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糖果 - 5.以乳饲龙 一朝被龙肏[gb]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灵杉离开。

    萌萌弱弱的小二黑打个冷颤,冰蓝色瞳孔立成竖缝,本就大的血盆大口随着下颌扩大,夸张到生吞牛马。就这么一点点收缩龙身,将死得糊涂的龙虾王从壳中挤出,吸溜入腹,油光水滑的黑鳞闪出异彩。

    它摆摆尾巴,打嗝,顺带喷出口青炎。

    青炎一出。

    岩石烧出黑洞。

    淫龙龙息的腐蚀性堪比毒液,这口气着实重了些。

    小二黑慢悠悠爬两下,吸溜口水,“师父……呼,刚才想杀我的表情好可爱,我的师父为什么这么可爱……想吸。”

    靠近肛门的鳞片鼓起来。

    淡粉色的嫩肉一张一合。

    这小黑龙,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里说的想吸。

    当然是吸奶子。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小二黑还只有拇指粗细时。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海潮乱拍的不祥之夜。彼时小黑龙啥也不懂,什么可爱,想吸啊,还都不存在,只知道咝咝咝和呲呲呲。

    比海里沙虫好不到哪去。

    孩子吃饭老不长肉,也没有葡糖糖酸锌口服液可以吃。

    两个月了,还根条麻绳似的,灵杉看着挺烦。

    她召来海鸟,问怎么养龙。

    海鸟歪脑袋,“噶,我是鸟哎,没生过龙。”

    “……”

    眼看灵杉亮起枝条,鸟命不保。

    海鸟一个猛冲,翅膀扑地,跪在灵杉面前疯狂啄地,“老祖宗,我数月前吸了您的灵气才生出灵智,这小黑龙,想来可以如法炮制。”

    灵杉扯它鸟毛。

    “滚,你以为本尊没试过。”

    枝条穿过小龙鼻孔,它就一哆嗦,哆嗦完依旧呲呲呲、咝咝咝,仿佛弱智。

    “哦,那可能是缺奶吧。”海鸟见过人类哺乳婴儿,呆头呆脑道。

    这回轮到灵杉歪头。

    明明喂了许多灵果和仙草……为什么还要喝奶。

    这题太难了,对一棵树。

    当然也怪瞎几把说的鸟不是好鸟。

    海鸟困得厉害,飞回巢穴睡觉。灵杉坐在床上,看着盘在树枝打呼的小黑龙陷入沉思。她先是摸了摸它的牙,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胸。

    生出灵智后她化成女体,也有胸。

    虽只有半桃大,但奶不就是从奶子里出来吗?

    凡人女子都可以。

    她堂堂仙子,怎么可能做不到!

    白衣黑发,一脸冷漠的小仙女脑回路走得鬼哭狼嚎、飞沙走石。海风吹进来,又湿又咸。灵杉掀起衣衫,皓白的手捉住小黑龙,强行把龙口扳开了。

    小黑龙露出两颗小米似的门牙。

    冰蓝眼睛泛着迷茫惊恐的泪光,很快大滴大滴掉泪珠子。

    “咝……”

    不要杀我。

    呜呜呜。

    不要杀我。

    它想起两月前绑在魂石上反复电烤,以为自己要被大佬干掉了,瞬间哭成一条泪龙。

    龙头压得低低的,不停抖。

    刚养好的鳞片炸开,又毛又刺。

    灵杉一顿。

    抚平炸鳞,“乖,吃奶。”

    说完手掌上翻,催发灵力。

    本就芬芳的灵树之体生出狂乱凛冽的木香。淡淡的绿色荧光点,如萤火虫般在黑暗潮湿的渔民破屋飘散,满屋虬结的树枝生出绿油油的叶子,开出红艳艳的茶花。

    大片大片,如花神领域。

    小黑龙抖着抖着不抖了。

    静静看她。

    十四五模样的仙子背靠窗棂。

    黑发如诸天星河散落。

    皙白如月的肌肤泛着光辉,白衣若雪,薄如蝉翼,经由玲珑皓腕轻轻掀起——雪白的,活泼的,让龙淫血沸腾的半圆乳房露出真面目。

    那雪团似的嫩乳,一股清冽的奶香。

    淡粉的乳头滴出透明的汁液。

    “咝……”黑龙崽吐吐舌头,圆圆胖胖的脑袋滞在空中一动不动,莫名乖巧。

    灵杉先抹了点送到嘴里。

    树分泌的汁液是苦的,就算有甜味,也只有一丢丢。

    她皱眉。

    按压挤弄。

    雪白的乳肉在指间变幻形状,汁液越涌越多,如溪水潺潺,或射或淌,在白而无孔的肌肤上晶亮晶亮。

    好香。

    好白。

    好暖和。

    师父……

    它是上界降下的淫龙,叁千年一蜕皮。

    从幼年到成年还需经过无数日月,并非吸灵气,或者吃点乳汁就能蜕形的。可是灵杉掐着它脖子,强迫它张嘴咬住那馨香的奶子。

    它受不了。

    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长大,长大……然后去揉她,弄她,紧紧拥抱她。

    小黑龙收起尖牙。

    只用软骨和口腔的嫩肉含吸,长着白鬃的尾巴摇来晃去,开心极了。

    灵杉垂眸看它。

    伸直脖颈,长长呼吸。

    “慢点……为师叫你慢点。”

    小黑龙无师自通吸奶,尾巴也不闲着,顺着灵杉细韧的腰肢,缠了叁圈,带着鬃毛的尾巴尖蜻蜓点水一般,轻轻撩拨她肚脐。

    待灵杉身子绷紧。

    瘙痒难耐。

    就用尾巴模拟交配,不停去插肚脐眼。

    这是它的本能。

    虽然心中满是孺慕和敬爱,却还是做出了亵渎的动作。

    好在灵杉不懂。

    也可惜灵杉不懂。

    尾巴一进一出。

    一扫一卷。

    配合小嘴啧啧啧的吃奶响声,画面着实淫糜。

    灵杉痒得难受。

    捻它尾巴。

    “混账。”

    骂完要揪走。

    小黑龙唔地嚎一声,泪又落下,“饿!”

    说话了。

    第一句话是师父。

    第二句话是饿。

    灵杉思索片刻,看地上,小黑龙原模原样从肛门排出的灵果……这才意识到可能喂错东西,把孩子饿了两个月。

    她很少遇到麻烦,也从不考虑别人。

    如今养个异类。

    竟然会养不好?

    灵杉松手,放任身上干瘦的龙崽狂吸奶头。

    没多久,它身上的鳞片果然长大,就连缠在腰身的龙尾都粗起来。

    “是为师疏忽了。”

    她偏头,语气僵硬。

    叁界最美最无情的仙子衣衫半开,绿眸微眯。

    身上缠着脏污的淫龙。

    正在行龌龊难言之事。

    是师徒。

    却像母子喂奶。

    又如逆子淫弄母亲。

    “师……师父……”

    小黑龙磕磕绊绊说话。

    嘴角还有透明的汁液,冰蓝色的瞳孔幽幽看她,其中盛满的孺慕和贪恋如同巨口,汹涌张开,势要将她吞吃入腹,“师父……抱抱……”

    抱抱我啊。

    救我性命的师父,哺育我的娘亲。

    抱抱我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