠只能福身谢过,与司景杰打过招呼后便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去养身体,只是喝着鸡汤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愤恨,暗骂碧芜是个搅屎精。

    房间里没有外人,虽然不能说自己的身份,碧芜的心情还是敞亮不少,眼神也变得更加清亮。

    “司公子就当是我多事好了,女子最容易动心的时候便是所谓的英雄救美,若司公子对明珠姑娘无男女之情,还请司公子适当的保持距离,最好离开以后便各奔东西,免得害了明珠姑娘,毕竟司公子已经有心上人了不是?”将药碗塞到司景杰手中,碧芜没好气的道:“司公子虽然受伤,却没有伤到不能自理的程度,倒是明珠姑娘温柔了一回,司公子也很享受这种被人伺候的大爷做派,若是给你的心上人知道,不定会多生气的,司公子以后还是注意点的好。”

    药碗并不烫,可司景杰端在手中却觉得烫手,连脸都烧了起来。

    “多谢姑娘提点,景杰受教了。”一口将汤药喝下去,司景杰闭目躺在床上,开始回想着碧芜刚才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差点就做错了事,还好现在改正还来得及。

    从司景杰的房间出去之后,碧芜朝明珠的房间方向看了一眼,秀眉轻蹙。

    苏彧还没有回信,想必是没有调查清楚明珠出现是否有问题,可女人的直觉让碧芜不得不对明珠防范一二,总觉得明珠的表现有些异常,奈何却抓不到任何的证据,唯有谨慎以待。

    “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看你能隐藏多久。”嘀咕一句,碧芜转身便去了厨房,决定化不愉快为食欲,监视人的工作可不是一两天就完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