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糖果 - 14.多一根恐招嫉妒 一朝被龙肏[gb]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灵杉震住了。

    长棍老祖震住了。

    另外叁位看戏的老祖,默默扬起了和善的微笑。

    空虚寻来照妖镜,空空真人一把抢过对着小黑娃就是一通照,拉得孩子脸歪鼻斜,“不是煤炭精啊,啊这……按说龙族也是灵兽,为何丑得如此别致?”

    不知是谁笑了一声。

    紧接着人群中爆发出可怕的笑声。

    多少年了。

    这群修炼之人没这么开心过。

    灵杉拂袖而去。

    封寒见没人给他衣服,只能解了外袍披在小黑娃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小二黑抹一抹泪,抽抽噎噎。

    “我叫小二黑……谢谢你,这位师兄,可知道我家师父住在哪个山头?”

    “小二黑?好别致。”气质冰冷的青年咳了一声,“你是灵杉老祖的徒弟?”

    “唔……”八九岁的小男孩揉弄手指,支支吾吾。

    他不晓得师父还认不认他。

    更不知道,乱说话会不会被直接扔下山。

    毕竟长得这样丑……恐怕世间再也不会有人爱他这个宝宝了。

    一想到这,小男孩伤心得要死。

    垂着脑袋落泪。

    封寒家中亲弟堂弟表弟何止几百,对照顾小孩很有心得。

    看小二黑黑归黑,蓝眸明亮,形态可怜,顿时拿出兄长的气势,摸摸龙头安慰道,“莫哭了,我现今寄在灵杉老祖座下,算是半个弟子,你若想去绿盈峰,我可带你过去,只是……”

    “只是什么?”

    小二黑眼巴巴揪住他,“大师兄你可不能丢下宝宝,宝宝除了师父,就只有你了!”

    封寒怔住。

    看着抱住自己大腿死活不松手的小黑娃,浑身一震,涌起澎湃的兄长之力。

    他召出冰羽,扇着寒冰般晶莹剔透的翅膀,飞起来。

    怀中紧抱小二黑。

    “抱稳了。”

    “嗯嗯,哥哥好帅!”

    封寒脸一红。

    仰头朝绿盈峰飞去。

    北极山脉的人本就肤白,封寒又是天系冰灵根,皮肤雪似的,几乎能看到其下涌动的大小灵脉。小二黑喊完哥哥,沾血的小手趁机在封大帅哥脸上抹两把。

    看他俊脸变花猫。

    这才挑个舒适的姿势趴好。

    啊呸。

    师父只有我一个徒弟,你只是我的坐骑而已。

    一堆冷白皮中的非洲龙,衡量过双方天悬地殊的实力差距后,选择了精神胜利法。

    绿盈峰。

    千奇百怪的植物野蛮生长,到处都是纠结的藤蔓和树干。远远看去,绿得渗人,只有一片稍显宽松的土地,生长着高耸入云的云杉树。

    两人进到树林。

    树林中有小木屋。

    灵杉正在木屋前种灵芝,山崖上拳头大小的千年灵芝,到了这,已被催得和木屋一般大。

    白衣少女赤脚站在灵芝的伞盖下,曾经长到脚踝的黑发只及腰肢。

    若不是为了救他……

    小二黑心中一痛。

    蹬了刚认的“哥哥”,连滚带爬扑过去,人未到,泪先飚。

    “师父——师父——”

    奶声奶气的叫声,暗藏贱意。

    真是太熟悉了。

    灵杉拂袖,一大一小,一白一黑的两人顿时灵力冻结,不得进分毫。

    “我教不了你,亦杀不成功,如今没了耐性,你如何不滚?”

    “师父。”小男孩跪倒在地,双手合十拜她,“我不是故意不死的,我头掉了,好痛好痛,可是一想到师父走了,不要我,头又滚回身体自己长好。我生是师父的龙,死也是师父的死龙……你若要叫我拜其他人为师,又何苦在山门舍身救我……不如,不如再斩我一次吧!”

    啊啊啊啊!

    灵杉沉默。

    半晌漠然道,“非我救你,是身体有病。”

    身体先于神识行动。

    可见到了该修理枝干的季节。

    小二黑摇头。

    “不,我不信,你杀我,再杀我一次我就信……师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在地上滚来滚去。

    握拳捶胸。

    松散的外袍敞开,满是枯叶。

    两根和身体不般配的硕大鸡鸡甩来甩去,灵杉不觉得如何,封寒看得快长针眼了。

    这位天才修士被封了五感。

    不知两人说些什么。

    奈何天纵之资,大概看出灵杉不耐烦教小孩,但是养了一段时间又舍不得扔,于是出声道,“我在家中行六,亲弟弟有二十叁个,自幼教养他们长大,老祖若愿意,我可以帮忙照看小师弟。”

    灵杉看向他。

    这大概是灵杉第一次正眼看封寒。

    她长得极美。

    非人族之美。

    清冽刚正的气质,极似本体笔直的云杉树。那双墨绿色的眼眸,淡漠空洞,非要说有点什么,嗯,大概是不耐烦。

    “你是谁?”

    灵杉问。

    封寒没料到老祖到现在都不认识自己,自尊受到猛击。半晌,苦涩道,“我是新进入门的弟子……跟在老祖身旁,端茶开车……”

    “哦。”灵杉点点头,“那以后你就是我绿盈峰的首徒了,除端茶开车外,还要管好小二黑。”

    灵杉继续研究房子大小的巨型灵芝。

    只剩小二黑和封寒大眼瞪小眼。

    封寒早已做好几百年后转正的准备,不想机会来得这么快,这就成了叁界霸王树的首徒,心中感慨万千又觉命运十分弄人。

    “小师弟,我们走吧。”

    “唔,去哪呀,大师兄?”

    “买件衣服。”

    小二黑皱眉,甩了甩胯,两根大鸡鸡互搏,砰砰作响。

    封寒唰一下拉紧男孩身上宽大的外袍,郑重道,“千万不可在外人面前露鸟,可知道了?”

    “为什么?”小黑娃湛蓝的眼睛暗含不满,很快压下去。

    封寒脸红如猴子屁股,忸怩道,“只有和合之夜,才能给心上人看……况且旁人都只有一根,你多一根,恐招嫉妒。”

    小二黑惊了惊,忽然乖觉。

    没再掀衣服,反而偷偷瞄了下封寒平坦的裤裆,生怕他抢自己的大鸡鸡。

    ————

    小二黑:嫉妒吗,师兄?

    封寒:……

    小二黑:两根哦,粗粗的!

    封寒:……

    【精-彩-收-藏:w oo1 8 . v i p (w oo1 8 . v i 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