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糖果 - 4.不要看人家吃饭饭啦 一朝被龙肏[gb]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话分两头说。

    哼哈宫里狂喜的师徒二人,敲锣打鼓张罗收徒大会去了。

    阎魔海附近,刚捡条徒弟的灵杉仙子却犯了难——她舍不得抽出枝条,想再看会儿这黄得极纯正的花,但是被强x的小黑龙不停抽搐,好像快嗝屁了。

    她坐在渔村东头的歪脖树上,看着手背的一团白浊,眉头紧皱。

    拇指粗细的黑龙,在靠近屁眼的地方,从皮下探出两条透明的触角。

    随着黑龙抽搐,触角就会喷出粘稠的液体。

    有时候一根喷一根不喷,有时候两根一起喷。

    “莫不是上火?”

    灵杉用食指和拇指掐住一根触角,像拔肉刺一样,拔了一下。

    小黑龙猛咝一声,长着鬃毛的尾巴直直上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喷出带血的白浊。灵杉杀人无数,一看带血,就知道手里的东西命不久矣。

    依依不舍摘掉淫花,灵杉抽回枝条。

    须臾后,硕大的黄花化作粉末随风飘散。

    一直被迫撑直身体,口肛并爆的小黑龙,方一自由,就在灵杉手心盘成一团,伸出分岔的舌信舔那喷血的两根触角。抖啊抖的,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灵杉看这东西有弱弱的,不算讨嫌,便揣到袖里,在空无一人的渔村住下。

    贝壳和泥砌成的墙壁,扛湿也耐造。

    她用虬结的树枝做了床和家具,又编个篓子将小黑龙放进去,没事就拎到海水里涮涮。

    树长土里。

    龙生海里。

    得等它在海里生出灵智,化成人形才能带走。

    要不然黑了吧唧的。

    带回去也不好看。

    渔村附近的悬崖,有棵枯死的枣树。灵杉给它一点灵气,枣树便竭力往浪潮激荡的海面生长,茂密的树冠凹出妥帖的形状,仿佛座椅。

    灵杉躺在枣树枝中。

    长发变成的枝条勾着篓子,伸到海里,小黑龙在篓中吐息生长,不时叼住过往的鱼虾吞咽。

    “叫什么好呢?”

    对徒弟的命名灵杉很上心,也有点烦。

    她的名字是虚妄老祖取的,老祖在下界时,曾说,“杉树有灵,才有你,便叫灵杉吧。”

    虚妄老祖说话很有文化。

    因为世间有的书籍,老祖大都读过。

    虽然灵杉也读过不少,但人族的文字认识归认识,那些词的意思对于一棵树还是过于抽象了。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吃饭是头等大事、色字头上一把刀……啧,都什么东西啊。

    灵杉坐着翻书。

    实在想不出有文化的名字,毕竟一棵树理解一条龙也是蛮难的。

    “就叫小二黑吧。”她朝在海里伸头伸脑的徒弟说道,“我是老大,你是老二,又那么小,还黑,以后就叫小二黑吧。”

    灵杉翻出《叁千为师道》,一面郑重念经,一面把自己的要求加进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小二黑你既成了我的徒弟,就务必要端茶倒水,开车洗车,师父说一你不能说二,如果敢欺师灭祖就天打五雷轰。对了,无相门不收弱鸡,你要是敢落后其他老祖的弟子,出门打架还打输了……”

    灵杉顿了顿。

    《叁千为师道》上写着:徒不教,师之过,徒弟的无能大半是因为师父不行。

    灵杉自己怎么可能不行呢?

    她咳嗽两声,“你一定要成为叁界最强,听到没有?”

    泪眼汪汪的小黑龙用尾巴捂着龙头,扭来扭去,凄惨叫她,“师父,那个虾戳到宝宝嘴巴了……呜呜呜……宝宝好痛,真的好痛!”

    “什么东西?”

    敢戳她徒弟?

    灵杉手起枝落,叁千黑发化成尖锐的树枝,突突突突突突,将附近海域大大小小的虾哥虾妹全插了起来。

    小黑龙瘪着龙嘴,委委屈屈在抽搐的群虾中游动。

    不一会儿游到刚刚生出灵智的龙虾王前面,指着这只马上就要化形的大虾吸溜口水,“就是它戳的人家,唔。”

    咬咬尾巴。

    小黑龙抬眸看她,可怜极了。

    龙虾王大骇。

    摆动触须不停吐泡泡,“冤枉啊,自老祖来后,我成日在家吃斋念佛不曾外出,就连老婆都没碰过,又怎么会戳到令徒这张巧言令色的嘴!”

    灵杉提了提篓子。

    小二黑全身一僵,乖乖钻进去,有些心虚,“许……许是看错了,师父。”

    什么看错!

    龙虾王心里清清楚楚,亮堂极了。这卑鄙小龙日日都要在它洞口游曳一番,明明是馋它虾身已久,今日暴露本性,欺骗自家超级无敌强的师父捉它。

    简直是海中败类的败类。

    歹龙一条!

    恶心!

    “请老祖明察……”

    秋毫还没说出,龙虾王已被树枝串个透心凉,只剩胡须还在不甘地摆动。

    啊这……龙虾王带着十万个问号。

    归西了。

    灵杉将篓提起,踩着树枝回到悬崖。

    小黑龙从湿哒哒的篓子爬出,盘成一团,圆丢丢的冰蓝色眼睛弱弱看她,“师父呀,那只虾刚才说的话您都……”

    灵杉一句都没听。

    无相门出来的修士最是耳聋。

    一听冤枉,反射性屏蔽对方说的任何一个字。龙虾王但凡有白龙族一点狡诈,知道胡扯个无相门的大佬做挡箭牌,也不至于死得这么白驹过隙。

    砍掉虾须,扔过肥硕的龙虾。

    灵杉面无表情道,“吃。”

    小二黑嘴里哗啦流出两行泪,已经长到小臂粗细的龙身勒住肥美多汁的龙虾,咔嚓一扭,张嘴嘬两口虾黄,羞涩看她。

    “师父,不要看人家吃饭饭啦。”

    灵杉并没有看它。

    只是问道,“你叫什么?”

    “小二黑呀。”

    “很好。”

    小黑龙身后蓄势待发,一击便可戳它个透心凉的枝条慢慢收回。

    徒弟的本分就是听师父说话,这条龙虽然有点蠢,但好在耳朵不聋,人话也学得快。灵杉觉得,还行吧。

    再养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