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糖果 - 7.孩子越打长得越快 一朝被龙肏[gb]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她走得早。

    小二黑在水中吃饱,顺着树枝爬上悬崖,也跟着回来了。

    小黑龙慢悠悠往家爬,见着红艳艳的山茱萸果实,爬上去吃两口,呸一声吐掉,心道全世界果然只有师父一棵树是好吃的。

    行至渔村入口,它抬头看到远处青空袅袅升起的炊烟,暗想师父背着自己开小灶,真的坏。

    等近了。

    闻到生人的味道。

    满心娇嗔和眷念的小二黑顿时僵住。

    萌萌呆呆的龙身暴涨。

    飞檐走壁,山洪爆发般直直往家门滑。行到炉火旁,纯黑无光的身体烧柴棍般僵直,咝了两口,徘徊在漏风的门扉,不敢进去。

    它不知心中为何酸涩。

    更不懂师父为何要如此对自己。

    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盛满痛苦的泪光。

    不知过了多久,等炉上水壶扑腾扑腾冒蒸汽,把盖子顶得哐哐作响,它才爬上墙皮,从破洞中攀住房梁悄无声息进去。

    小屋里。

    敬爱的师父坐在老位置喝茶。

    身旁站了个一脸死相的可恶人修。

    这是小二黑第一次见人——这个规矩站立的人族身上有股刺鼻的味道,腥腥的,有点甜,又有点咸。

    它不喜欢,非常不喜欢,很生气,非常生气。

    它要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父!”

    小黑龙痛苦闭上双眼,泪珠啪嗒啪嗒坠落,像条死蛇一般从房梁坠落。

    啪——

    它落在地上。

    满屋的虬结树枝,一根都没有来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不接住宝宝!

    可怜的小龙崽。

    这下可好。

    本就破碎的玻璃心彻底碎成渣渣。

    灵杉放下茶碗,“回来作甚?”

    “想你!师父,这丑八怪是谁?”

    “是人。”

    “嗯?人……师父,他是你什么人?什么人!!”

    “什么人?”灵杉换只二郎腿翘,催生树枝挑起小臂粗细的黑龙,一根捆住头,一根捆住尾,慢慢拉直。

    听到骨肉绽裂的声音也无动于衷。

    小二黑皮肉发紧,心发颤。

    肚皮要被扯断了,内脏会掉出来的……好疼,好疼。

    “师父……为什么……”

    所以爱会消失吗?

    我不是你的宝宝吗?

    你已经有别的宝宝了吗?

    灵杉慢悠悠道,“这就是你跟为师说话的语气?你是什么东西,头不要了,本尊帮你扯断。”

    小黑龙不敢置信。

    炸开的龙鳞慢慢阖拢,有气无力覆在皮肤。

    触到灵杉无所谓的眼神,心中悲痛进而激怒,龙身暴涨一圈——直接从小臂粗细变成大腿粗细,雾沉沉的黑鳞蒙上一层寒气。

    灵杉咦了一声。

    伸手掐住龙头,逼视它,“长大了。”

    孩子越揍,长得越快吗?

    十四五岁的绝美少女单手掐住黑龙脖子,凌厉的杀气无声溢出。一旁站立的青书经脉震荡,双股站站,抱紧手臂噗通一声跪下。

    “老祖息……息怒,幼龙不懂事,还请老祖宽宏大量。”

    灵杉看他一眼。

    “关你屁事。”

    她的徒弟。

    轮得到其他东西求情?

    小二黑听得灵杉凶它。

    伤心欲绝,待听到她骂那该死的人修,又心花怒放。一颗破碎的龙心因她一句话,又蹭地粘好了。

    它扭动身躯,软趴趴缠到少女腰间,长着白鬃毛的肥尾巴尖对着灵杉小腹扫来扫去,“师父……好痛,呜呜呜呜……真的好痛……”

    灵杉松手。

    手痒得厉害。

    一个是捡来没多久的徒弟,杀了可惜。

    一个是外门弟子,杀了没法跟宗门交代。

    她许久没压过脾气,冷冷坐回树枝扭成的宝座,嘴角蹦出一个字,“滚。”

    全都滚。

    青书早想滚了。

    全身经脉胀得要死,就连识海都针扎似的痛。可是小二黑不想滚啊,它是一条淫龙,刚刚识得妒忌的滋味,巴不得缠在灵杉身上,横冲直撞喷射一番,好好标记只属于自己的亲亲师父。

    它怎么可能滚。

    死都不会滚的。

    青书艰难离开。

    行出渔村,回头望一眼,长叹出声。他终于知道为何掌门发来任务,叫人送茶水,药田理事的外门弟子无一人敢应——

    灵杉老祖这棵树,喜怒无常。

    不发脾气,美若神灵,发起脾气,那真是分分钟要狗命。

    青书脑中还有纤弱娇小的玉足。

    身体却只剩阵阵刺痛在咆哮——跑,快跑!

    色字头上,一棵霸王树。

    灵杉不耐烦看忤逆的徒弟。

    直接甩了扔到海里。

    奈何不论扔多远,皮糙肉厚的赖皮龙都会恬不知耻爬回来,一会儿摘朵花,一会儿捡两颗漂亮贝壳,简直把她的树巢当垃圾场,碍眼得很。

    将花、贝壳、漂亮的热带鱼全部捏成粉末,灵杉捉龙吊起来打。

    啪啪的鞭打声在破屋回荡。

    藤蔓沾覆灵力。

    一鞭子下去,鳞开肉绽,血液飞溅,龙身哆哆嗦嗦的,抽来扭去。

    偏它不知疼,哼归哼,哭归哭,问滚不滚,都只有一句——不滚,就不滚,呜呜呜呜呜。

    呜个屁啊。

    灵杉有点烦。

    教也教不好,索性懒得教。

    唤来树枝堵住眉眼口鼻,入定。

    一觉……呃,一周天后醒来。

    啪啪的鞭打声还在继续。

    她撑个懒腰,伸手杵着下巴,隔着重重树枝懒洋洋发问,“滚么?”她不想教徒弟了,好烦。

    不想本该奄奄一息的小二黑欢欣鼓舞道,“师父您醒啦!”

    灵杉皱眉,挥手。

    树枝纷纷让开。

    皮开肉绽,浑身是鞭痕的小黑龙眯着眼睛笑起来,两颗尖尖的牙齿……断了,变成缺牙巴。就这样可怜兮兮又嬉皮笑脸地在房梁上晃荡,深黑色的血顺着鞭子流到她脚趾。

    “师父,宝宝要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