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染 - 第208章 世上只有一个苏眠月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过两日的时间,门通县便涌进来两万多灾民,县太爷急的满嘴是泡,可师爷算了好几遍的账,确定衙门里的余粮再如何节制使用,也只够这些灾民们吃上一个半月的,前提是不会再有灾民涌进来。  这时候县太爷对完颜雷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带走了门通县不少的人家,给他省了不少的口粮,恨的是完颜雷走的时候也带走了不少粮食,甚至做主开放过一次粮仓,否则衙门里至少还能有两倍的粮食,刨除粮种之外也能让这些灾民们就着野菜,勉强活到秋收啊。

    县太爷不敢托大,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汇报给完颜霖,不论最后龙椅上坐的谁,在开仓放粮之后能让百姓活着,他的脑袋才能保得住,乌纱帽被摘了都不算事。

    “粮食不够,你打算如何处理?”听完县太爷的汇报,完颜霖慢悠悠的问道。

    县太爷顿觉头大,三双视线都射在自己身上,他一旦回答有误,说不定现在就要倒大霉了。

    “回七皇子的话,下官只是个穷知县,又没有什么后台,现在已经吩咐下去,府中不论主仆皆与县衙外的百姓同食,能节省一点粮食也是好的。另外,下官已经命人去下帖子,请门通县内的乡绅富户来县衙一聚,再商议看看能否筹集些粮食。”县太爷愁的一脸便秘状,透着几分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壮感,狠声道:“内子正在核算家中账目,打算尽所能的给愿意捐赠粮食的商户们一点补偿,下官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样了,还请七皇子恕罪。”

    “有心了。”完颜霖点点头,对县太爷的安排尚算满意,他之前调查过县太爷的背景,的确是没有求助的门路。

    苏眠月轻笑一声,推出一个锦盒放在桌面上,对县太爷道:“县令大人为百姓们劳心劳力,乃百官楷模。这些银票是七皇子赏你的,只要县令大人能尽心尽力的为朝廷办事,升迁之日可待。”

    县太爷眼睛一亮,不想升官的小官绝对不是好官。

    可随即想到完颜霖现在尴尬的身份,心里不由得发苦。

    他这辈子真是倒霉到家了,一个小小的门通县,已经接待过两位皇子,且都是要自立为帝的,也不知道他这脑袋还能寄存在脖子上多久。

    “多谢七皇子恩典,下官一定将这些银票用在刀刃上,绝不会辜负七皇子的提携之恩。”县太爷恭敬的开口,上前去接过银票,当看到银票的厚度,以及面额后彻底的傻眼了。

    千两的银票,这么厚一沓至少有十万两以上,这位七皇子得是多富有啊?

    以为县太爷是贪银子,韩泽忠不悦的咳了一声,提醒县太爷不要失仪。

    “唉,若是四皇子也能这般阔绰,或许也不用从门通县离开了。”想到完颜雷占领此地的时候,虽然没有扰民,却没少从他们这些官员和乡绅手里拿孝敬银子,要不然他也不至于穷成这样。

    县太爷的有感而发让韩泽忠脸色又难看几分,呵斥道:“这些话,也是为人臣子应该说的吗?”

    完颜雷虽自立为帝,可他毕竟是皇室血脉,且完颜雷并未做有害江山社稷的事情,自是不能称为乱臣贼子,韩泽忠倒是不知该如何尊称更为合适。

    挑了下眉头,完颜霖朝苏眠月递了个眼色,便见苏眠月又拿出两张五百两面额的银票递给县太爷,轻声道:“县令大人有一颗热忱的爱民之心固然是好事,刚刚的银票便算是七皇子拿来买粮食的,这一千两赏赐给县令大人,县令大人只管留着自用,否则七皇子殿下定会于心不安。”

    一千两与十万两相比,数目少的可怜,可一个县太爷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是一百多两,这一千两银子绝对不是少数。

    “谢七皇子殿下恩赏。”县太爷接过银票之后,忙向完颜霖行礼。

    “去忙你的,本皇子静候佳音。”挥手让县太爷退去,待人走之后,完颜霖看向苏眠月,带着几许担忧的问道:“粮草何时能运过来?”

    完颜霖虽早有准备,却不打算这个时候将粮草拿出来,故而才拿苏眠月做幌子,让她出面得这份功劳,否则只怕反而会失了民心。

    “最快也要半个月之久。”苏眠月风轻云淡的说着,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是快马加鞭的在运送粮食,否则一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苏姑娘在恒渊国,有粮庄?”韩泽忠诧异的开口,即便是以他的人脉也不敢保证半个月能集够一个县城的百姓口粮,何况门通县这里还在一直涌来灾民。

    淡淡的扫了韩泽忠一眼,苏眠月轻笑道:“韩老还想问什么?不如一次性问完,我这人性子不大好,最讨厌有人疑神疑鬼,一般惹我生气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在完颜霖问话的时候,苏眠月便明白他的意思所在,既然完颜霖要唱白脸,那么她只能唱黑脸了,不介意拿韩泽忠开刀,免得后续会有更多得寸进尺的人。

    韩泽忠一噎,老脸瞬间涨红起来,他刚才的话确有不妥之处,这是在政治圈混久了的后遗症,可苏眠月毫不留情的话语也着实让人恼怒。

    “苏姑娘不必动怒,老朽虽然不在朝堂,但身为恒渊国的子民,自是要关心民生以及可能对国家不利的事情,还望苏姑娘见谅。”韩泽忠绷着脸,并未有道歉的意思。

    完颜霖脸色微寒,随即又扬起浅笑,慢慢的端起茶盏掩下唇角的冷笑。

    “粮庄倒是没有,不过是买下一些土地,平时又不缺银子,所以收获下来的粮食除了纳税并不曾卖出过,这个解释韩老可还满意?”语气淡然的说着,苏眠月把玩手中的两颗东珠,反手便拍在桌面上,声音忽然变冷道:“不仅有地、有粮,还有商铺和人手,韩老若想探查我的底细,尽管去做便是,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有不轨之心。”

    说完,苏眠月便拂袖而去,却留下满室的寒气。

    韩泽忠的视线一直落在桌面之上,只见那两颗东珠完全嵌入桌面,可见苏眠月内力之高、火气之大。

    想到苏眠月一言不合便可能将他当做桌面,韩泽忠便觉得后背发寒。

    这一路上他没少用审视的目光看苏眠月,更不时表现出对苏眠月的不喜,能让苏眠月忍到现在才发火,算不算他的人格魅力呢?

    “韩老,霖曾说过,请韩老不要探查眠月的底线,韩老似乎不曾将霖的提示放在心上。”放下茶盏,完颜霖低声开口,语气虽平淡,却能让人感受到他心中的不悦。

    不敢在未来君王面前托大,韩泽忠连忙起身拱手道:“是老朽无礼了,还请殿下恕罪。”

    韩泽忠虽有些后怕,却并不后悔自己的行为,他既然选择拥护完颜霖,自然会坚定的站在他这边,为他扫平一切障碍。

    “这样的事,下不为例。”站起身,以左手扫扫不存在褶痕的衣襟,完颜霖淡声道:“这世上只有一个苏眠月,她的存在在我心中无可替代,韩老只管用心去看,便会知晓这样的女子值得任何男人给与她足够的尊重与爱重。”

    “是。”韩泽忠虽不尽信,却也不好反驳,只是心中却自有一番计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