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糖果 - 11.斩徒弟绰绰有余 一朝被龙肏[gb]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灵杉晃悠脚。

    玉似的腿在半空里荡来荡去。

    “我等在这里,是要跟你说,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你该去哪去哪,不许再纠缠。”

    “师父……我……”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是我半个徒弟,徒弟有错,是师父不行。”灵杉坐起身来,半透明的白衫紧裹身上,显出玲珑姣好的身段,偏说的话又是如此无情冷酷,“如今你我既已不是师徒,你再多说半句,我就斩了你的龙头。”

    她的本命法宝是一柄碧绿的镰刀。

    可大可小。

    斩谁的脑袋都绰绰有余,徒弟也不例外。

    此刻握在手中,闪着莹莹的渗人绿光。

    周遭的鸟兽早跑了。

    就连水里的鱼儿都躲在洞穴不敢露面。

    离水太久的黑龙早已去了半条命。此刻躺在布满银霜的地面,眼中涌出泪水,“师父要斩就斩……小二黑愿的。”

    她手持镰刀落地。

    像月上下来的天女,何其荣耀光辉。

    它本是孽种,要受挞魂酷刑而死,捡得日月活过,在她身边痴缠过,还有什么奢望。黑龙低头喃喃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我死,你也是我师父。”

    灵杉有点烦。

    为了斩断叁千烦恼丝,于是下刀极快。须臾,头起血溅,她一手救起的小黑龙,亲自哺育的小徒弟就这样身首分离,只剩深黑色的血沾她衣衫。

    它好像哭了。

    却没呜呜呜出声。

    泪在冰蓝色的眼眸中,凝聚着,凝聚着,落地的一瞬混着血流下来。

    死了依旧痴痴看她。

    灵杉召出车辇,驱使名叫二丫的海鸟驾车离开。

    二丫乐呵道,“师父,别伤心了,以您的身份,想收什么徒弟收不到,就是五爪金龙也得跪着舔啊,何必在乎这么一条又脏又蠢的孽种。”

    灵杉把海鸟的脑袋削了,扔掉。

    自己驾车。

    很奇怪。

    当初小二黑主动叫她师父,她挺飘。

    现在听到二丫也这么叫,就挺烦。

    也许树的命运就是孤独。

    还是自己开车吧。

    收徒弟真的烦。

    无相门收徒大会,最后一天。

    灵杉老祖回来了,死气腾腾的登仙门一片欢呼声。

    她坐在树枝扭成的宝座,一面喝茶,一面看今年新入门的弟子耍把戏。灵杉尚未收徒,多少人奔着一亲芳泽或者霸王树下死的勇气前来,就是博一个微弱的机会。

    天系冰灵根的男修召出冰山雪海,封冻整个八卦台。

    四周围观修士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此人不过百岁。

    天赋如此彪悍,修为又如此高,到其他门派混个首席弟子绰绰有余,到这里,恐怕要失望的。门派五祖,除了灵杉仙子,其他人都有首徒了。

    而灵杉仙子。

    看着就不像会收徒的树。

    “弟子封寒,请老祖点评。”

    四位老祖齐齐看向灵杉,灵杉打个哈欠,“还行。”

    掌门空空真人急了,急得秃头冒油,“老祖宗,这可是个好苗子,您今日若不收下,封寒去到其他门派,我们不是白白少了个打手?”

    无相门扩张地盘。

    最爱这种战斗力高的修士。

    冰灵根、火灵根最是好用。

    看到恨不得攒手里亲两口。

    灵杉不置可否。

    空虚拐了自家师父一下,浓眉挤到一堆,小声道,“茶、车、扫地……”

    “哦,哦。”空空真人哦两下,想起之前跟飞升上界的虚妄老祖哭诉,得知灵杉收徒开车泡茶的夙愿。虽不知那刻意降下的小黑龙如何了,总之,眼前的打手万万不能放过。

    掌门咳嗽两声。

    对底下跪地的封寒说道,“可会泡茶?”

    天系冰灵根弟子来自北极山脉,出生修炼世家,何止会泡灵茶,家里上上下下几万口人,他简直是泡茶泡大的。

    “会的。”

    封寒讲起来茶种鉴赏,头头是道。

    空空真人老脸笑成菊花。

    “您看……”

    灵杉无动于衷。

    秃头立马变脸,厉声道,“可会驾车?”

    “弟子自幼帮父兄管理车辇,从地极到究极,全都接触过。若论驾车,整个北境,我说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车辇一物,多由宝器化形而来。

    普通修仙世家有个一辆两辆,已经是小富,这厮不仅家里人多,车辇也特别多,可见是个修炼资源充沛的仙二代。

    二代好啊。

    省得门派还要发丹药,说不定还能指望他捐点出来。

    空空真人拍掌叫好,转头看向灵杉,“老祖您看……”这白捡的司机还成不?

    灵杉依旧无动于衷。

    换了只二郎腿翘。

    八卦台上一时风声萧萧、落叶飘飘。

    封寒有点冷,其他人也觉得冷,只有另外四位老祖面色如常。灵杉打个哈欠,不耐烦道,“废话忒多,信不信本尊……”

    长棍老祖笑道,“小树莫急,先收下用着,若不喜欢再叫他去,可行?”

    灵杉沉默。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长棍老祖笑眯眯的,同封寒说两句话,叫他到灵杉身后站着。如此,应该算是实习徒弟,看表现转正。

    长棍老祖没几年好活,又飞升无望,整日就是操心门派大事。

    灵杉站起来,懒得说话。

    踩着树枝从登仙门下山。

    封寒怔住,不知如何是好。

    空空真人急道,“傻小子,还不快去追,老祖脾气虽怪,但从不伤害本门弟子,脸皮厚一点,好好舔,用心舔,知道了吗?”

    俊美的青年修士脸一红。

    急急驭冰追上去。

    四位老祖大笑,“空空,你这嘴可真是开了光。”

    空空真人擦擦冒油的头顶,“嗨,还不是借了四位老祖的势,若是只有灵杉老祖在,我恐怕只有跪在地上磕头的勇气。”

    空虚点头。

    “就是,诸位老祖不在的日子,我和师父膝盖都跪出老茧了。”

    众人欢笑。

    四周充满了和谐愉悦的空气。

    精-彩-收-藏:w oo1 8 . v i p (w oo1 8 . v i 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